娇棠补水仪  娇棠侍安  娇棠轻舒导入仪  娇棠复合型清脂奶片怎么样  娇棠清脂奶片  娇棠焕颜沁肤礼盒  娇棠初露朦胧月  娇棠剃须刀  娇棠夜纤雪  娇棠小说  


 

 

“我从不骗人。”黎洛棠笑眯眯的道。

“解药,快把解药交出来。”有人喊道。

炉焙鸡是小店的招牌菜,来这里吃饭的客人十之八九都会点。厨房里准备充足,黎洛棠要换菜,一点问题都没有。

江湖客们的话题已换,“六扇门发下海捕文书,要捉拿一个叫桑才的采花贼。”

“哦,这么厉害呀!那我得见识见识了。”黎洛棠唇边露出一抹浅笑,杏眸微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小恶魔要作怪了!可那几个男子不清楚,还觉得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红唇齿白的,抢了他财物,再把人卖去小倌馆,又能赚上一笔。

力爷如丧考妣,他浑身都是伤,用盐水擦,这不痛死去啊!哎呀,苍天,这哪里是什么肥羊,这分明是一尊煞神,偏生他有眼无珠自寻死路。

四人坐在黎洛棠的邻桌,高谈阔论,说得都是江湖事,铸器山庄新铸出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铸器山庄要开鉴宝大会。

这一夜,赶了一天路的黎洛棠没有出客栈,吃了客栈提供的晚餐后,让伙计送来了两大桶的热水,舒舒服服地泡澡;水汽中带着淡淡的花香,这个时代男子也爱簪花和熏香,即便她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女扮男装。

“是是是,您说得对。”力爷欲哭无泪,这真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

“你觉得你这条命值多少?”黎洛棠让他自己定价。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没想到这路边的小店,也能煮出这种诱人食欲的菜,黎洛棠咽咽口水,眼巴巴看着妇人将碗放在了前面那张桌上。

不知道是什么好吃的?

三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官道旁的小店十分的简陋,几间泥坯房前搭着宽敞的茅草凉棚,时近晌午,草棚里坐着不少客人。

偷马贼打了个哆嗦,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少侠,咋就这么凶残呢?“少侠饶命,少侠饶……啊!”偷马贼惨叫,黎洛棠出手点了他左手臂上的穴位,接着是右腿。

之所以知道他们是江湖中人,是因为他们都身着劲装,目露精光,和平民百姓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随身携带着兵器。

“孙掌柜好,我有件事要交待你做。”黎洛棠笑道。

为免把这些送上门来的人给吓跑了,黎洛棠佯装害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过来,我喊人了。”

“什么人?胆大包天的人。”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虽是初&要给足

    黎洛棠虽是初入江湖,可是出门之前,被家里人灌了满脑子的江湖经。再者黎洛棠本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性子,对这种为非作歹之人,打定主意不轻饶,一定要给足他教训。

  • 为了保&看着那

    对吃货而言,这世间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可身为跳水运动员,为了保持形体,黎洛棠只能看着那些美食流口水,不敢放纵的多吃一口。

  • 他客人&刀口舔

    态度瞧着要比面对其他客人要殷勤和热情的多,毕竟是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还是挺让人畏惧的。

  • 洛棠是&习武之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 黎洛棠&站在草

    黎洛棠站在草棚外,吹了一个响哨,跑出去了一段路的马儿驮着偷马贼转而往回跑,那偷马贼使劲勒马绳,想要控制住马儿,然而黎洛棠没有给他机会。

  • 黎洛棠&马鞭的

    黎洛棠虽出身武林世家,亦自诩为江湖侠女,但她比较爱装逼,啊呸,为人比较低调,不想引人注目,穿得是直缀淡绿色绣银叶的绸缎袍,惯用的兵器软鞭也伪装成马鞭的样子。

  • 路边小&,享用

    “用餐,要两个馒头、一碟小菜、一碗蛋汤,行了,就这样吧。”黎洛棠觉得这种路边小店不会有什么美味,打算随便吃点,填饱肚子,等进了城再去酒楼大快朵颐,享用一下《易牙遗意》里的炉焙鸡。

  • 少侠,&,知错

    “少侠,小的知错,少侠,这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以后定痛改前非……”偷马贼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黎洛棠放过自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