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牙牙学语的小人儿,平日里瞧见谁都吐着泡泡张嘴傻乐,可唯独是看见自己的时候,会奶声奶气的叫着自己爹。

如若不是这般,自己又怎么有机会重生到这具身体里?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等锅里的野菜叶子炖树根煮透了煮烂了才道:

越看便越觉得自己这个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闺女有些怪异。

直看的顾大年心里头发怵。半晌才,缓了缓声量小心道:

等年岁大时,顾大年便一心扑到田头做活。

其实从一开始顾大年就相信了顾七说的话。

自个儿的老伴儿和儿子儿媳也不知道去了哪处,还活着没。

若是真由着这个便宜老爹去,只怕一文钱拿不到不说,还能给你带一身伤回来。

拖着疲惫的身子,艰难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上的干裂,便把头扭去一边,不再拿正眼看顾大年。

头顶刺目的阳光照的人眼晕,意识有些晕晕乎乎,顾七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昏睡到过去。

“临平镇上的住户如今已经空了六七成了。

知道顾大年是心里头难受,顾七也不打断他,由着他念叨。

顾大年如何会不知道那丫头是被自己给活活饿死的。

也不知道这老头是不是属老鼠的,命中带衰、五行缺揍。一路走下来,不管关不关他的事,总能莫名其妙的被人拉去胖揍一顿。

也就是这样一叶芦苇,却足足背起了三捆人高的干柴,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山下走去。

竟全然是些光秃秃的被折去枝叶的土树干,看的让人心里发慌。

“爹,这柴劈完了这捆就别劈了,留着些力气,明早要走的路还长。”

若是老天爷还不下雨,只怕临平镇外的小安河也撑不上几个月了。

第10章 分歧

2021-09-09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人越来&门口。

    镇上穿着正经衣裳的人越来越少,只有沿路的难民三五成群的结伴倚坐在街道两边的铺子门口。

  • 眸子,&的背影

    只是那双深深凹陷进去有些疲惫的眸子,此时再看顾七的瘦小的背影却闪过一丝恐惧。

  • &他最小

    阿七是他最小的幺女。他记得逃难前自己也没少在家里抱着宠着疼着。寻着好日子就去镇上给她买那些粘牙的糖果子吃。

  • 前帮忙&,将剩

    顾大年见状识趣的上前帮忙,将剩下的两捆柴一并叠到顾七的身上。

  • 草绳将&柴火捆

    顾大年不愿再细想,低低的叹了口气,转身去一旁寻了草绳将劈好的柴火捆做一捆,道:

  • 死之人&让顾七

    饶是这一路上遍地饿殍、骷死之人满地,也没有让顾七有这种浑身血液都觉得被冻的发凉的寒意。

  • &路上任

    眼见着在自己怀里已经凉透了的小女儿,顾大年没舍得将她随便扔到一边的路上任由街上饿疯了的灾民将取抬走煮了吃。

  • 就是这&个畜生

    这世道就是这样,逼着人心死,逼着人心狠,逼着一个个好端端的人活的像个畜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