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跪像在哪里  秦桧与岳飞的故事简介  秦桧跪像  秦桧拼音  秦桧读音  秦桧是怎么死的  秦桧夫妇跪像  秦桧读音hui还是kuai  秦桧为什么是千古罪人  秦桧  


 

 害岳飞,斥忠良,惑君心,主和议……他是历史上最让人憎厌的奸臣。  9和0异己,党同伐异,被打压忠良……为了以及维护自己的地位,无所不需要其极。  他是秦桧。  金军兵临城下,慷慨陈词,上疏《兵机四事》,直接请求一战……做为小小的学正,居然力排众议抗金。  就在几天前,大宋皇帝赵煦深夜驾崩,她虽然受一声“母后”,可连半点伤心难过的感觉都没有,若是真要扯上点悲痛的话,只能是叹息大宋的陵墓里又多了一位皇帝。。

  呼声震耳欲聋,以至于在这宽敞的宫殿深处都隐隐传来:“轻佻不可君天下!不可君天下……”的回声。

  可就算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她也要收拾赵煦留下的烂摊子。赵煦离世时仅二十五岁,没留下一个子嗣,连个遗诏都没有,皇位继承人更是没有道明,这下可就难为这位太后和殿下的众位大臣了。

  不待章惇起身反驳,尚书左丞蔡卞、中书门下侍郎许将紧跟其后,齐声道:“太后所言甚是,微臣愿意奉旨。”

  章惇心潮起伏,暗暗想着如何不能立端王的方法,也希望曾布等人能帮自己规劝一下太后,正在此时,曾布果然从人群中出列,说出的话却让他心口凉了半截。

  向太后脸色怫然,赵煦和简王的母亲陈氏如今尚在后宫,封为太妃,如果再立简王为帝,那么陈太妃的地位肯定会再加一等,这太后的位置说不定就会易于他人……

  “那到底要怎么办啊?”秦桧心中惴惴,说道。

  秦敏学苦涩一笑,摆了摆衣袖,慢慢地向居室走去。

  “秦桧,太阳都快落山了,你到底走不走啊?”

  虽然说宁澜家产万贯,可能不会在意这点小钱,可是他的父亲秦敏学对他要求甚严,如果要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拿着银两登门赔偿,那可是父亲一个月的俸禄啊。

  秦桧接口道:“这件事我知道啊,后来不是出钱把明德桥重新又连接上了吗?”

  为什么?因为赵煦不是她亲生的孩子,非但如此,所有的王爷都不是她亲生的。

  曾布带着几分笑意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章惇,道:“太后贤明,微臣也认为端王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章相事先并没有与我等商讨,可见是一时之意,当不得真。”

  秦桧疑道:“明德桥被冲断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秦敏学眼皮一跳,没有回答。

  果然不出秦桧所料,秦敏学正端庄的坐在大堂中,母亲杨欣默默地站在一旁,脸色隐隐有几分愁苦,秦桧心中“咯噔”一声,与其让父亲追问,还不如自己主动坦白,当下走到秦敏学旁边,低声道:“父亲,我错了”

  章惇侧目向曾布看去,正想看看枢密院的意见如何,恰好看见曾布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弧线,心中一惊,但此刻并不容他多想,答道:“按照年龄确实申王年长,但是按照礼法,该立大行皇帝的胞弟简王。”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秦桧托着小脑瓜想了半天,直到天要快黑的时候,才拖着步子向家中走去。

  章惇虽然早就知道这位早命的皇帝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可是事发突然,连他当朝的宰相都没有来得及见到最后一面,当下立即答道:“启禀太后,按照礼法律令,应该立先帝的同母胞弟简王。”

  章惇看向北面空无一人的九龙宝座,那是历代皇帝处理天下大事的地方,以前在眼中是那么的威严隆重,不知怎么,此刻竟模糊起来。

  刑部尚书、枢密院副使……几乎所有的身居要位的大臣齐齐出列,山崩道:“微臣愿意奉旨!”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抽泣了&的语气

      作为太后,她当然要率先表态了,她抽泣了两声,是自己的语气变得悲郁一些,道:“国家不幸,大行皇帝英年早逝,未曾留下子嗣,哀家悲之极矣,但国家大事需要早早决断,众位卿家意下如何?”

  • ,心中&按照礼

      章惇侧目向曾布看去,正想看看枢密院的意见如何,恰好看见曾布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弧线,心中一惊,但此刻并不容他多想,答道:“按照年龄确实申王年长,但是按照礼法,该立大行皇帝的胞弟简王。”

  • 无一人&处理天

      章惇看向北面空无一人的九龙宝座,那是历代皇帝处理天下大事的地方,以前在眼中是那么的威严隆重,不知怎么,此刻竟模糊起来。

  •   向&的坐在

      向太后脸色肃穆的坐在珠帘后面,看着下方默不作声的文武百官,轻轻叹了口气。

  • :“绝&切,跪

      章惇心脏咚咚大跳,仿佛有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大喊:“绝不能立端王为帝!绝不能立端王为帝……”当下不顾一切,跪倒高声道:“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望太后三思。”

  • 煦的兄&。

      国不可一日无君,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从赵煦的兄弟中挑选一个。

  • 牙舞爪&留着三

      这位老者穿着紫色官服,胸前纹饰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颌下留着三寸长的花白胡须,低头垂目,却始终有股庄重威严的气息透露出来,正是当朝的宰相章惇。

  • 布果然&半截。

      章惇心潮起伏,暗暗想着如何不能立端王的方法,也希望曾布等人能帮自己规劝一下太后,正在此时,曾布果然从人群中出列,说出的话却让他心口凉了半截。

  • 的章惇&我等商

      曾布带着几分笑意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章惇,道:“太后贤明,微臣也认为端王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章相事先并没有与我等商讨,可见是一时之意,当不得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