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他,她就没考虑过离开了,可而如今,他不仅绝决复婚,还从她身边抢去了儿子,乔梦柠自我调侃摇了摇头,全当是受了一个非常大的教训。再度朋友见面,她已也不是那个任劳任怨的穆太太,乔梦柠妩马月贞一把推开要上前查看外孙情况的乔汕,抱着拉了几次肚子已经蔫头蔫脑没精神的穆理,一脸心疼。。

“你一把年纪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刚刚就乱给穆理吃东西害他拉肚子,你看看你手指甲黑成那样儿,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细菌垃圾,都沾在杯子上,穆理要是喝了,肚子要闹更厉害。”

她一会儿拉住乔汕,“爸,你多大年纪了,让一步,快别说了,我给你定了酒店的房间,你先过去歇歇。”

“妈,药我找来了,我来喂穆理喝药。”

“穆羽,你可算回来了,两人吵起来我根本劝不住。”

穆理年纪虽然小,但是很喜欢这个从乡下来看自己的外公,小手扯着奶奶的衣服,小脑袋有气无力地昂着。

可是,她两个都不能帮,马月贞本来就不喜欢她,她怕穆羽以后夹在中间更难过。

穆羽本来是准备晚上下班之后回来陪孩子过六岁生日,可听了这通电话,纵使手上的事情没做完,也不得不提前回去。

眼看着两人越吵越升级,乔梦柠真是束手无策,只好给穆羽打了电话。

马月贞却一手推开,看着他污黑的指甲缝,一脸嫌弃。

这些话,乔梦柠全部听在耳里,马月贞向来都不喜欢她,这话里话外都在贬低她的父亲,她父亲一辈子庄稼人,听不懂,但是她听得懂。

马月贞心疼地蹲下去保住小孙子,脸蹭着穆理的小脸蛋儿。

马月贞向来不待见她,这会儿更不吃她这一套。

乔梦柠连忙开始给乔汕收拾东西,穆羽开车,两人一起把乔汕送去了酒店。

可是,她两个都不能帮,马月贞本来就不喜欢她,她怕穆羽以后夹在中间更难过。

“穆羽,你可算回来了,两人吵起来我根本劝不住。”

乔汕一把推开她,“酒店太贵了,费钱,我不去,我要挨着我的乖孙,我睡客厅里就行,我看那沙发上就能睡人。”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自己腌的酸菜能干净吗?看把我宝贝孙子害得,好好的生日也没法儿过了。”

“奶奶,外公,你们不要吵架,是穆理的错,穆理不该乱吃东西。”

“妈妈,我难受!”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穆理身&,看到

    穆理身上难受,看到自己妈妈来,撒着娇朝她伸手要抱抱。

  • 直直盯&孙的目

    乔汕心疼自己小外孙,便冷哼一声,两手背在身后,黑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直直盯着小外孙的目光里,充满了关切。

  • &车,两

    乔梦柠连忙开始给乔汕收拾东西,穆羽开车,两人一起把乔汕送去了酒店。

  • 婆,你&叫有所

    “老太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疼自己孙子那叫有所企图?女人家家的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 &当没看

    乔梦柠当没看见,给穆理喂药,一边的乔汕看到自己女儿被这么对待,立即就火大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