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时期  东周列国志作者  东周灭亡  东周列国志电视剧  东周皇帝  东周灭亡的时间  东周前面是哪个朝代  东周列国志  东周时代秦国的都城中使用时间最长执政国君最多的是  东周  


 

 周室势竭,诸侯重振雄风,夺得天下,逐鹿中原。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群雄鼎足而立,九州之地,尽归秦嬴。  对于西周列国的再次深入解读。 西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幽王九年(公元前773年),幽王将申后退入冷宫,废太子宜臼为庶人,立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群臣有不服,有谏者视为宜臼之党,治以重罪。众臣虽心怀不平,却只得尽缄其口。太史伯阳父叹曰:“周亡矣!”即告老回乡。群臣相随,弃职归田者甚众。朝中惟尹球、虢石父、祭公易一班奸臣当道。。

  郑桓公道:“问王可否记得,曾为博褒后一笑而举烽烟?”

  嬴开听罢,御马前去,来到郑军帐中。嬴开进帐,只见郑伯、晋文侯、卫武侯三人各自怨怨。四人相互寒暄,嬴开急问所出何事,“诸位,可见过幽王?今起狼烟不知何事?郑伯既为司徒,定知详情。”

  公子成见申侯,道:“今四路侯军皆返镐京。欲于今晚谋事。”

  公子成道:“今夜三更攻城。申侯可待攻城之时,令申兵开门作为接应。今我军势众,又有秦爵相肋,戎兵虽悍,定不足敌也。然吾有一计,可另助我军。”

  申侯急追戎王,质问道:“戎王此是何为?吾等征讨昏君,非掳城屠民。”

  烽火相传,未待日出便已传至近周之国。卫、晋、秦三国皆得讯。

  戎王不以为意,道:“孛丁无须自责,区区散兵有何作为?此城立时可破,由得他去。”

  掘突愧道:“吾不听成言,以落至此,幸得相救,否则无颜去见家父先祖。”

  郑伯友仰仗矛长,抢先一刺。古里赤将刀一格,旋向郑伯肋下一挥。郑伯回矛一立,挡住来刀,继而长矛一扫,攻向古里赤背心。古里赤忙俯身闪过。郑伯知长矛不利近战,策马游走古里格周围,从四处不住点刺。古里赤只得挥刀格挡,只觉矛尖如冰雹坠地,不住袭来,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周朝竟有如此高人。”郑伯见机,突然暴喝一声:“看矛!”古里赤慌忙挡住,未料郑伯乃虚晃一枪。矛尖绕过弯刀,刺中肩头,郑伯矛身一抖,将古里赤挑于马下。

  武公见满也速身材壮硕,处事老成,且为壮年,非一般武将可比。若小视而轻举,则必吃大亏。便道:“孤亦闻将军大名,本想与将军大战一番。无奈年岁已高,又行军甚久,故身有疲怠。与将军一战,定必败无疑。孤无所谓,只是日后他人提及,恐言将军欺孤年老身倦,胜之不武。”

  犬丘。传令来报:“禀主公,有申候密使请见。”嬴开见过密使,拆开密函,申候于信中道明一切。暗忖:前日真有犬戎进范!未料,竟无一诸候相救,若早知……遂对密使道:“吾师常守西垂,甚晓戎军兵法,而今犬戎同属戎狄一脉,为保周室,孤自当领军竭力而为。”秦军常备西戎来袭,故无须整备,令至即发。

  卫武侯闻罢,嗤笑道:“无道昏君又欲戏我乎?吾岂会再信这烽烟之戏?”不予理会,遂去用膳……

  只见镐京四下无人,城门紧闭,城上偃旗息鼓,全无动静。掘突只道戎军方知郑师已至,慌而闭门,未有备战,遂城下大骂:“犬羊之贼,速开城门,同吾一决死战!”虽如此,城上并无动静。

  戎王见过申侯,再表鼎力相助之意。申侯见到戎王虽一身蛮相,却如吕章所言,甚为明理,大喜,只道天意助申。倾资犒赏戎军,以谢借兵之恩。

  卫侯喜道:“秦晋既到,不日即可进兵。速请二侯?”话刚落,便有二人笑曰:“卫侯近来安好?”正是秦晋二侯。

  掘突细看,正是公子成率兵来救,惑道:“成何来奇兵?”

  卫侯道:“戎贼现踞镐京,仗据城坚墙高,若不出城相战,非兵多而不可攻。孤闻秦、晋亦有发兵,不日即到。秦爵常驻西垂,久习戎俗,其兵勇悍善战,犬戎所畏也。晋为大国,兵多将广,可为主力。四师相会,何愁戎贼不退?”

  卫侯道:“不知二位可有克敌之策?”

  戎王与申侯正为其攻城不下而烦恼,突见一队兵车杀出,察之,戎王喜道:“定是昏军见援兵不至,自知未能坚守,故出城反攻。昏君无非仰仗墙高城致使坚久攻不下,今出兵强攻,乃自寻死路也。”

  掘突又将前因后事,复述一遍。

书评(173)

我要评论
  • 。遂出&一横,

      虢石父跪道,“臣万死亦难辞其咎。自当戴罪立功,以保周室平安。”言已泣不成声。遂出宫,领兵车二百乘。眼见过往荣华已成云烟,万念俱灰,心下一横,开门杀出。

  • &予后世

      申侯回道:“这是自然。吾国本已将亡,是有戎王相助,尚得留予后世。今讨昏君,更是为臣之责,纵然有所损失,又岂敢归罪戎王。”

  • 伯无须&自责。

      晋文侯道:“郑伯无须自责。此为幽王无道之举,非你我之责。”

  • &追击。

      戎军右先锋孛丁年少气盛,闻罢,不等戎王下令,亲率一队人马,分而追击。不多时,回命道:“小将不才,有辱戎王,未得军令擅自出击,虽击破大数逃兵,却叫一支冲出外围,愿受罚。”

  • 扶起,&,责也

      郑伯友急将幽王扶起,“王万万不可行此大礼!臣保君安,责也。吾尽臣宜自当如此,何须再谢!”

  • 兵不至&高城致

      戎王与申侯正为其攻城不下而烦恼,突见一队兵车杀出,察之,戎王喜道:“定是昏军见援兵不至,自知未能坚守,故出城反攻。昏君无非仰仗墙高城致使坚久攻不下,今出兵强攻,乃自寻死路也。”

  • 惑。虢&”

      幽王同褒姒入塌未久,突闻城外杀声震天,惑。虢石父随亲兵于宫外慌忙奏曰:“禀大王,申侯会同戎军已攻至城下。如今兵势危急,请大王速做决断!”

  •   幽&臣自悲

      幽王颓然于王座之上,道:“援军仍未来乎?”群臣自悲,久无所言。

  • ,然戎&国亦无

      申侯道:“.卿所言虽是甚好,然戎王与吾国亦无交情,岂能无利而为申出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