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带来大道  三杯归大道  无心归大道  大道人多多大  大道归糊涂  大道归自然  大道归故乡  大道之人  


 

 每到乱世将显,神明总是会以各种形象现于世人面前,他们慈悲心,他们充满智慧,他们超然物外世外,他们令人敬畏。  如果,这些神明所行,哪些是真,又有哪些为假?  一个本朝遗族,一个有着自己愁闷的世家子。  在封神之役两百年的,有意之中卷进了这一次莫测的风云变大周朝,太公子牙封神台上分位于诸人,之后神人仙人皆是回到天庭述职,有个别散仙求得那闲云野鹤的生活,独自或是结伴运去大洋之外广袤的无人区探险去了。。

  也许是杞人忧天,他的潜意识说给他,一定要加紧修行,再也不可如同往日那样懈怠。

  想了想,随后又加了一句,“走之前让这些男丁吃些好的,到了荒田处,让后土嘱咐哪里的管事好好的对待他们。”

  “大王,卫候一脉乃是公旦老祖一脉,世代守护朝歌,劳苦功高。此番进入鹿台的先遣修士又是卫国的精锐,实在没有道理缴纳全部所得啊。”

  闻正的屋子中一道红光闪过,整个屋子都充斥在一种暖洋洋的氛围下。失败了三次之后,一张散发出红光的符篆躺在了桌子上,夺人眼目!

  这名道人皓然白发用一枝简单的木钗挽了一个发髻,美髯飘散在胸前。在卫国的诸位臣子之中越是相当有威望,话已出口,其余的卿大夫皆是交头接耳,口中称善。

  不过闻正见过那人之后也无心改变什么,不要说在卫国,就算是整个大周朝,这种事发生的也是太多了。上层圈子中也是司空见惯。不说别的,他闻家从奴隶贩子手上买回来的那些,不知多少是之前是卿士族人。落在闻家,这华姓青年的命运还算是比较好的。若是落在他父亲的对头手里,不知道会被人炮制成什么样子。

  周定公在自家庭院之中,拿起酒壶对着壶嘴吸了一口。仰天观望着,诸天的繁星运行轨迹,闲着的一只手不断地算着。脸色刷的一变,喃喃自语道:“鹿台现世,天下又要大变了。”

  阴翳面目的老者嘿嘿一笑,说道:“我凌家是文王老臣,只怕商朝遗族图谋不鬼啊。”

  千年的南海紫心竹对于那些专注于炼器修士可是无价之宝,不多的几种炼制极品法宝的主料之一。七百年的紫心竹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昔日的朝歌王宫,经过战火的肆虐,又重修了几次,规格不知降了几等。如今的卫候高居王座,四方脸上尽是凝重之色,俯瞰着殿中的诸位大臣,缓缓开口说道:“诸卿如何看待此事。”

  树启口中的孙少爷可不是他的儿子闻荣,闻越心中清楚得很,只可能是他不在十几年的大哥留下的那个小崽子。看来自己家的老爷子,私底下早就打点了一切,却没知会自己一声。

  树启笑呵呵的摆了摆手,领着五十个奴隶摇头晃脑的走了几个拐角,迎面走来面相十六七,一身绫罗绸缎的清秀小伙子。这次树启笑的眼睛都了起来,明显和面对闻越时不同,有了温度,是那种老人对有出息的晚辈的那种喜爱。

  浑然不觉,一名阴翳的老人,此时在殿外冷笑连连。

  一名皓首道人自百之中,踏着四平八稳的步子买了出来施了一礼,说道:“贫道认为,鹿台自纣王死后,就是隐在了天人相交之地,数代应之无策。此番现于朝歌城外,必有蹊跷。我等应先入其中一探究竟才是啊。”

  闻越愤怒不已,见过树启之后,也没想过这些东西可以保住。

  虬须大汉拍着胸脯保证道:“咱家大王的话,你等还要怀疑不成?只要你等说明此行所得物事,还少得了你们的不成,怕只怕你们有所隐瞒啊。”

  大周朝,太公子牙封神台上分位于诸人,之后神人仙人皆是回到天庭述职,有个别散仙求得那闲云野鹤的生活,独自或是结伴运去大洋之外广袤的无人区探险去了。

  “是,侯爷。”一名面目漆黑的武将,出列站在了渺道人身边,二人一同领命。

  他算不上什么千年不遇之才,甚至还有些纨绔,可又有些小聪,明白要在朝歌一只过得滋润,非要有不同与常人的实力不可。

  姬广拊掌大笑道:“渺老道还真有得道高人的样子。可看他破破邋遢的道袍活脱脱的被看门狗咬了的盗贼啊。”

序章

2021-07-10

第七章夜谈

2021-07-10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定都&,拱卫

      武庚挑拨的三监之乱被平定之后,周公旦将原来的商都周围地区封给其弟康叔封,建立卫国,定都朝歌。统治殷商之民,拱卫周王室之太平盛世。

  •   众&太小。

      众人之中,一名汉子向姬广和渺道人抱了抱拳,嘿嘿一笑道:“在下不比各位,家底太小。我且先去了。“

  • 嘿嘿一&只怕商

      阴翳面目的老者嘿嘿一笑,说道:“我凌家是文王老臣,只怕商朝遗族图谋不鬼啊。”

  • 王的话&少得了

      虬须大汉拍着胸脯保证道:“咱家大王的话,你等还要怀疑不成?只要你等说明此行所得物事,还少得了你们的不成,怕只怕你们有所隐瞒啊。”

  • 后的午&只有三

      他们在这鹿台却是困上一月有余,渺道人以先天神算的手段算出七日之后的午时三刻次第入口会再次打开。如今,他们把这鹿台刮地三尺。只有三两处去不得,只好作罢。

  • 一座殿&从怀中

      一名面目极其威严的老人,进入了一座保存还算较为完好的宫殿,看看四处无人,反手便将一座殿门关上。念念有词的从怀中掏出一块发烫的金属,流着老泪的跪在了地上。

  • 了几百&害老子

      姬广看着这鹿台遗迹,狠狠地骂了一声,“该死的殷纣,你都死了几百年,还如此坑害老子,还真是祸害遗千年,我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