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生爱的都是你  


 

 “把孩子打掉,把子宫再移植给婉婉。”在她将要临产之际,她最爱的男人这样对医生命令。这一刻她才意外发现,原来是不爱是不爱……听到眼前产科医生的吩咐,顾暖心下生出莫名的屈辱感,白皙的面颊变得绯红,她并没有过多的犹豫,拧了下眉头,便照着吩咐躺到病床上,闭上了双眼。。

忍着尖锐的痛,她跑出了房间,跑出了别墅,跑过了炙热的马路,可那些喘息娇吟却像鬼一样,死死的缠着她,将她狠命的往地狱里拽。

只是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太低了,从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一次次失败,再到现在顾暖都绝望了,最主要的是,当初备用的小蝌蚪在上次做的时候已经用完了。

虽然羞耻如利刃将她撕割的血肉模糊,但是只要她还是他的妻子,她就还有希望,好闺蜜苏暖也是追了薄年十年,才终于感动他。

说起来有点心酸,她结婚五年了,老公却从没碰过她。

只是这次电话里回应她的却不是母亲温柔的声音,而是陌生的男声:“顾小姐,您好,我是苏阿姨的主治医生,苏阿姨病危,请您赶紧过来准备见她最后一面。”

雷修的话让白惜娇笑起来,得意的看了一眼顾暖之后,柔软的红唇凑了上去,一寸寸……

在得知雷家人一直给他施压,想要一个孩子后,她怕直接说要帮他生孩子,依照他对她的厌恶,会直接拒绝,所以她偷偷的趁着雷修喝醉后,按照医生的吩咐取出了他的小蝌蚪,做了试管婴儿。

纽扣明明是冰凉的,她的脸,却感觉比岩石还要滚烫。

看到是白惜,雷修脸色明显好看起来,肖白的手指勾住女人的红唇:“用这里,让那女人的味道消失。”

雷修的动作刺的顾暖心里一痛,原来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厌恶自己。

她,会成功吗?就在顾暖心底满是紧张之际,医生已经拿着检查单来到她的面前。

孕检,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令人难堪的事,难堪的是,她肚子里的种,不是她老公造的,而是她偷来的。

她相信她也可以。

顾暖知道雷修不喜欢她,但她爱他。

这一刻,顾暖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屈辱。

与此同时,情欲的味道不断扩散,让顾暖在刺目与窒息之间煎熬。

“顾小姐,这是您的检查单。”

虽然雷修从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但每一次他的话都能够成功的让她刚刚愈合的伤疤,再次被撕扯的鲜血淋漓。

医生的话,让顾暖的脚步生生顿住,以前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欺骗了母亲,告诉她,雷修对她很好,她很幸福。

她母亲一个月前被诊断出胃癌,她记得几天前还听医生说母亲体内的癌细胞在减少,很有希望痊愈,怎么会突然病危?

第1章 检查

2021-07-09

第2章 羞辱

2021-07-09

第23章 求婚

2021-07-09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把凌厉&迟着她

    颤抖着手,她解开了扣子,一颗颗,就像是一把把凌厉的刀一样,凌迟着她的心。

  • &吗?不

    “你故意这么磨蹭,是想要修哥哥帮你脱吗?不过修哥哥连碰你一下都觉得恶心,这可如何是好?”

  • 看到是&女人的

    看到是白惜,雷修脸色明显好看起来,肖白的手指勾住女人的红唇:“用这里,让那女人的味道消失。”

  • 热的马&缠着她

    忍着尖锐的痛,她跑出了房间,跑出了别墅,跑过了炙热的马路,可那些喘息娇吟却像鬼一样,死死的缠着她,将她狠命的往地狱里拽。

  • ,而是&姨的主

    只是这次电话里回应她的却不是母亲温柔的声音,而是陌生的男声:“顾小姐,您好,我是苏阿姨的主治医生,苏阿姨病危,请您赶紧过来准备见她最后一面。”

  • &捏住顾

    凉薄的捏住顾暖的下巴,雷修像是打量一件垃圾一样:“衣服都脱了,还摆出这幅样子?欲拒还迎?”

  • 顾暖的&为了不

    医生的话,让顾暖的脚步生生顿住,以前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欺骗了母亲,告诉她,雷修对她很好,她很幸福。

  • 姐,你&笑的看

    “暖暖姐,你故意停下来,不会真等着修哥哥给你脱吧?”白惜说着,又娇笑的看向雷修:“修哥哥,暖暖姐不脱,我没法教呀,要不修哥哥你去帮她脱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