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孤儿,孤独的的在这个时间上好好活着,每日过着苟延残喘的日子,他常常让人被欺负,更有甚者吃狗食,就这样也像被人追着打,小小年纪伤痕累累。  一个人远离它喧嚣的无人性的城池回到人迹十分罕见的大山深处,树果和山泉成了了这辈子最好是的食物。  也许是老天可伶,在机“衍”知道吗,这是一个名字,一个悲伤的名字,他从小便只有母亲,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远走他乡,在村子里同龄的小孩都说他是野孩子,因为母亲没读过书,所以只取了一个音,10岁那年,母亲亦撒手人寰,后来是在书堂外一个先生给取的,身无一物,吾衍天地。。

  “小兄弟的名字就一个字啊,很特别啊‘衍’应该有些故事吧,不过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苏友贵看见自己刚刚说出故事两字的时候衍的眉头皱了一下,明显不愿意提起,既然如此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自古因为知道的太多而死的比比皆是。

  就在他们打的兴奋之时,一道剑气降临,当场斩杀两人,3人重伤,在地上起不来了,衍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背着那个精瘦男子就跑,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头头回过神来大喊一声“妈的,人呢,哪去了”

  一进城,入眼一片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衍独自走在热闹的街市之中,看着往来穿梭的人。

  三年里衍读的最多的就是医书,整个天宇大陆的现有医书他都读过,不知道那个空间里怎么会有这么全的医书。

  没有任何技巧的把身体灵气灌输到剑中,这是他在梦中三年唯一学会的战斗技,他手中长剑一挥,一道一米长的剑气朝着那帮人砍了过去。

  那些家丁捂着肚子在地上一边叫一边打滚,衍只是用了剑身,而非剑刃,他本就不是一个愿意乱造杀孽的人。

  “你的伤势过两天就能全好了”衍看了眼男子。

  母亲家的人知道了,多次劝说她不要和父亲在一起,然而母亲一意孤行毅然决然的和家里断绝了来往,刚开始还好,不过自从有了衍之后,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太差,就靠母亲每天帮人缝补衣服和编制彩灯贴补家用,父亲则整日游手好闲,日子久了,父亲看上了一个有钱的寡妇,那寡妇五十多,丈夫死后留了一大笔钱。

  在交击的一瞬间,金满城的巨剑直接被毁了,而那金银交错的剑气还剩一半,直接冲到了金满城的面前,金满城的护体罩抵挡了一秒钟就消失了,随后一阵惨叫此起彼伏,烟尘四起,砖瓦翻飞。

  “那小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苏友贵看着衍的背景。

  衍来到了金家门口,敲了下门,一个仆人打扮的家伙打开门,看了下衍问道“不知道公子有什么事”

  衍双手一张,手掌向上,一金一银两把剑凌空而立,随后衍闭上眼睛,这样以精神力探看四周比眼睛看的更加清晰,金剑护身,银剑似蛟龙游走于家丁之间。

  “金家,在我的记忆中也是十恶不赦的家族,尤其是金家二少爷,欺压百姓,**妇女,不过我却没见过,要是让我遇见了,我一定替天行道,除了这孽障”衍愤恨的看着城中。

  两个时辰后,两声炸响,冲破云际,惊动四野,云下城池中无数强者躁动,那一瞬间爆响发出时,一道宝光一闪而逝,虽快,但也有不少高手看见了,暗自咋舌,却也没有人敢去抢。

  “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后,衍负手而立,身侧双剑一金一银并立左右,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金家家主的面前,当他听见惨叫声的时候他就惊的回头看去,看到的那一幕让他呆立当场。

  独自回到了陪伴多年的山洞中,拿出那本《剑理吾衍》,衍继续往后翻却发现后面除了最后一页有一行字外,其他的全是空白,那行字是这样说的“剑理,随心领悟,随心衍生,方得天下剑之真理,剑之理,衍万物”

  突然,衍抬起右腿一脚踹在那仆人的腹部,随后跳起,左脚接力似的扫向仆人的头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仆人被衍一脚扫飞,直接向门里面飞去,撞断了一个两人合抱的圆柱子,倒在地上苟延残喘,衍则漫步走进了金家。

  衍翻开第二页“天地原石,混沌之体,滴血认主,意念所致,原石定型”

  “衍”衍淡淡的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被他们打”精瘦男子坐了起来。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城池好&多少。

      衍看着满山的树木郁郁葱葱,不禁感慨,这山上树木漫山遍野,种类繁多,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比那繁华的城池好多少。

  • ,一把&长剑出

      心中千头万绪,衍低着头的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侧头看去,一帮人在围殴一个精瘦男子,衍以前也是这样,自然心中看不过去,右手一伸,一把全身银白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 战斗技&过去。

      没有任何技巧的把身体灵气灌输到剑中,这是他在梦中三年唯一学会的战斗技,他手中长剑一挥,一道一米长的剑气朝着那帮人砍了过去。

  •   一&来穿梭

      一进城,入眼一片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衍独自走在热闹的街市之中,看着往来穿梭的人。

  • 带着那&时压制

      衍带着那人来到了郊外,为其度了些灵气“伤势暂时压制住了,可是没有银针,不能进行针灸治疗”

  • 庞大的&绪,看

      衍闭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地上,脑中消化着那庞大的信息,虽然年幼,却临危不惧,心智坚定,三天后,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坐了起来,看着那个本子,梳理了一下思绪,看了一眼本子上的四个字《剑理吾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