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并不像大家想像中如果混乱不堪,实际上但是有秩序的,并且看出来很平静:  攻占会依旧在满心热忱地搞着科研;  昆仑仙山在守着他们最后的传统形式;  情痴师太为了全世界的和平静寺的发展而暂领了寺方丈之职;  魔道边为现在抓着玄天派战俘养老送千万不要以为修仙界里面就没有太监,其实他们数量众多,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太监门派,门派的名称非常拗口,全称是“为全人类提高修炼速度占领上界研究联合会”,简称是“占领会”,别称就是喜闻乐见的“太监派”。里面从掌权者到普通门人清一色都是太监。更让人惊讶的是千万不要以为仅仅只有男太监(意思是原本是个男的,之后切了某部分变成了太监),而且还有占了门派总数大概二十分之一的女太监(意思就是原本是个女的,之后切了……),总之这个很有意思。。

  当刘小隐在后山忍受着那条杂毛狗的屎尿的时候,赵小狼正在他的洞府里面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他从来不担心会因为吃而长胖,因为他吃的全都是狗食。

  “人品如何?”

  但是作为玄天派掌门的关门弟子,为什么要吃狗食呢?

  不过最让他郁闷的是,这条杂毛狗每天都来这里对着他撒尿。尿还可以忍一忍,屎呢?

  这么一个垃圾货色,怎么会被玄天上人看中呢?

  他有着超好的耐性与耐心。他潜伏在玄天派的后山已经有好几天时间。

  动物因为它们本身的智商问题,能成为妖修的少之又少。

  事实上赵小狼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人。自从上山之后他从来就没有吃过别的弟子平常吃的东西——话说一般的弟子平常也不怎么吃东西,因为大家都在辟谷,只是有的时候嘴里没味淡出鸟来时才会烤点肉吃。因为吃东西很麻烦,一般弟子的房间里面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所以如果吃东西的话,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必须要穿过玄天殿和玄机殿前的天机广场,然后再通过天机桥,才能上一趟厕所——只有山门那边才有公共厕所。至于他们为什么对于公共厕所那么深恶痛绝,那也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那个共公厕所竟是凡人开设的!

  当然,有很多人也许会问为什么会这么多太监。那是因为太监修炼起来非常快,快到可以跟邪魔外道相提并论的程度——甚至还有过之。太监派的功法也很奇特,他们保持着极高的研究热情与共享精神,把功法广为传播,任何人想学都没有问题,只要你有一刀切的勇气与毅力。曾经在上一个有着众多传奇大太监的时代里,很多人就选择了变成太监。

  “第一人”的称号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因为总共只有一个第一而已。当然,到时候升仙之门降临的时候,自然就知道哪个是第一人了。

  有老虎,有河马,有大象,等等等等。

  好吧,看到这里,估计你也明白了,赵小狼之所以能住着这个带着独立卫生间的洞府还能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而且还吃着特供的狗食,更没有天理的是他还不必担心长胖其实真实的原因就是:他沾了杂毛狗的光!

  “听说是你的私生子?”

  刘小隐心里对自己说:“我是暗夜里潜伏的杀手,我最能忍。”

  当天晚上,他注意到守山弟子换班有了一点点小空隙,所以他把身上的尿清理了一下。

  有关于那个“不定期”也有人专门的人才作统计的,他们是一群升仙无望,太监派里面自发组成的科研类部门,全称是“为全人类提高修炼速度占领上界研究联合会旗下为全人类提高升仙概率专门成立的升仙之门出现年份以及预测委员会”,全称太长让人根本就记不住,所以一般都叫他们的简称或者别称,简称就是“预委会”,别称有点长——“没基巴还预测个鸟委员会”。

  最近几百年来,真正名气很大的妖修并没有多少,而且里面算是邪魔的只有一两个。

  第一件让他倍感郁闷的事,那就是一头大象在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在他的头上撒了一泡尿。这泡尿份量极大,让他从头淋到了脚。只不过他不能动,因为守山弟子还在。

  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干这种潜伏的事情估计没有人能在他之上。他曾经潜伏在任意门门主床下半年之久,最后终于把握住机会趁着任意门门主任我草大意之际,用迷魂烟放倒了他——不过悲剧的是刘小隐自己在得意之际同样中了迷魂烟也倒下了,还好这是他自己的迷魂烟,他的体质对此烟有一定的抗性,清醒得比较快。然后他就对依然还在昏迷的任我草做出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那就是拿出他的刀,把任我草的二两肉割掉了。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本是凡&妙被玄

      赵小狼,男,十八岁,资质评级:垃圾,长相:普通,人品:原本是凡人中的一介小混混,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莫名其妙被玄天上人的儿子司徒不凡带回了玄天派,被玄天上人收为关门弟子。

  • &了。有

      这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了。有人问他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 *在外&?!”

      “普通普通……谁******在外面乱说?这个可以乱说的吗?!”

  • 派出了&力手下

      他派出了他的得力手下刘小隐——当然也是一个太监——前往玄天派抓走赵小狼。

  • 什么叫&定期”

      第一,仙界之门不定期开放(光这第一条听起来就操蛋到了让人破口大骂的地步了,什么叫做“不定期”?);

  • &二天,

      第二天,他遇到了一条狗,那是一条杂毛狗,它在众多猛兽中如入无人之境,一眼就看中了这块大石头,然后就抬起后腿在这块石头上撒了一泡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