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铎有心的意思  素履之往的意思  素履之往怎么读  木铎怎么读  木铎金声  素履之往  木铎之心  木铎是什么意思  木铎  


 

 木铎者,语出《论语》:三四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这部小说意图虚构故事远古第一人伊祁放勋(尧)波澜壮阔的一生。其中所涉及中国古代人物,如帝喾、许由皆实无其人。由于历史资料的严重不足,远古小说也没十分丰富的想象力很难不蹈枯燥乏味之辙二十六岁的姬喾生得神清骨秀、气宇轩昂,在他的臣子面前不怒自威。龙章凤姿、天质自然用在他身上真是名副其实。然而此刻,他完全不是平时稳重肃穆的样子,正心急火燎地想第一时间看到他的孩子,他的第一个孩子。产厅内的伊祁庆都正躺在床上,满头大汗。内厅的产婆不时出来汇报情况。。

  泪痕今日,春雨前身。

  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换做是你,也会舍命救孩子的。”

  生不折腰,死余正骨。

  伊祁庆都安慰道:“十生,对不起。原本想和你走完十生十世,想不到这一生都不能走完!”

  姬喾连忙转过身去。李光庭两人不敢出声,也不敢近前。

  静言凝视,中有泪痕。

  被伊祁忱连番顶撞,伊祁一平颇为恼怒地说道:“够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散会。”激烈的争吵也使得怀中的婴儿哇哇的哭了起来,他连忙将其递给小红。

  产婆回道:“才阵痛不久,应该离分娩还早,陛下去休息一会,内厅交给奴婢们。”

  伊祁一平打断道:“不要话中有话,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姬喾原本还想辩驳,可一看伊祁庆都苍白的嘴唇,再也说不出一句埋怨的话。

  姬喾不语,表情空洞,他以为她嫉妒自己还能活着,还能照顾他们的孩子,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千言万语,却是一句也说不出。

  姬喾握住伊祁庆都的手,表情痛苦地说道:“庆都,朕向你保证,一定会为你报仇。不消灭雀儿会,我誓不为人。”

  小红说道:“三公子不必道歉,我也没有怪你,更没有生气。”

  姬文开始号脉,不多时就诊断完毕,拉着姬喾来到房角,说道:“为了保全孩子,庆都真气消耗殆尽,失血过多,心脉已断。目前只是靠你灌输的真气强撑着,可依靠他人真气支撑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时辰。此伤神仙难救,非人力所能为,你们告个别吧!”于是,姬文带着其他人退出西厢房,只留下姬喾和伊祁庆都两人。

  伊祁庆都继续说道:“十生,我困了,换你说,我听。”

  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李光庭一行终于抵达渔阳。伊祁族长伊耆侯伊祁一平出城三里迎接,襁褓中的孩子婴儿是他的亲外孙,也是帝子。到达城内后,伊祁一平正式会见李光庭等,他从小红手中接过婴儿,询问道:“李护卫,帝子寄居舍下,不知大帝有什么嘱咐?”

  不自由,毋宁死。

  一句话让姬喾从六神无主,恍惚不知所措中镇静下来。一个念头迅速地闪过他的脑海:我不能先自乱阵脚,我必须做出表率,我一定要带领妻子和孩子挺过这一关。他双手抹脸,反复调整呼吸后,高声道:“庆都,你别怕,朕会守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帝后娘娘恐怕……”

书评(93)

我要评论
  •   伊&此他被

      伊祁慎回答道:“没有异议。”伊祁慎为人稳重,沉默寡言。在与西戎的那一场战争中,他虽然冒着严寒背着受伤的伊祁一平死里逃生,但还是被冻断了两根手指,因此他被很多人戏称为伊祁八。

  • &人。”

      伊祁慎开口道:“三弟,可以了。今天只讨论小红的事,不要牵扯其他人。”

  • 后退了&相逼,

      姬喾双腿微抖,眉头深锁,口齿发颤,吐字不那么清晰地说道:“好吧。”说完之后,他向后退了几步,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悲哀地望着姜问雨。母亲以死相逼,他哪里又能拒绝。

  • 必道歉&没有怪

      小红说道:“三公子不必道歉,我也没有怪你,更没有生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