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无界修仙  


 

 妖魔鬼怪横行无忌的世界,作为一个平凡普通的人,想在这动荡焦躁焦躁的局势下生存下来,干脆与妖鬼同流合污,干脆踏往修真之路... 修真无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夕阳渐沉,宗内的暮鼓已响过了三次,一天就这么结束了,对于修道者的一生来说只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天,对于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来说又是充足踏实的一天,听着暮鼓的余音,熄灭了烛火,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在夜色中渐渐睡去...。

  事实就是一个倒霉透顶的刚刚突破炼气二重的小修士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被一群妖魔围住了,然后借助师父赐予自己的法宝轻松消灭了几百个妖魔的事实。直到最后一刻看着消弭在夜色下的尸体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杀死的是一直活动于荒漠的魔族之人,因为只有魔族之人死亡之时才会消失的了无痕迹。只是他搞不清楚的是魔族之人怎么会在远离荒漠万里之遥的长生宗附近。

  月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子里,自然而然的也落在了笛子上。不知是因为月光的缘故还是笛子本身的原由,原本翠绿色的笛子竟然隐隐透出点点金光,然后金光慢慢放大,宛如风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萦绕在笛子周围,来回翻舞,越来越激烈,在突然的某一刻那些金光不约而同四散开来,分散于空中,仔细看去隐约可见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字如同天空中的星辰般静静地立于空中,然后诡异地沉入林小楼的身体之中,直到最后一个字消失在在夜色里,沉睡中的林小楼也丝毫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咦,这不是小师弟么,居然这么晚回来,莫不是趁着下山购药的当口寻花酒去了?“宗门口传来几声男子的调笑,说话的是剑堂长老座下弟子崔剑,名如其人,背后总是负着一把剑。然而剑却不是他用来斩妖除魔的武器,之所以总是负着一把剑,其实这是剑堂长老万通的意思。因为在万通长老看来,剑堂弟子若不执剑,那真是不成体统,更不配成为一名合格的剑堂弟子,所以剑堂弟子必须执剑便变成了长生宗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当然了这也是基于万通长老在三十年前于魔族挥兵南下之时立了大功有关。

雨停了,回师门的路也刚好走到了尽头,林小楼看着夜色下屹立的山门重重出了一口长气,甩了甩脑袋,径直朝着宗门口走去。

  当年的他临危受命,于断魂关将被魔族攻破之时,一个人,一把剑,借道鬼族忘川,渡冥河,于魔族腹地斩六魔将,一路北上,斩妖除魔无数终于到达天河海,一剑斩破天河海海眼封印,使天河海海水弥漫了近三分之一的荒漠。

  冲了个澡,安逸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修行,什么妖魔,这一刻统统都忘掉,天大地大,此刻睡觉最大,这是他一贯以来的宗旨。在林小楼的理解里睡觉,吃饭,劈柴也是一种修行,就这样,没一会他便沉沉地睡去,如往常一般,床头的柜子上放着师父赐予自己防身用的法宝——一支笛子。

  云海大陆的北边是无边无际的大沙漠,生活在南方的生灵一般叫它荒漠。魔族世代居于荒漠之中,也许是上苍对魔族凶残嗜血的惩罚,也许是上苍对魔族不向南走便要毁灭的激励,总之魔族自有史以来在人们的感知里便是一直在荒漠中生存。虽然时常有荒漠边境魔族掳走人族或者其他生灵的传闻,但是魔族从来不会进入南方,更不会像今夜般远离荒漠万里之遥走入人类修仙门派的山脚下。说他们是不远万里来这里掳自己回去煮着吃的,这话说出去怕是忘川的鬼族都要笑掉下巴了。况且林小楼又不是修仙天赋极高的天才,抓回去可以洗脑然后入赘魔皇或者魔王为魔族南下提供一份助力。

  看着屋子里熟悉的摆设,林小楼咧嘴一笑,只是这笑容憋的实在是有点怪异,要不是觉得大半夜的大笑会吵着师父,他肯定会笑出声来,因为只有这样似乎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看着林小楼一本正经的模样,崔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本想着巡守无聊,刚巧看见小师弟回来,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调笑一下小师弟看着他出丑的样子来打发一下这漫漫长夜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谁曾想这家伙竟是这般无趣“行了,行了,赶紧回去洗洗睡吧,看到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暴打你一顿,走!赶紧走!”

  因此林小楼更加想不明白魔族怎么会出现在南方。

  就在他埋头沉思之际,雨夜的泥泞里传出无数破空声,如同万箭齐发,又如同百鬼夜行,来的那么突然。然而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还是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笛子,直到笼罩在夜色下的身影显露之时,他才缓缓抬起了头。

  林小楼听到应声后行了一礼,便没有再理会崔剑师兄,缓步进入宗门,三拐两拐之后朝着炼丹堂的方向走去。

  人们不会忘记这场战争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一个人,因此至今在断魂关的城墙上还有人族为万通立的一座雕像,以此来表达对这位人族英雄的钦佩之情。至于他后来为什么成了剑堂的长老,这些都是后话...

  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天空,不由的眉头皱起,暗自嘀咕”不就是下山买些平常的草药么,怎么会这么倒霉!“

  人族强者带领一队队的修士开始反击,魔心动摇,大多数魔族心系家园安危,无心再战,急速撤军北退,人族奋起直追,直到把所有魔族尽数赶回荒漠之后,这场战争才最终以人族的胜利而告终。

  想起在《云海史》上记录的这一历史,林小楼对剑堂的长老生出无限敬佩之情,连带着对剑阁的师兄弟们一向也是敬重有加,就拿刚才崔剑师兄的那几句话来说,明知对方是故意调笑自己,他也没有一丝生气,弯腰,然后恭恭敬敬的行礼:“师兄说笑了,我回来的晚是因为有事耽搁了,并非你所想的那般去寻花酒了,况且自我入宗门以来一直以求得长生为目标,怎会去沾惹红尘行那本末倒置之事,师兄您多虑了。”

  纵使三十年已经过去谁也不能否认万通在当年那一战中所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嗯”伴随而来的只有崔剑极不耐烦的一声回应。

  看着师兄没什么反应,林小楼就知道崔剑师兄这回压根没打算理自己的意思,于是开口询问道:“师兄,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丹堂还等着我送药呢,早送去一刻,丹堂的师兄和师姐们也能早一点炼出丹药来,好救治附近受伤的村民。”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时间空&逐渐沙

      手轻轻地搭上了笛孔,这一刻,雨静止了,风也停了。笛音如同索命的利刃,穿过了时间空间的界限,触碰到了周围夜色下的身体,没有嘶喊,没有挣扎,只有数百具逐渐沙化的身体缓缓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