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顶缸记 没懵  一部顶缸记第一章老公不在家  一部顶缸记笔趣阁  一部顶缸记 txt下载  一部顶缸记小说廖大发  一部顶缸记 大发  一部顶缸记免费全文阅读  


 

 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出生于不久就分离了。一个在凌川叫陆玉生。一个在平阳叫廖大发。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今年廖起了歹心,费尽心机以买断费北企假借从银行等处贷了大笔款子。工厂“亲爱的,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冉红奎小声说。他搂紧秀丽的腰,另一只手也拉紧了,两人几乎是紧贴身体在舞池里缓缓移动。这引来周围舞者的不时的注目。。

冉红奎只好起身跟随,嘴里还在说:“老说快了,快了是啥时候?”

秀丽下车时被染红奎死死地抱住了,秀丽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冉上边强吻怀中尤物的嘴,下边腾出一只手来脱她的裤子。秀丽挣脱不开就不动了。被吻得发出了娇昵的哼声……这是这对情人久久欲望冲动的蓄积,也算是爱情步入了实质阶段吧。接下来就是上演“车震”戏了。不用担心,这是大街背静的地方,又是傍夜里十点,没人注意这里。

秀丽缓过神来说:“把我送回家吧,廖大发在抚平病危。”

秀丽想想说:“行,我就再等他几天。舅你有空去趟北企,看有啥新情况。”

“不用,外面有车等我。

“廖大发病危?刚才谁的电话?”冉红奎心情有些不爽。

“没有,你又瞎猜。”秀丽平静一下心情说。“谢谢你的款待,送我回家吧。”

“没有……”说着秀丽内心悲伤,又哭了。她手捂着脸呜咽,那是怕卧室里的舅妈听见。

“不是。你别瞎猜!”秀丽说。她眼睛望着别处,服务小姐送上饮料她也没转头。

“少废话!左拐。”

秀丽下车时被染红奎死死地抱住了,秀丽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冉上边强吻怀中尤物的嘴,下边腾出一只手来脱她的裤子。秀丽挣脱不开就不动了。被吻得发出了娇昵的哼声……这是这对情人久久欲望冲动的蓄积,也算是爱情步入了实质阶段吧。接下来就是上演“车震”戏了。不用担心,这是大街背静的地方,又是傍夜里十点,没人注意这里。

田松在市中级法院任刑庭副厅长,六十岁了,这些日子正在办理退休。见外甥女来有些意外,问:“秀丽,你咋这么晚来了?快进屋。”

“市经委主任刘启圣。经委一会儿去车,我必须去。”

“真的?亲爱的你真好!我等你,快去快回!”冉红奎心花怒放,心想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明里暗里追求崔秀丽已经六年多,这位女神也只是最近才表态接受他。今晚又主动提出那关系要更进一步,他的心情哪能不激动呢?

轿车在左边大街开了会儿,拐进了一处小区,在一栋楼前停住。秀丽下车说:“红奎没事就等我一会儿,今晚我住你家。”

车近左边道口,秀丽说:“左拐,去我舅家。”

两人来到休息区一张空桌旁坐下,冉红奎向服务小姐招手要了饮料,之后说:“秀丽,现在你放心说吧。”

“舅,我来就是和你商量,我想明天报案!”

“不是。你别瞎猜!”秀丽说。她眼睛望着别处,服务小姐送上饮料她也没转头。

“廖大发病危?刚才谁的电话?”冉红奎心情有些不爽。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怎么办&有合理

    “可是弄错了怎么办?报案可不是好玩儿的!要是大发还回来,并且转款又有合理用途,你不是搅了他的创业吗?我看你还是再等几天吧。”田松思考之后说。

  • 秀丽依&发的事

    秀丽依然不语。她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觉得丈夫廖大发的事还是不说为好。“是不是你那个廖不同意离婚?”冉红奎猜测着问。

  • &奎想想

    “唉,这该死的廖大发!死之前也要搅和咱俩。”冉红奎想想又说:“黑灯瞎火的,要不我跟你去抚平。”

  • 了两千&了……

    秀丽好一会儿才止住抽泣。擦擦眼睛说:“舅,不好了,出大事了!廖大发账上差了两千五百万元!现在他出外十多天不回来,钱可能被他卷走了……”

  • 说。待&?”

    “你眼睛看着我。”冉红奎说。待秀丽转过脸冉又问:“是廖大发骂你打你?”

  • 就去。&天黑,

    “好,我明天就去。”田松说着,见秀丽起身要走,也站起来说:“天黑,我送你。”

  • 丽感觉&的舞步

    舞厅里旋转的彩灯光让崔秀丽感觉眩晕,那柔美的小夜曲声音她亦听着烦心。脚下的舞步老跟不上节奏,被自己的情弟弟冉红奎拖拽着走。

  • 丽,现&在你放

    两人来到休息区一张空桌旁坐下,冉红奎向服务小姐招手要了饮料,之后说:“秀丽,现在你放心说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