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你整体表现的好,我就放了你弟弟。”男人纤细的手指钩起她的下巴,精致优雅如魅的脸上,满是邪肆的之意。他的笑薄凉而邪魅,未曾想起的是,那而已一场阴谋的就……漫长幽黑的路上,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奔跑在雨中,长长的黑发早已被雨水冲刷着黏在一起,滴答着水珠。。

蜜色的肌肤还流淌着水珠,只见他伸手拿过一块干净的浴巾,动作慵懒,随意的擦了擦潮湿的发。

小三的身份是他的父亲强硬给她戴上的。父亲贪财,抛弃了母亲,跟着另外一个有钱女人生活在一起。

“我……”蔓雪欲言又止,目光轻闪,避开眼前的如魅。甚至,空气里的暧昧气息,几乎让她感到窒息。

“啊……”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蔓雪紧紧地捏着拳头,语气那么的卑微,眼中却是明亮倔强。

一扇黑色的繁琐花纹大门,渐渐地出现在视线中,少女急切地拍打着沉重的门,声音嘶哑:“开门,求求你们快点开门。”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情?”黑色的门缓缓地开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子撑着一把雨伞,冷冷的看着她。

“啊……”

漫长幽黑的路上,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奔跑在雨中,长长的黑发早已被雨水冲刷着黏在一起,滴答着水珠。

“你这是跟我在谈条件吗?”幽冷的声音带着嘲讽,冷冷一笑:“蔓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蔓涌华小三的女儿,你凭什么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黑衣女子应了一声,悄然的退出这一间迷蒙的浴池。

“蔓小姐,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声音低沉如魅,修长的手指划过怀里美人的脸蛋,有着丝丝缕缕的暧昧。

“袁利,你先下去吧。”

不过是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的尊贵无比。蔓雪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男人,美丽的如同恶魔一般,散发着危险和慑人迷惑。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蔓雪紧紧地捏着拳头,语气那么的卑微,眼中却是明亮倔强。

一扇黑色的繁琐花纹大门,渐渐地出现在视线中,少女急切地拍打着沉重的门,声音嘶哑:“开门,求求你们快点开门。”

甚至,他还是她父亲最大的债主。

“哦?”欧少的声调微微提高,径直走到了一张单人摇椅上,动作慵懒,透着桀骜,“既然老狐狸不敢出现,那么,我就会把你们都一起扣留在这里。”

蔓雪下意识的往后面退去,不解的看向坐在摇椅上的男人,“欧总,这是什么意思?”

薄唇微扬,噙着一丝的嘲讽。只见,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有着一丝失望。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哪里。&强。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蔓雪紧紧地捏着拳头,语气那么的卑微,眼中却是明亮倔强。

  • &睫毛沾

    睫毛沾染着水珠,她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摇晃着身体往前面跑去。

  • 缓地开&装的女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情?”黑色的门缓缓地开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子撑着一把雨伞,冷冷的看着她。

  • 漆黑的&划过银

    漆黑的夜空下着密密麻麻的雨点,雷声响彻整个天空,冷冷的划过银色的闪光。

  • 刷沾在&那一张

    黑色的长发被雨水冲刷沾在脸上,更显得那一张脸绝艳而纯净。只是,那一双眼睛清澈的……让他感到熟悉。

  • &女人,

    没想到,父亲跟着另外一个女人,一无所出,才回来找他们。

  • ,不知&的脸蛋

    “蔓小姐,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声音低沉如魅,修长的手指划过怀里美人的脸蛋,有着丝丝缕缕的暧昧。

  • 不了这&自己的

    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而自杀,是她亲眼看着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