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禁区

    作者:愚病

    类别:科幻 | 连载中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 在读:27883 人


黑白禁区第十五集  禁区by今日十五  煤矿十五个禁区  美国十五禁区  


 

 苍鸟划过灰暗的天空一声哀鸣,望着人们的无助,争扎。突然醒过来的空白记忆,被上帝被抛弃的世界,被赋于的异能,是幸运的人但是灾难,拯救他们世界或淡漠站在世界顶端,你,会如何决择 十六禁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路中央,一个身穿黑色连帽衫的人静静地看着不断变换的影像新闻,帽子压得有些低,让人看不清阴影里的脸,从身高到体形不难看出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安静的与周围匆忙的人群有些格格不入。。

  路中央,一个身穿黑色连帽衫的人静静地看着不断变换的影像新闻,帽子压得有些低,让人看不清阴影里的脸,从身高到体形不难看出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安静的与周围匆忙的人群有些格格不入。

  此时F市上空,飞机上已经开始乱成了一团

  又过了一段时间,飞机依然在F市上空盘旋,乘客的情绪也越来越焦燥,不满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整个客舱都呈现着心慌与不安,就连空姐那标志性的有些挂不住了,在她们眼中除了无助还有一丝慌乱。

  “不走路站在路中间是找死么?”匆忙走过的人因为撞到她,打断了行程开始有些烦躁,女孩抬起纤细苍白的手理了理被雨水打湿的刘海,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微微抿了抿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

  卧室里只有一张床,四周墙壁上的石灰剥落了许多,地上有几张已经过期的报纸,上面落了一层灰,显然住的人刚来没多久。安琪拿过床上的背包,整理了下少的可怜的行李,将新买的压缩食品放了进去,可背包还是空着大半。拉上拉链,安琪背上包出了门,顺手把钥匙挂在了门把手上。应该不用退房了吧,反正以后都没人用得到了,安琪这么想。

  “你说的没错,这也正是我眼下最头疼的问题啊。”尹博士转身又走回了桌子内侧,重新拿起没看完的基因演算报表陷入了沉思。

  “博士说的我们之前都大体知道一些,那现在,博士把我们叫来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楚叶摸了摸怀里的猫咪开口问道。

  “F市现在虽然有先进的技术和隔离屏障的保护,但难免不会有疏漏,一方面,我想莉莉丝和尹伊配合警卫方面加强防范和检查,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找出欧文教授的下落。”尹博士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桌前。

  高大的商业楼上挂着的全透明晶体显示器投放着五花八门的时尚广告和娱乐新闻,屏幕上长相甜美的主持解说丝毫没有引来行人的促足侧目。天空布满灰色的云层让整个城市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气氛,像上帝用来关押着野兽的牢笼,任由人们的贪婪和欲望在每个角落里嘶吼咆哮。淅沥的小雨加快了行人的步伐,时不时传来几声不大不小的抱怨,很快又被来往的人群所淹没。

  出了小巷,安琪看了看手腕上纯白色的手环,看不出它的质地,却十分光滑轻巧,中间凹陷下一条细细的线,莹蓝色的光像水一样在里面缓缓流动,中间刻着一个六角星的纹路。从她刚醒过来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戴在手上,显然不是什么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因为试过好多方法都不能取下来,不过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手环完全不需要用电,无论在什么地方摁下六角星左下角时能精准的投放出准确的日期时间经纬度气候及温度,显然是个高科技,或许其他角还有什么别的功能,但目前还没发现正确的使用方法。现在的时间告诉她,可以去机场了,安琪以最短的路线朝机场跑去,现在再坐车已经不安全了,你不能保证司机会不会半路突然变异,也不能保证半路不会遇到什么东西耽误时间。

  “就是呀,我家就在下面不让下去是什么意思。”

  “神经病吧,真是晦气。”路人看清女孩的脸愣了下骂咧了一句转身又融入了匆忙的人群。

  夜晚乘坐飞机的人不是很多,候机场的人寥寥无几,安琪拿着提前订好的机票过了安检,头也不回的上了飞机。

  “大家请稍安勿躁,我们正在与地面联系了解情况,请大家坐下耐心稍等。”

  雨开始越下越大,大滴大滴的雨水砸在黑色的衣服上又很快与黑色融为一体,安琪动了动有些麻木的四肢,对空气中雨水冲刷不去的气味微微皱起了眉头,最后看了眼四周忙碌的人群转身离开。看来,这个城市也不能再待了,也要被感染了么?

  “可是尹博士,对于欧文教授这件事我们完全没有线索,根本无从下手。”斜靠在窗前看向窗外的陆轩扭过头看向屋里的人,光线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右耳上深红的耳钻却有些耀眼,染成亚麻色的头发更是让人第一时间想到街头的不良少年,与身后那对洁白的巨大双翼形成了强烈的视觉效果。

  “莉莉丝,我的中文名叫楚叶,不叫小叶子。”女孩坐在白色藤椅头也不抬地回答,面前圆桌上趴着的猫咪伸了伸爪子微微蹭了蹭楚叶给它顺毛的手,显得很是惬意舒服。

  “一直看不惯她这副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样子,气得连茶都喝不下了。”莉莉丝有些惋惜的看了看手里刚倒出来还没细细品尝的茶挑了挑眉,又重新将茶杯放下站起身气质优雅从容的朝公寓走去。身后跟着站起身的楚叶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的话表示赞同,随后抱起圆桌上的猫也走了进去。

  每到一个地方,安琪首先要做的就是摸清楚机场和其他交通最短路程的地形图。安琪越过一个死胡同的墙壁按脑袋里的路线开始飞奔,周围嘈杂的声音随着大道的偏离而渐行渐远,但隐约还能听到尖叫声和警笛声,显然感染已经扩散开了。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纤细苍&白的手

      “不走路站在路中间是找死么?”匆忙走过的人因为撞到她,打断了行程开始有些烦躁,女孩抬起纤细苍白的手理了理被雨水打湿的刘海,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微微抿了抿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

  •   “&神经病

      “神经病吧,真是晦气。”路人看清女孩的脸愣了下骂咧了一句转身又融入了匆忙的人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