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黑山张燕的小说  黑山大王张燕  黑山军张燕  黑山张燕汉末之横扫三国  黑山张燕是少民吗  黑山张燕特殊建筑没法建  黑山张燕手下大将  黑山张燕是怎么洗白的  黑山张燕小说  黑山张燕  


 

 他,嫉恶如仇,惩奸惩恶;  他,除暴安良,行侠讲义气;  他,乱世动荡不安,揭竿而起;  他,啸聚百万,威名远播诸侯;  他,杀人盈野,从来不一眨眼,抢掠钱财,从来不拿奖,抗衡敌人,从来不手下留情,  他是孤胆悍匪——黑山张燕!“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后来还是被抓了,毕竟他独来独往,身边没个帮手,官府费劲心机巧设陷阱总算将他擒住,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在囚牢受尽酷刑,楞是决然不屈,老子活这么大,这种人,还是头一回遇见,县尉判他斩立决,可惜,法场行刑的那一天,突然天空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紧跟着下起了倾盆大雨,加上不少百姓涌入法场作乱,哎…原来燕贼盗来的钱财,全都分给了穷苦百姓,这些年,受他资助的人多了去了,谁也没料到,百姓暴动,天公相助,燕贼就这么脱困了,临走的时候,燕贼曾说过,他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必将搅个天翻地覆,想不到,时隔五年,他…终于回来了!”…………

  “华神医,犬子这病可有法医治?”李福急的不住的搓着双手,围着床头来回踱步,家里唯一的儿子虽然平日里品行不端,坏事做尽,可李福只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自然不忍儿子有事,听说华佗正在常山问诊,李福忙派人将华佗请到了家中。

  山洞里面的角落里,地上铺着厚厚的蒿草,上面垫着崭新的被褥,一个面无血色浑身染满血迹的少年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额头上还挂着几滴豆大的汗珠,显然是发了高烧,张燕赶忙伸手在对方额头上摸了一下,顿时一皱眉“不好,烧的竟这般厉害。”

  “玲儿,你先回避一下。”华佗不悦的瞪了孙女一眼,忙摆手将她从屋中撵出,这种病,女孩家家的怎么能看呢?也不知羞,华佗冲李福皱眉摇了摇头,“老朽尽力而为,李员外多担待,此病极为凶顽,怕是耗费些时日。”

  见张燕再次作势欲打,三姨太赶忙乖乖将嘴捂住了,梨花带雨的眼眸中尽是惊惧的神色。

  医者父母心,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虽然李福父子都是当地一霸,华佗还是来了,他的眼中,只有病人,只是没想到,李福公子十几岁的年纪,竟然得了脱阳之症。

  对朝廷,对皇帝,作为一个穿越之人,张燕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何况自己早已有了燕贼的恶名,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洗白的,百姓水深火热,天下即将浩劫,当贼又如何?且不知,昔日高祖芒砀山斩蛇的时候不也是贼吗?

  ps:逍遥新书跪求朋友们顺手收藏推荐一下。

  过了许久,终于有兄弟赶了回来,只不过,空手而回,张燕正要发火,那人赶忙回道“燕哥,你别生气,郎中小的给大哥找着了,只是这位眼下正在褚家庄给李员外的公子治病,兄弟们没敢进去打扰,毕竟李员外可是褚家庄有名的大户,单是家里养的恶奴就不下几十人。”

  “千真万确,老爷,他只有区区一个人,这些年咱们府中养了那么多恶奴,何惧之有,燕贼不过轻功了得,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武艺,咱们这么多人,还能被他翻了天不成?”对李福丢魂丧胆的模样,管家心中暗暗鄙夷,这老爷胆子也忒小了吧,不过是一个飞贼,又不是什么绝世高手,至于吗?

  “燕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两人叙说一翻离别之情,于毒匆匆张罗了点酒菜,二人一边饮酒,一边商谈。

  “没出什么事吧?”张燕翻身跳下马,将缰绳随手交给身边的郭飞,郭飞忙将马牵到了一旁。

  “告诉你家县尉,他的三姨太在我手里,想要她活命,明日午时,务必送五百贯到黑龙山,过时收不到赎金,自有厚礼相送!”声音宛如九幽深渊中传来,冰冷而又森然,让人浑身发寒,透心凉,心飞扬!

  黑山白水出刁民,乱世征伐显英雄!

  “燕哥,那这个小妞呢?”手下兄弟赶忙将张燕的乌骓马牵来,又伸手指了指洞里的三姨太,不放心的问道。

  “你留下吧,回头等兄弟们回来,告诉他们去褚家庄拿钱。”说完,张燕翻身上马,马鞭一甩,在空中狠狠的打了个鞭花,刺耳的响声刺激的乌骓马欢叫一声,顿时四蹄迈开,奔山下飞驰而去,只留下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久久的在山谷回荡。

  “是啊,甲子年啊,不出两月,冀州大地必将风起云涌,成为大汉十三州聚焦的风眼,于毒,这天,马上就要变了,可愿随我****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张燕斜扫了一眼窗外的夜空,深邃的眸子突然精光一闪,爆射出一阵璀璨的星光!

  “伍长,究竟怎么回事?”年纪轻的守兵见伍长面如土色满眼惊惧,急忙好奇的追问。

  居中那位黑衣人,抬头冷冷的瞥了舌头都吓的打卷的守兵一眼,伸手从腰间一探,手指间便多了一支冷森夺目的飞镖,手腕轻轻一抬,对准那守兵,振臂甩手,飞镖流星赶月一般,化作一抹寒星直奔那守兵咽喉射去。

  “五年前,燕贼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可他轻功矫健,踪迹飘忽,专门趁夜在有钱人家中偷盗,屡屡作案,从未失手,不但在咱们真定作恶,临近的几个县城,也被他经常光顾,他就像一只无迹可寻狡猾敏捷的燕子,加上他每回作案,都会在现场留下一支燕子镖,人送绰号,飞燕,大家都称他燕贼。”年长的马伍长将身子靠在城垛边上,神色勉强镇定了几分,想起当年的往事,脸上禁不住闪过一丝敬服。

书评(94)

我要评论
  • &力。

      “还望神医务必将小儿治好,我愿出百贯诊金送与神医。”钱能通神,李员外不信华佗不尽力。

  • ”张燕&冲走到

      “啪啪…闭嘴…”张燕阴沉着脸气冲冲走到近前,甩手就是两个大耳光,抽的三姨太晕头转向,眼前金星乱窜,粉嫩的脸颊顿时肿的跟猴桃一样,“你…呜呜,你敢打我。”

  • ”狠狠&瞪了黑

      “他娘的怎么不早说,出了事,老子削你。”狠狠瞪了黑狗一眼,张燕忙急匆匆的冲进了山洞。

  • 子实在&厉害。

      “倒没什么大事,就是那小娘子实在聒噪,吵的兄弟们心烦。燕哥路上救回来的那人也烧的厉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