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用右手创造出万物,左手始终藏在背后,当我们用自己的力量伸出手造物的左手的时候,所有的生命将被幽暗弥漫。  造物主创造出万物,有草就有羊,有养就有虎,有虎生育不强。万物相生相克达到平衡发展。  现在的我们人类的科技了到了也可以改造生命的水平,之意着人作为一个标准的不知窗外春秋的宅男,由于影视剧和小说的影响,对于末日,我潜意识里是认同的。可是当这一切真的到来的时候,我才明白生活的意外不只是打开方便面没有调料那么简单。。

  考验幸存下来的人类的不只是无处不在的蚂蚁,另外饮食,水,药品、、等等的这些都因为社会结构的彻底破坏而得不到供给。

  我,张王,因为疫情的前期政府的防止疫情扩散封锁了交通,没能见父母最后一面,甚至没能打个电话道别。

  他们没有注意的是,这几个人的尸体在短短的一天就变成了白骨。而吃了尸体的却是平时谁也不会多看两眼的蚂蚁,这些蚂蚁吃了尸体后,头上长出了一个像蘑菇一样的小角,然后这些蚂蚁会疯狂的攻击任何一个出现在它探知范围内的人类。

  不过引发的疫情的真菌已经发生了变异,它的繁殖过程中变得必须有人类的参与。被这种真菌寄生后蚂蚁会攻击附近的人类,然后将孢子寄生在人类体内,它的孢子会吸收人类体内的物质最终成熟。

  不过我很幸运,因为我的工作,我在社区医院里,因为医院里有政府在叙利亚疫情爆发时就下拨“锁扣”,我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同时我存在的这个小区里还有10几个幸存者,我们以医院为中心,建立了自己的基地。

  11月底,世界大部分国家实行海关封锁和禁止出入境政策,因为这种病毒已经蔓延到了中亚一带。

  而您最虔诚的信徒,阿扑杜.穆勒会忠实的执行您的教谕,惩罚那些给您的信徒带来苦难的恶魔。”

  作为一个标准的不知窗外春秋的宅男,由于影视剧和小说的影响,对于末日,我潜意识里是认同的。可是当这一切真的到来的时候,我才明白生活的意外不只是打开方便面没有调料那么简单。

  这些质疑被一个解释堵住了,经过对这种真菌的基因分析得出结论,这种真菌被人为改造过了,可以说它是一种转基因物种。

  2025年冬,疫情再次出现在乌克兰,当地政府迅速应对,疫情被压制下来。受到感染的人也被治愈成功。可是在2026年中国年之前,乌克兰疫情再次爆发,并且毫无规律的,在欧洲至亚洲的大部分地区都爆发了疫情。

  这种抗生素可以有效的杀死这种真菌和孢子,几乎同一时间,世界各地的药厂没日没夜的生产这种名叫“锁扣”的抗生素。

  恐怖分子在他随身的背包里翻出了几块锡纸包装的巧克力,他们分吃了几块巧克力。在他们吃过巧克力3天后,他们几人同时出现发热、脱水等症状。最终他们不治身亡,在局势压力下,恐怖组织甚至没有精力去集中处理尸体,连焚烧它们都觉得费事。

  在这个小团体里,方哥是绝对的老大,因为他掌控了最重要的资源——水和食物,不过方哥人挺好,脾气是很正宗的山东大汉。

  人类花费几千年构建发展的文明被破坏殆尽,一切仿佛回归到原始社会。幸存下来的人必须会的一个技能就是清理。你必须清理任何你用的东西,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上面是不是存在着孢子。

  可是就在穆勒掐着时间算着快要离开这个危险地方的前几天,叙利亚当地时间3.15号,叙利亚内战爆发,哈马则是冲突最剧烈的其中一个地方,这一天穆勒在安拉面前苦苦的哀求,他在神像前虔诚的祈祷。

  可是他那倒在血泊中的家人并没有得到神的眷顾,真主安拉用他一如既往慈悲、平和的目光注视着这个痛苦的男人。

  虽然时隔30多年,可是这里的辐射强度仍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在切尔诺贝利环境的刺激下,“僵尸蚂蚁”完成了最后的进化。

  末日来了!真的来了!不是陨石撞击、不是太阳爆炸、不是外星人入侵。也不是生化病毒、核爆炸、厄尔尼诺、冰盖融化、、、、、这些穷尽大家想象能想到的导致世界末日的事件都没有发生,真正导致末日的元凶在我们的脚下,或者说是我们自己把它们变成了毁灭世界的凶手。

  一家人按教派分的话属于什叶派,虽然国内的局势一直不是很好,可是两人的身份和金钱保证他们一家能够平静的生活在这里,可是最近的局势让穆勒觉得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城中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大,最近甚至出现了枪战事件。

  接着疫区的景象首次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人们把疫区的景象和日本被原子弹肆虐后的景象进行了对比。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一份关&uni

      12月,联合专家团队公布第一份关于病毒的研究资料,资料上说,这不是病毒,而是一种真菌。“ophiocordycepsunilateralis“这是这种真菌的名字,它可以操控蚂蚁的行为。

  • &入境政

      11月底,世界大部分国家实行海关封锁和禁止出入境政策,因为这种病毒已经蔓延到了中亚一带。

  • 勒在安&德一样

      穆勒在安拉面前跪了一天一夜,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他认为这是安拉的启示,他得到了和默罕默德一样的神示,他用有生以来最虔诚的心叩拜了安拉。

  • 是这一&叙利亚

      可是这一年,有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顺着难民逃跑的路线,逆向进入了叙利亚。他不是战地记者,进入叙利亚后,他不顾生死走遍了叙利亚的很多地方,最终他死在了一个恐怖分子的枪下。

  • 的蚂蚁&这样形

      而这时候人类基本已经死亡,孢子又会散发一种特殊的激素,吸引附近的蚂蚁啃食,这样形成一个完整的繁殖链条。

  •   在&是安拉

      在安拉面前,穆勒明白了这场战争的源头不是神的过错,是那些野心家的私心作怪。他们是真正的异教徒,而他是安拉指派来清除罪恶的。这一天穆勒背对烽烟离开了他钟爱的故土。

  • &一角看

      接下来的几年,战争没有像世界人民期望的那样很快平息。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恐怖组织也参与了进来。叙利亚的难民更是成为了全世界最关注的一件事情。在世界的一角看到这些的穆勒,心中痛如刀绞。

  • 个地方&在安拉

      可是就在穆勒掐着时间算着快要离开这个危险地方的前几天,叙利亚当地时间3.15号,叙利亚内战爆发,哈马则是冲突最剧烈的其中一个地方,这一天穆勒在安拉面前苦苦的哀求,他在神像前虔诚的祈祷。

  • 交流过&少了家

      他们并不觉得逊尼派有多么不可原谅,可是这种想法他们甚至彼此之间都没有交流过,因为这种想法足以给他们一家引来杀身之祸。接下来的时间穆勒减少了家人外出,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