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父亲溺毙,已婚夫消失了。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死缠又烂打。订婚礼,她凤冠霞帔,却终是他眼中不可以宽恕的罪人。结婚了宴,新娘也不是她,新郎将她扑到,劈头盖脸云里听得云。“不会的……不会……”。

“你还有脸说没事!是你害死我儿,我要杀了你!”戚美惠勃然大怒,反手推倒叶冰离,如同被触及逆鳞。

叶冰离则不停给甘以微使眼色,让她不要随便称呼。

而阿戚是她对戚日濡的爱称,他会懂的。

“当初答应乌图国那人,照顾好他孩子。我不能白收钱,做昧良心的事。”戚美惠急得像热锅蚂蚁,不停自语嘀咕。

“真的没危险吗?”

“甘姐,头牌呢?”戚月染眯眼吆五喝六。

“甘姐这是光明正大冷落我?”戚月染脱下黑大衣丢给司机,用修长手指掸去亚麻灰碎发上的雪花。

手术室门推开,走出来的不是医生。

到医院门口,保安则像丢垃圾似得,随意扔下叶冰离。

第一次主动,她心中忐忑地像万马奔腾。

“冰离?”戚月染猛地瞪眼四下打量,“冰离在哪!”

他急速俯身逼近,高举拳头,哈哈大笑。

可他带着戚月染的身份走了,走得如此不留余地。

可她确认过眼神,是她的未婚夫,绝对没错!

“让保安把她轰出去!百奇集团旗下所有场所,她都不得踏入半步!”戚美惠呲牙裂嘴咆哮。

若不是看她一介女流,他的拳头早隐忍不住。

三个月后

戚月染彻底醒酒,斜睨床上面如白纸的叶冰离,提拳愤恨离去。

叶冰离眉头一拧,还是冲上前脱口而出:“阿姨,日濡没事吧?”

昨晚的车祸,她一双儿子一死一伤。

楔子

2021-04-24

书评(459)

我要评论
  • 股坐在&脸放声

    戚美惠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蹬去高跟鞋,双手捂脸放声嚎啕:“我的儿,你死得冤啊!”

  • 倾注的&脚,身

    她昏倒在暴雨倾注的天空下,光着脚,身上睡裙黑了,碎了,湿了。

  • 豆大雨&珠从天

    瞬时,豆大雨珠从天而降,洗去她破烂四肢上的鲜血,打湿她瘦弱身体,比落汤鸡更不堪。

  • &拧,还

    叶冰离眉头一拧,还是冲上前脱口而出:“阿姨,日濡没事吧?”

  • ?”叶&住闺蜜

    “我爸怎么了?”叶冰离如梦初醒,打个寒战揪住闺蜜胳膊。

  • 消息,&色闪躲

    “冰冰,警察刚才来消息,昨晚车祸中坠江的车打捞上来。伯父,伯父现在在殡仪馆。”闺蜜神色闪躲,边给叶冰离擦身体,边嘀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