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发杀机,移星易宿!  罗睺暗隐,鬼星夺帅!  本来只为求个生活,却不想人世沧桑!  本来只想逃出世俗,却不想刀兵天下!  那就难以想逃避,那就逆世生死轮回,六界争锋,便做那颗夺帅的鬼星!  荒野枯骨,树下孤坟,你推知,这原非我愿!  染红江海,镇子西北部的一条小街上有一个破旧的布匹铺子,铺面不大挂着一块破旧的白布招牌“老丁布匹”。。

  白九鸣站在那里无奈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拿起叉子和竹筐就去清理马粪了转眼一个时辰就过去,白九鸣堪堪清理完全部的马粪,早已疲惫不堪满头大汗,此时停下来晚风一吹,顿觉的寒冷异常,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在马料里刨了个坑躺在里面休息同时御御寒。

  说完哼了一声就走,看也没看白九鸣一眼,白九鸣心头一阵烦闷,皱着眉毛长叹一口气,突然那焦三又折回来了,指着旁边一个红色栏杆的单独马舍道:“这里是咱们少爷的马舍,要特别照顾,马料堆后面有精料,要给他用这个料,照料不好少爷扒了你的皮。顿了下道:“现在赶紧去给我清理马粪去。”说完扬长而去。

  借着后院的灯光当先一人白白胖胖满脸嚣张,手中牵着一匹朱红骏马,神采飞扬,身后跟着四个面向凶恶的壮汉,其中一个光头被灯火照的油光锃亮,正是今天早上在镇子门口揍了自己一顿的那几个人啊,竟然是自己的少爷,白九鸣登时脸色一白,心中骂道:“倒霉到家了”。

  赵亮鼻子哼了一声,看都没看白九鸣道:“赶紧给我火焰准备点精料,在清理下身上的尘土。”

  老雕满脸喜色,连声道谢,取下马上的一个黑色袋子道:“那就把狐狸放在马圈里,让人看管着,我明天来给少爷驯化一下。”说着就大步走了过来,白九鸣本来还庆幸没被赵亮认出来,这下又来一个,心砰砰的不停的跳,马棚中灯光黑暗,老雕走过来大声道:“这是少爷的心爱之物,你要小心照看,要是跑了,我打断你的腿!”

  老雕不怀好意的看着白九鸣,冷笑一声道:“碰到冤家了,少爷,这下有的玩了。”。

  丁老板见此脸上竟闪现了一抹自得之色,招呼了一声领着白九鸣就进去了,却见里面宾客满座,酒香弥漫,大都是穿衣讲究的经商人士以及富贵人家,这也难怪寻常百姓谁没事到这个贵的吓人的地方吃饭。

  那胖大婆娘看到丁老板讨好的样子,面色稍好继续吼道:”丁老三,你别忘了这布匹铺子的营生可是我爹传给你的,要是没有我你狗屁都不是,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你就给我滚出去。“说罢,怒冲冲的返回了后屋去了。

  白九鸣叹了口气,再过半个时辰就要填马料了,看来今天晚上是不用睡觉了正朦胧间,突然听到马匹嘶鸣声,同时外面传来充满恭维的声音:“少爷,您回来啦。”

  白九鸣不明就里,愣愣的站在哪里眼睛怯怯的这看看那,显得愚不可及。

  后屋门帘一撩,一个胖大夫人钻了出来,腰上一圈厚厚的肉把衣服撑的都变了形,看来生活过的不错,黑胖的脸上怒气冲冲:“你们家人就是不靠谱,都说了不让你管,不让你管,今天要是不来,你怎么跟八方客的赵老爷交代,八方客那是什么地方,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说着把手里拿的肥鸭腿一口放进了嘴巴里撕扯下一大块肉大嚼起来。

  丁老板睁开小眼忙砸了一口酒,咧着嘴吧道:“我说老婆大人,你就别担心了,在八方楼当杂役那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只要不傻能不来吗?”

  官道上一个衣着破烂背后背个紫红色大葫芦的少年混混沌沌的跟着人群走着,双眼空洞无神,屁股上露着两团干草和棉花的混合物,这不正是昨天晚上夜遇阴兵过境的倒霉孩子白九鸣嘛,这身打扮不时引起来往人的注意,不约而同的露出厌恶的神色。

  白九鸣浑然不觉,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昨天那恐怖的画面,大队的阴兵,还有那个可以把脖子变成面条的老头鬼,一时难以接受,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因为那个吓唬自己的老头鬼怎么就不见了,就这么放过自己了?村里的老人说鬼不到是要找找替死鬼的吗?

  丁老板用袖子抹了抹喷在脸上的油,小声道:“没怎么,没怎么,就帮他这一回,就这一回。“满脸的恳求神色。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一竿子高,三元镇开始了一天的热闹,南门官道上各种行人川流不息,车马交错,镇中的街道上也开始沸腾起来,做早点的铺子一笼笼的热包子冒着腾腾的热气,店家高声的叫喊着,居民区的炊烟此起彼伏,好一个繁荣小镇。

  白九鸣只觉的浑身剧痛,骨头都像是散架了,还好脑袋保护的比较好,除了头顶上摸着有个包,脸上倒是没有挂彩,虽然心里气愤,但是也明白到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是要忍一忍,况且不忍也没啥办法,不过这一打让他脑袋清明不少,看看日头已经快正午了,今天去八方客报道可不能太晚,站起身来,拍打拍打身上的脚印,急匆匆的赶往镇里去找他三舅丁老板。

  三元镇是中原大地北方边缘的重镇,位属冀州,再往北方便是塞北荒原苦寒之地,这里是塞北荒原进入中原腹地的必经之地,是以城虽不大,确也是车水马龙,繁华喧闹,自然也是鱼龙混杂之地。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北荒原&之地,

      三元镇是中原大地北方边缘的重镇,位属冀州,再往北方便是塞北荒原苦寒之地,这里是塞北荒原进入中原腹地的必经之地,是以城虽不大,确也是车水马龙,繁华喧闹,自然也是鱼龙混杂之地。

  • 露凶光&刚才喊

      其中一个光头大汉,目露凶光满脸横肉,一大圈络腮胡子,看着就让人害怕,刚才喊滚开的正是这个人。

  • 方客的&,又会

      八方客的赵老爷脑子精明,短短几年就挤垮掉了原来几个有名的大酒楼,又会上下打点关系,自己也养了家丁,到现在已然是三元镇一霸,无人敢惹。

  • &沿着下

      胖大婆娘哼了一声:“就是傻,你们一家人都傻。”言罢狠狠的看着丁老板放进嘴里一块肥糯的猪头肉,大嚼特嚼油脂沿着下巴滚落下来。

  • ,丁老&不是太

      一时剩下丁老板和白九鸣大眼瞪小眼,丁老板尴尬一笑道:“额,那个,你舅妈今天不是太舒服,你...你别见怪,进来坐吧。

  • 传给你&。“说

      那胖大婆娘看到丁老板讨好的样子,面色稍好继续吼道:”丁老三,你别忘了这布匹铺子的营生可是我爹传给你的,要是没有我你狗屁都不是,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你就给我滚出去。“说罢,怒冲冲的返回了后屋去了。

  • 大汉双&嘴里大

      那四个家丁一看齐刷刷的跳下马冲了过来,那光头大汉双目一瞪,一脚就踹了过去,嘴里大骂:“死乞丐,瞎了你的狗眼了吗?”

  • 更是嚣&何,时

      赵亮仗着赵老爷的宠爱更是嚣张跋扈,经常带着几个家丁四处晃荡,一个不如意就拳脚相加,被打之人却无可奈何,时间久了大家也学乖了既然惹不起大家都躲着点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