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青阳道长回道观路过此地乱坟岗,意外发现一个娃娃在与鬼魂玩耍嬉戏,道长吓退了鬼魂,把孩子带回家去,教给他道家功夫,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让他去上大学,自此就斗鬼的生活········师父已经下山一个多月了,清修白天看书,晚上到后山找小伙伴玩,他的小伙伴可不是平常百姓家的孩子,而是乱坟岗的孤魂野鬼,。

    “少主,灵儿知道少主是阴阳眼,可以看到魂魄,只是灵儿被那个老东西锁在玉中太久了,还需要少主解救。”“怎么解救?”

    青阳从背包里拿出一套运动服“这是师父给你买的新衣服,你明天穿这身衣服走。”清修:“师父!”青阳:“清修,你已经十八了,该出去闯闯了,也该回家看看亲人了。”

    灵儿说在自己身上,从山上下来带的都是自己的东西,唯一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刚才古墓捡到的那块玉“难道灵儿在玉中?”

    室友三个男生,张奕扬、黄新泽、袁江,清修睡在袁江的上铺,黄新泽:“贺清修,你艳福不浅啊,叶子青是咱班最漂亮的,都想和他同桌,叶子青都不愿意,你一来就和他坐在一起。”

    管理员也不知道去那里了,因为晚上没人来这里,所以门没上锁,清修上了楼,图书馆黑灯瞎火的,只有走廊灯个别还亮着,二楼没有人,清修上了三楼,突然间走廊的灯忽明忽暗,一个白色的影子从楼梯下来,清修躲在暗处观察,灵儿:“少主,是你班主任老师。”

    “我找教导主任,我是来上学。”“怎么现在才来?已经开学二个月了,主任不在学校,你明天再来吧。”找家面馆吃了碗面,晚上在山坡上休息,师父给的钱不多,不敢乱花,有灵儿陪着,一夜很快就过去,一大早就等在学校门口,看门的大爷准备关大门了,看到清修还在门口站着:“你不认识主任?”

    教导主任办公室,敲门,“请进。”清修推门进去:“傅主任!贺青阳让我来找你的。”傅元朝:“你是清修吧?”清修点点头,傅元朝“你师父说你把高中的课本都自学完了?”“是的。”傅元朝:“没读过一天书,直接上大学,你是第一个。”傅元朝拿去手机“王老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同桌是位漂亮的女生,“叶子青”“贺清修”二人算是认识了,一开始清修根本听不懂,才明白师父为什么让他来学校读书了。

    符州大学够大,虽说是新建的学校,占地非常大,把整个山坳都围起来了,看门的看他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你找谁?”

    高山之巅一绝壁上住着一老一少,从他们的穿着打扮看出他们是道士,老道士本名贺青阳,看上去有六十多岁,实际年龄已经一百多岁了,小道士清修是他收养的孤儿,今年已经十八了,师徒二人在这绝无人迹的地方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杨芬拉着李春雷进屋了“春雷,儿子怎么啦?突然间开口说话,快把我吓死了。”李春雷:“找人给儿子看看。”但是,不管他们带走儿子去那里,都说孩子正常,没有一点毛病,而且这孩子走到那里都会隔空说话,张家的小子,王家的丫头,都已经是死的人,李波都能看的到。

    灵儿“少主,你猜对了,灵儿被那个老东西折磨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又能和少主在一起了。”清修心里疑问。

    清修:“真的,你们不信就算了,晚上怎么没人去实验楼?图书馆也在那个楼里吧。”张奕扬:“谁敢去?那里闹鬼!”

    一大早清修换上师父给他买的新衣服,“师父,我走了。”贺青阳“走吧,下山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看师父不出来送自己,知道师父也舍不得自己,背上双肩包开门走了。

    太阳出来了,背着包继续前行,“少主,谢谢你!”大白天鬼魂不会出来的,附近又没有人,谁在说话?

    贺青阳晚上回家,看到坟圈子有个孩子,周围都是鬼魂,他们并没有伤害这孩子,贺青阳“人鬼不同路,这孩子我带走了。”鬼魂不愿意,

    干了半夜人家连个谢字都没说,他也不与死人计较,准备洗洗手下山,看到一块玉,可能是墓里冲出来的,有心还回去,墓穴已经填上了,墓里的人也没发觉,他把玉揣起来了,谁让你连谢谢都不说的?

    “不认识,我伯父让我来找傅主任的。”“傅主任刚上楼,你进去吧,不要乱跑。”“谢谢了。”

    灵儿:“少主,还是不要去了,灵儿害怕!”清修:“你现在连身形都看不见,怕什么?”灵儿:“少主,灵儿怕你受到伤害。”“不怕,就是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捣鬼。”

书评(18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