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初,洪荒之初。混沌世界初开,部落一座座。  九州大陆上,本无简言之仙人和修真,但在人类向最原始森林去探险开拔的时候,有意中,意外发现一种神秘的的果实——天地灵气果。随后,最原始领先的莽荒,就另一番天地……九州大陆的仙缘,也因天地灵气果的意外发现,至此重新开启。此时,正值夏日三伏天,炎炎烈日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平原上,黎氏的族人们都停止了劳动,躲在树底下乘凉,劳作的石锄、石镰等被扔在田地里,砸落在丰茂的草地上。黎氏的族人们,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怨愤着炎热的鬼天气,还不时担心地望向田间的黍麦。不知道,这脆弱的黍麦能不能顶得住炎炎烈日,可千万别被晒死啊!。

  “哥哥,我要去那里玩!你带我去,好吗?”青禾听到好玩的东西,不由得欢呼雀跃起来,蹦蹦跳跳地,青羽都快拉她不住了。

  “真的,好大的螃蟹!好可爱啊,哥哥,可以给我玩吗?”在少年的身旁,一个形容娇弱的小女孩睁大了清澈的大眼睛,非常渴望地恳求道。这个女孩,是少年的妹妹,比他小三岁,自小体弱多病,非常得少年的疼爱。

  小女孩看着在自己眼前张牙舞爪的螃蟹君,又想起刚才被钳住的疼痛,眼见着又要再一次哭了起来。少年见此,一把拦下青木的手,把青木手中的螃蟹抢了过来,就要扔了出去。

  “这个……因为我们是人啊!人是万物灵长,肯定和它不同啦!”青羽充分表现了他过人的聪慧,回答道。

  “肯定没……大概有吧!”青羽刚想直接说没有,但不知为何,刚才赠送自己小果子的老人家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

  青羽也没有再推让,毕竟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半大的少年,自然还是抵不住美味的诱惑和一丝丝的好奇。老爷爷给的小果子,究竟是怎么个味道?

  “我才不怕呢!它这么可爱,怎么会咬我呢?青木哥,你骗人!”小女孩完全被这只螃蟹可爱的外表所迷惑,丝毫不为所动。

  老人家浅蓝色的瞳仁一缩,盯着说话的少年,那犀利的神色仿佛要把少年整个给看透,随即恢复正常,大笑道:“哈哈……正是。多谢少年,老夫此行,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只有这种果腹的小果子,姑且送你一个,当做酬谢。”

  然而,就在二人还沉浸在小果子的美味中的时候,小青禾却是面露难色,然后不自觉地扭动了起来,面色瞬间变得通红,一对纯黑色的小瞳仁紧缩起来。紧接着,小青禾便大叫着在地上打滚,一边翻来覆去,一边喊疼。

  然而,就在小女孩刚刚表明对螃蟹君的信任和友好的时候,螃蟹君突然极其不配合地伸出它那尖锐的前爪,往小女孩肉肉的小手心一钳。小女孩突然大叫一声,然后惊慌地把螃蟹君甩开,然后说:“啊!它咬人!它竟然咬我……呜呜……”小女孩突然袖子一抹脸,竟然是哭了。

  说罢,巫医便让门外等着的众人都散去,等孩子醒了,自然会通知他们。青羽的父亲、母亲和哥哥——黎青池,也都在众人的劝说下,离开了巫医的石室外面,回家去了。而巫医却是径直走进了石室,看到了已经醒了过来的青羽,笑着说道:“你醒啦!看来你的体质要好些。”

  “哈哈……我抓到了!我抓到一只大螃蟹……看!”一个有着明亮大眼睛、浓密长睫毛的少年惊喜地喊道,举起手中紧紧捏着的螃蟹,向着旁边的小伙伴们炫耀起来。

  青羽把剩下的半个小果子,一口吞入口中,刚要嚼,却发现那果子早已化了,甘甜而清凉无比。此刻,青羽才知道,这个果子确实不一般,既没有青涩果子应有的苦涩,也没有成熟后的甜腻。那是一种清清淡淡的香味,入口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但吃过之后,才发觉竟是回味无穷,齿颊留香。

  青羽起身,坐在石床的边沿,往四周张望了一圈,然后看到了进来的巫医大人。青羽知道,现在自己和妹妹是在部落里唯一的巫医大人的石室里,而显然巫医大人已经给自己看过病了。听得巫医的话,青羽侧头看到妹妹还在昏迷中,并没有醒来。

  “那当然,你是我哥哥嘛!”小青禾十分地乖巧懂事。

  “哥哥,这个果子能吃吗?”小青禾看青羽在一旁发呆地盯着这个小果子,好奇地问道。

  “阿妹,你……你怎么了?别吓哥哥!”青羽大惊,看着如此惨状的妹妹,不由得害怕起来。难道,这个小果子真的有毒?那老爷爷为什么要给我?他要害我吗?

  “阿女,你不怕它再咬你吗?”青木哥面目可憎地继续说道。

  周围的伙伴们,眼见着烈日当空,就要到正午了,也都从小溪里走了出来,收拾好刚洗好的野果和石碗等,就准备回部落里。

  想到那个老人家,青羽不由得想起口袋中的小果子。此刻,青羽把老者赠送给自己的小果子取了出来,放在手心,仔细端详起来。

书评(84)

我要评论
  • 从自己&的世界

      “长辈们不是说过吗,我们要乐于助人啊!”青羽从自己的世界里醒转过来,然后微笑地说。

  • &歌谣。

      老人家送完礼后,又骑着自己的黑驴,渐渐走远了,嘴角依旧嚼着那根狗尾巴草,口中依旧哼着不知名的歌谣。少年目送着老人家远去,看着那巍然的背影,竟有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

  • 的手,&手中的

      小女孩看着在自己眼前张牙舞爪的螃蟹君,又想起刚才被钳住的疼痛,眼见着又要再一次哭了起来。少年见此,一把拦下青木的手,把青木手中的螃蟹抢了过来,就要扔了出去。

  •   “&想起了

      “青木哥是个大坏蛋,不理你了。呜呜……”小女孩显然是再次想起了刚才的疼痛和螃蟹君的无情。

  • 次巨大&,在这

      此刻,少年十一年来的世界观,迎来了第一次巨大的冲击,产生了无法解释的裂缝,而为了填补这个裂缝,在这个小小的江源黎氏部落,他是不可能做到的。外面的世界,似乎别有一番风景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