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行有声朗读  


 

 一群初出茅庐的国防本科毕业生,  一次郑重其事的选择,  在深山的部队里,他们经历过了哪些?  他们有怎样的心路历程?  ”这世界上怕是也没哪一件服装会像军服这样非常强烈地制约着人的行止与性格。”“这时候我们这群国防生就是校园内的宠儿一样,他们看咱们的眼光都是绿的,我们可不能造次啊。”贺中矩夸张的表情也喻示着他们这些到了毕业时不会为工作去操心的国防生足够让那些疲于奔命的学子们打心眼里羡慕了。。

  一下子突然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凝固,”陈哲,你的展望呢?”艾小波赶紧向陈哲发问道。

  ”就是,我们学的专业也不是为这样的部队服务的。凭什么让我们也当民工队?”王方成与刘松一个学的是金融专业,一个学的是计算机。

  二

  携笔从戎赴征程

  陈哲他们三人路过学校人才洽淡见面会,只见人头攒动,场面异常火爆,同学们忙碌焦急的神态让他们心中暗自神伤,难道真的印证了大学生过剩论、无用论等言论。陈哲想起与林君她们的争论,想起郭强跟他说的应聘的聘书都印了几大箱了。他倾向于是现行的中国教育的体制出了问题,招生没有定向,毕业时就无所适从。林君则比较激进:”无论什么学校都拚命招生,不管你素质如何,只要你掏得起钱,你就会有一个文凭,而不是真正培养出有素质的大学生,人家不挑你才怪呢,供大于求嘛。”陈哲想起他们村考上第一位大学生时,那情境跟古时中了状元还要热闹,全村人都到他家祝贺。没曾想曾经的天之骄子成了大海中逐浪者,期盼就业单位就如孤身游弋在茫茫大海中期盼偶遇的轮船一般。林君还没毕业就跑上海去了,自动化专业的她也只有在大城市才有足够的伸展空间。林君走时陈哲没有去送她。他们俩四年都是这样若即若离的。艾小波却专程到车站送了一下林君。陈哲也没多想,艾小波天生就有一种与各种女孩打交道的本领。可贺中矩听潘明说陈哲连送林君的机会都让给了艾小波,他把陈哲臭骂了一顿。陈哲面对贺中矩急吼的言语只是笑了一下。

  ”这些都是过去历程中精彩的提炼,理想化了一些,但确实是部队真实的反映。”皮三川分析道,”他们也许在这里看不到他们理想的着陆点,选择了逃离。”

  ”现在渴望将军服进行到底,”艾小波拍拍身上衣服坚毅地说。“有计划的人生目标,朝着目标不停迈进的人都能达到成功的彼岸。”陈哲突然想起初中语文老师说的话与艾小波说的简直是异曲同工了。

  ”我们是军营的殉道者。”皮三川意味深长的说。

  生活转换让陈哲他们有些无所适从。四年院校国防生生活就像一根轴陷在固定的模式里来回转动,轨道明确,点位突出。可现在到部队训练,一切又从头开始,每天就是操场、宿舍与教室这三点一线,转来转去,身上那点自由散漫的懒惰因子全部收敛了个性,个个摆着一张紧张严肃的面孔。更重要的是天马行空的思维没了,每天超强度的训练加上部队固有思维的教育方式,让他们觉得心态与思维都快跟不上节拍了。这时军装已经成了他们的主打装了,那些散发着个性的便装只能像古玩一样压在箱底偶尔拿出来把玩一下。

  ”为官兵服务呗。”张馨一本正经说。

  ”行了,说点别的啊。”贺中矩真有点生气,也难怪,只要贺中矩有片刻休闲,潘明的电话准点就到。贺中矩就不得不抛下一切赶到潘明身边。贺中矩与潘明是在学校的晚会上认识的。据贺中矩说那天他穿着一身崭新军服,高大挺拔,一下子就把潘明迷住了。潘明当时一个劲地跟身边的女同学说,真是帅呆了,怎么他们国防生净是一些帅哥级的人物啊。你们别跟我抢,我要把他追到手。潘明性格活泼,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可穿着一身帅气军装的贺中矩还是俘获了她的心。

  但愿扶摇九万里

  ”我看他们俩是不会再回部队了,一个名牌大学金融专业,与部队牺性奉献毫无牵连的金钱至上主义的崇拜者,一个自由散漫与部队格格不入的泛自由主义者,只有我们这些守旧与循规者才觉得是理想的乐园。”贺中矩拉长着腔调说。完全不是他平时炮轰的风格。

  ”庸你的大头!”贺中矩把背上包往空中一抛,又稳稳地接住。”看到时谁能坚持到最后。”他看着一脸帅气的艾小波说,”到时你不回来,一群美女拉也要把你拉回来。”

  ”啊哈,露出真相了吧。”贺中矩把包往背上一背,”可别直接把她们带到部队去啊。”

  “这时候我们这群国防生就是校园内的宠儿一样,他们看咱们的眼光都是绿的,我们可不能造次啊。”贺中矩夸张的表情也喻示着他们这些到了毕业时不会为工作去操心的国防生足够让那些疲于奔命的学子们打心眼里羡慕了。

  ”师部与团部机关都在城市,到一线只是部分部队。”艾小波纠正着贺中矩的说法。

  ”就是,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朝白开水。”艾小波总有别样的言语。清秀而不柔弱,聪慧而不做作,富有激情,拿捏到位。陈哲曾问过他为什么要到部队来,他狡黠地笑笑,”军营也是一方沃土嘛。”艾小波的适应力极强,要说他的性格只会更多地拿另眼看世界。可这些从艾小波的脸上你看不出,也许是掩饰到位吧。陈哲拿起一听酒,与大家狠劲地碰了一下,也一气干了下去。

  ”理想是飞在空中的天鹅,一生都在寻找适合生存的栖息地,如果没有,就只能一直飞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这是天鹅的悲剧,也是理想的悲剧。真正达到理想的人能有几人。我们选择了这样的部队,也许不是自己理想的栖息地,可我们还是要着陆。”艾小波有些感触地说。

  壮志缚龙跃长城

第一章

2021-04-04

第二章

2021-04-04

第三章

2021-04-04

第四章

2021-04-04

第五章

2021-04-04

第六章

2021-04-04

第八章

2021-04-04

第九章

2021-04-04

第十章

2021-04-04

第七章

2021-04-04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要到部&常集会

      三个月军营生活一晃而过,部队还专门为他们举行了结业典礼,进行了会餐。明天就要到部队了,他们几个相约再聚一次,匆匆吃了几口,大家就来到经常集会的小凉亭。

  • &有了底

      ”不会让我们直接到那样的地方吧。”刘松明显没有了底气。

  • 师部与&。”艾

      ”师部与团部机关都在城市,到一线只是部分部队。”艾小波纠正着贺中矩的说法。

  • 们要去&嘘到他

      ”听说咱们要去的部队常年呆在深山老林里,根本不是徐教官跟我们吹嘘到他们老部队那样。”一天集会,贺中矩突然宣布他探到的消息。

  • 鼓鼓气&,如果

      艾小波拿起桌上一听啤酒,对着大家昂然说道,”我觉得三川太过消极,我给大家呤一首,鼓鼓气,如果大家觉得好就一起干了这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