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小绵的舅妈梗咽着再次地说:“孩子很乖巧懂事,在国外出国留学回去后,就就居住家里,家里大大地小小的家务自己亲手不动手做,有时候候周末加班到很晚看见了家里的衣服也没洗都会洗了再睡助理不禁暗暗地佩服起眠小绵来,原来瘦小的她内心这么强大,我们董事长果然没有看走眼,心里也开始欣慰起来,助理看见眠小绵舅妈这么伤感,情不自禁地安慰起来。。...

眠小绵的舅妈哽咽着继续说道:“孩子很懂事,在国外留学回来之后,就开始住在家里,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自己亲自动手做,有时候加班到很晚看见家里的衣服没有洗都会洗了再睡,看见她这样我很心痛,我就老是和她唠叨说,不用你洗,等舅妈下班回来舅妈洗,你看你经常加班加到这么晚,回来还要做家务多累啊!你早点休息吧!她每次都会说不累,舅妈我一点都不累,虽然她嘴上这样说不累,其实我知道她最累,在去年他舅舅去世的时候,我当时整个人崩溃了,没有一点心思料理她舅舅的后事,她就强忍着悲痛,独自一个人挑起担子,把丧事料理的井井有条,不用我操一点心,尽管很辛苦也会不断的安慰我说,舅妈,虽然舅舅不在了,可您还有我啊!我以后会好好孝顺您的,把您当做最亲的人来对待,当时我抱着她就大哭起来……”回忆到这里眠小绵的舅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助理不禁暗暗地佩服起眠小绵来,原来瘦小的她内心这么强大,我们董事长果然没有看走眼,心里也开始欣慰起来,助理看见眠小绵舅妈这么伤感,情不自禁地安慰起来。

“阿姨,您放心,像眠小绵这么善良,懂事的女孩,一定会得到她应有的幸福。”助理安慰着眠小绵的舅妈。

听见助理这么一说,舅妈哭的更伤心了。

助理见状立马慌乱起来,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向眠小绵的舅妈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眠小绵的舅妈平复好自己的情绪之后,说:“Tom,不怪你,是我自己情绪失控,刚刚你说她会得到她应有的幸福时,我心里想起了眠小绵,所以难受起来,本来她在这个月十五号结婚的,南方是A城的一个富二代,他们在一起谈了七年多,男的长的很高,人也很帅,对眠小绵也很好,当时我心想她终于熬出了头,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可是,就在我认为她要做世界上最美的新娘的时候,意外来了,眠小绵失踪了……”眠小绵的舅妈想到这里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失踪了,怎么会失踪呢?”助理询问道。

“我也觉得真奇怪,就在离她结婚还有五天的时候,她从日本回来,之后她去找了她的未婚夫--李沐风,然后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她就失踪不见了,我报了警,可是警察找了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有消息,我的心里也很着急,可是急又有什么办法呢?对了,你不是说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吗?你知道眠小绵会去哪里吗?你知道她会去谁家呢?这个孩子平时去哪里都会和我说的……”眠小绵的舅妈拉着助理的胳膊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助理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眠小绵的舅妈说:“阿姨,对不起,我和眠小绵大概有半年没有联系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您可以放心,如果我有她的消息我立马通知您,好吗?”助理安慰着眠小绵的舅妈,同时心里也很内疚,他真的很想把真相告诉眠小绵的舅妈,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心里不断的自责,可是没有董事长--莫风的批准,他不敢轻易说出口。

“记得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我真的很担心她。”眠小绵舅妈急切的望着助理。

“恩,会的,对了,您是怎么知道眠小绵失踪的事情,谁告诉您的。”助理奇怪的询问着。

“是,悦色告诉我的,她说眠小绵在回国之前曾经给她打过电话,说等下坐飞机回来,然后晚上一起吃饭,可是她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眠小绵,就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到最后就关机了,她害怕眠小绵出事,就马上报了警,报警之后,就立刻打电话给我问我眠小绵有没有回家,我说没有,然后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她告诉我,眠小绵失踪了,当时我吓得昏了过去,然后立马收拾行李赶到A城的公安局。”眠小绵舅妈如实回答道。

助理心想怎么又和悦色有关,难道悦色知道一切的真相,于是对眠小绵的舅妈说:“您好,阿姨,方便给我一张眠小绵和悦色的合照吗?”

“好的,你稍等下,我这就去找给你。”眠小绵的舅妈边说边往眠小绵的房间走去。

助理在客厅等着眠小绵的舅妈时,同时思考着要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莫风。

“Tom给你,就是这张。”眠小绵的舅妈把照片递给助理,随着眠小绵舅妈的话语也把沉思中的助理拉回了现实。

助理接过照片,看看了照片中的人,指着左边的女人询问眠小绵的舅妈说:“这个应该是悦色吧。”

舅妈顺着Tom手指的方向望去,然后点点头说:“是的。”

助理回想眠小绵舅妈说过的话,越来越觉得奇怪,觉得眠小绵失踪案有点蹊跷,打算从悦色下手询问,于是拜别了眠小绵的舅妈,转身离开。

助理拜别了眠小绵的舅妈后,立马往机场赶去,在赶往机场的途中给莫风董事长打了一个电话。

“您好,董事长,我在B城签完合同之后,顺便拜访了眠小绵的舅妈家,再和她交谈中我发现了许多疑问,现在向你禀告一下我们当时聊天的内容……。您好,董事长我和眠小绵舅妈交谈的内容就是这些,您是不是也觉的疑点重重呢?”助理询问着莫风。

莫风听完,助理的话,心里也觉得奇怪,回想起当时卡尔要我帮眠小绵整理伤口时,她的伤口全部插着玻璃和木屑,可是当时莫风的车玻璃并没有破碎,而且他走的道路上全部是水泥路怎么会有木屑呢?难道,难道……难道她在遇见我之前就已经出了车祸,她站在路口是想像我求助,由于体力不支,所以倒了下去?

“喂,喂,喂……您好,董事长,请问您在听吗?”助理有点急切地询问。

莫风被助理的呼叫声拉出了回忆中,然后吩咐助理道:“你回来之后马上到我家来,我有事情吩咐你去办。”

“好的,董事长,我知道了。”助理应允着。

莫风挂掉助理的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着,到底是谁撞了眠小绵,如果是一般开车的人不小心撞倒,应该会把他送到医院,因为莫风碰见眠小绵的那个路口就有监视器,那个人不害怕被查到吗?难道是她的仇人?应该不会吧,这么善良单纯地女人也会有仇人?莫风继续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考着问题,突然双眼好像被什么遮住了,随即一个可爱的声音响起。

“猜猜我是谁?”眠小绵捂着莫风的眼睛问道,莫风根本不用猜也知道那个捂着他双眼的人就是眠小绵,因为这栋别墅里面就只有他们俩个。

莫风把眠小绵的双手扯了下来,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莫风仔细的打量着眠小绵,心里情不自禁的同情起眠小绵,一个这么善良,这么懂事,这么美丽的女人,居然有人对她下毒手,实在是太可恨了,我莫风发誓一定要把那个人揪出来,让他永远消失在A城。

“老公,你怎么了,有心事吗?你的眉毛怎么皱的这么深呢?”眠小绵关切的询问莫风。

“没事,别担心!”莫风回答眠小绵,然后伸出右手把眠小绵紧紧地搂在怀里,生怕她再受到一点伤害。

眠小绵把头微微上扬,随后露出甜蜜的微笑,心里美滋滋的,因为她喜欢这样静静地躺在莫风的怀里直到永远。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夜幕开始慢慢降临,整栋房子处于黑暗中,此时的眠小绵早已睡着,莫风轻轻地把眠小绵平放在沙发上,随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眠小绵身上,然后走到门口,打开厨房的灯,开始准备晚餐。

莫风独自一个在厨房里忙活,等到差不多接近尾声的时候,门铃响了,他知道助理回来了,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让他进来。

助理走进门口,发现家里乌漆抹黑的,只有厨房方向折射出丁点光芒,于是开口问道:“董事长您家的灯坏了吗?需要我打电话叫修理工来修吗?”

“没有,灯没有坏,只是眠小绵在沙发上睡觉,我怕开灯之后会吵醒他,所以只开了厨房的灯。”莫风向助理说道。

助理头一次看见董事长这样在乎一个女人,心里很喜悦,助理当然不知道莫风的初恋,因为当时的莫风还没有如今的地位,当然也没有助理Tom。

“董事长,请问你需要我办什么事情呢?”助理询问着。

“嘘,小声点,我们上楼上的书房说,小心吵醒眠小绵,如果让她听见了也不好。”莫风叮嘱道,然后带着助理上楼上的书房。

莫风为自己的言行举止感到很奇怪,这完全不像平时地他,他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脑袋里时时刻刻都装着眠小绵,什么事情都从她的角度出发。

“董事长,请问我能够为您做点什么呢?”助理再次询问莫风。

“首先你先去机场查看眠小绵是几点下的飞机,然后到机场的监控室查看眠小绵下飞机后是从几号门出来的,看看当时她乘坐的出租车的车牌号,找到当时拉她的师傅,问她当时是从哪里下的,再打电话通知我,然后你再去查下眠小绵那个闺蜜--悦色的情况,再回来像我汇报。”莫风吩咐道。

“好的,董事长,我立刻去办,明早给你答复。”助理回复道,从莫风对眠小绵的温柔以及疼爱中,他知道莫风想要立刻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经过,所以不敢怠慢,承诺着明早给他答复,其实助理心里也非常想帮助眠小绵,因为自从知道眠小绵悲惨的过去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帮助她……

第1章 火热

2021-06-11

第8章 唇上

2021-06-11

第9章 帮她

2021-06-11

第10章 曲线

2021-06-11

第13章 老公

2021-06-11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求生的&,打算

    求生的欲望让她聚集了一点力气,她咬紧牙关,推开身上的垃圾袋,开始往街边跑,打算呼救。

  • 速,那&道纤细

    一辆黑色的跑车如优美的猎豹般在黑夜里疾驰着,而此时,骤然出现在马路中央的人影,不由让开车的人一惊,还来不及减速,那道纤细羸弱的身影忽然又倒了下去!

  • 色惊恐&在嗓子

    “啊--”悦色惊恐至极的尖叫卡在嗓子里,她捂着嘴下了车,跌跌撞撞的跑到她面前,哆嗦着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没有!什么都没有!

  • 跑车在&狈无所

    跑车在离眠小棉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明亮的车灯让她的凄惨狼狈无所遁形。

  • 与死神&于幽幽

    与死神打了个照面的眠小棉只是休克而已,此时在冷风的刺激下,终于幽幽转醒。

  • 臭,还&满是血

    身上无处不是剧痛,她绝望痛苦的动了动脑袋,发现自己浑身又脏又臭,还满是血迹。

  • 小棉拖&上,再

    正当此时,街边一个破旧的垃圾站闯进她的视线,悦色立刻停了下来,将眠小棉拖出来,扔在地上,再用几个黑色的垃圾袋盖了起来。

  • &空旷的

    颤着手发动了汽车,悦色开着车子行驶在空旷的街道上,不时左右环顾着。

  • 如断线&,她缓

    眠小棉如断线的风筝般摔在地上,大片大片的鲜血流了出来,绝望不甘的看了自己的好闺蜜一眼,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