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小棉睁着迷朦的双眼,突然间问:“老公,我们现在也做过这种事吗?”莫风登时一僵了,所有的情热迅速褪尽,他对上眠小棉纯粹辜的问题,居然答不上话来!倘若直到眠小棉想或许是昨天晚上的深情告白,莫风睡醒了之后眠小绵竟然不见了,他以为眠小绵走了,心中有些失落,想下楼去问问保安眠小绵的情况。。...

眠小棉睁着迷蒙的双眼,忽然问:“老公,我们以前也做过这种事吗?”

莫风顿时僵住了,所有的情热迅速褪去,他对上眠小棉单纯无辜的问题,竟然答不上话来!

若是等到眠小棉想起了一切,她会怎么看他?他是在趁人之危!

莫风从眠小棉的身上翻下来,一边用手遮着眼睛,一边痛苦的平复喘息,他不能这么做,他要等,等眠小棉恢复记忆,和她的男朋友公平竞争!

这一夜,两个人就这么睡过去了。

或许是昨天晚上的深情告白,莫风睡醒了之后眠小绵竟然不见了,他以为眠小绵走了,心中有些失落,想下楼去问问保安眠小绵的情况。

可刚刚下楼,就看见眠小绵穿着睡衣在客厅里面窜来窜去的。

“老公,你醒拉,快点来吃好吃的东西哦,我给你做的。”

莫风坐在餐桌上一看,竟然是昨天他做给眠小绵吃的,眠小绵好聪明,看了一次就会了,这让莫风十分的惊讶。

“你怎么学会的。”

眠小绵将自己的手藏在了身后,莫非命令他把手拿出来,竟然看见她的手上都是一些红红的,显然就是被烫的。

莫风想起医生说过眠小绵只有十岁的智商,她能给他做早餐,肯定是忙了一早上,而且看家里黑漆漆的厨房,就知道眠小绵肯定不止失败了一次。

他立刻从餐桌走到了电视柜下面,他记得电视柜下面放着医药箱,这是艾卡留下的,说有可能莫风用的着,果然还被他猜中了。

莫风从医药箱里拿出了酒精还有烫伤膏,给眠小绵上药。

眠小绵坐在沙发的一侧上安静的看着莫风。

“痛,痛,痛。”

眠小绵不停的缩回手去,莫风轻轻在眠小绵手上吹吹:“吹吹就不痛了,吹吹就不痛了。” 眠小绵蜷缩着身子在沙发的一侧,十分听莫风的话。

过了好一阵子,莫风才给眠小绵上好了药,看着眠小绵又活蹦乱跳的样子,莫风的心总算是安了下来。

莫风牵着眠小绵来到餐桌前,看着两份一模一样的早餐略微的有些感动,眠小绵竟然把早餐做成了一个笑脸的样子,十分有创新精神。

眠小绵十分认真的看着莫风:“老公吃啊, 尝尝好不好吃。”

莫风拿了一根火腿肠放在嘴里,露出了开心的笑脸:“好吃,好吃,你做的都好吃。”

眠小绵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就是为了等莫风的这句话才忙活了一早上,莫风满意就是眠小绵最大的幸福了。

莫风这几天也没事,昨天陪眠小绵去了游乐场,他今天决定带眠小绵去果园摘桔子,她猜想眠小绵看到大自然,一定会开心的。

“今天我们去摘桔子好不好。”

“好。”

两个人说走就走,因为要去桔子园,今天眠小绵换上了一条牛仔裤,更把眠小绵窈窕的身材显现的淋漓尽致,仿佛就像是一个模特儿一样。

无论眠小绵穿什么,都看不出眠小绵性感,只是觉得这样一个女人可爱,让人并没有半分冒犯的意思。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眠小绵跟着车里的歌唱了起来:“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我比谁都明白你的重要,沉默久了我就决定了,决定了你的手我握了不会放掉。”

眠小绵也不知道自己是跟着车子哼的,还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因为和莫风在一起她真的觉得快乐的仿佛到了天堂一样。

飞速的车辆,以及来往的风景在不停变换,他们是否能真的拉住彼此的手,在偌大的世界里迷失彼此,彼此相牵。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飞驰之后,车子停在了一座农家果园的外面,这农家果园是莫风的私家果园。

莫风喜欢吃这里的橘子,所里每年这里都派人亲自料理,偶尔他有时间也会亲自采摘,这还是他第一次带一个女人来这里。

“董事长,这位是。”

“我朋友。”

“董事长的朋友长得真漂亮。”

果园的管家仔细的打量眠小绵,她就像个洋娃娃一样,眠小绵这个时候竟然抓紧了莫风的手:“老公,好大的果园,我们可以摘吗。”

管家立刻瞪大了眼睛,从没有听说过莫风结婚的消息,虽然像莫风这样黑白通吃的大哥隐婚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还是充满了可疑。

他见这管家惊讶的表情没有在说什么,拉着眠小绵就直接进了园子,还吩咐其他人不要跟进来了,他自己照顾自己就好。

眠小绵从庄园门口接过了一个篮子,里面还有一把钳子,在这样的大自然里,眠小绵拿着采桔子的公子,像极了山中精灵。

她边唱歌,边摘桔子,莫风喜欢眠小绵的单纯,和她在一起很单纯,仿佛不用想什么一样的,她用他最简单的快乐正在感染者他。

“老公,你陪我一起采吗。”

眠小绵拉着莫风一通摘桔子,因为莫风从进园子开始就只看眠小绵采桔子,自己从来没有摘过。

莫风受了眠小绵的感召,也从树上摘了一个桔子,将皮轻轻的刨开,喂给眠小绵吃,没想到眠小绵吃了一半就将她吐了出来。

脸部好像都拧在了一起,不停的说:“好酸,好酸。”

莫风看见眠小绵的表情哈哈大笑,换了别的女人就算莫风喂的是毒药她们都会说好吃,只有眠小绵敢说出自己想要的,自己不想要的。

“老公,真的不好吃,不信你吃吃看嘛。”

眠小绵将刚才呢啊半个桔子递到了莫风的面前,仿佛莫风不相信她一样。

莫风将桔子推开:“我可不吃酸桔子。”

“要吃要吃。”

眠小绵在硕大的橘子园里追着莫风,莫风也十分享受与眠小绵的嬉闹,仿佛这样的日子就是天堂。

比起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和眠小绵却享受到了最简单的快乐。

他们两个人一起坐到了橘子树下休息,微微的阳朔,轻轻的暖风,眠小绵靠在了莫风的身边,整个桔子林的人都跑来瞧莫风和眠小绵。

“你们看,那是董事长也,董事长平时那么冷静的人,居然会抱着一个小丫头。”

“是啊,你们看,在董事长身边的那个女人多幸福啊。”

几个在果园工作的工作人员陷入了幻想之中,所有人都在羡慕眠小绵的好命。

眠小绵像是感受到了后面有人一样,在莫风的怀中转了一个身,那几个果园的工作人员赶紧吓得到处逃窜。

眠小绵很喜欢这样静静地躺在莫风的身上,呼吸着同样地空气,看着同样地夕阳,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莫风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眠小绵,心里很纠结,他发现和眠小绵在一起的日子是这样的轻松和愉快,他突然害怕失去眠小绵,害怕她恢复记忆之后,离开他。他不想在让自己的心受到伤害。

眠小绵总觉得莫风在盯着他看,所以就掉转头去看他。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们的双眼互相望着彼此,此时他们眼里只有彼此,莫风望着眠小绵那双清澈的双眼,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神情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脸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老公,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像猴子的屁股一样!”话刚落音眠小绵就呵呵的笑起来。

莫风不由自主地结巴起来,神情有点慌乱,连忙解释说:“笨蛋,你没看到有太阳晒……吗?晒的话肯定会。。会脸红的啦!”

眠小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哦!”

“咕噜,咕噜。”

莫风皱着眉头,看着眠小绵问:“什么声音啊!”

眠小绵抬头看着莫风,红彤彤地脸上露出可爱地微笑,不好意思地对着莫风说:“老公,对不起,我饿了。”

莫风抬起右手看着那块价值20万的瑞士钻石手表,原来现在已经六点半了,莫风心里纳闷,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呢?平时怎么不觉得呢?难道是因为这个失忆的女人,难道我真的对她动情了,不,不,不可以,她是有老公的,就算没有老公,至少有男朋友,要么她为什么会问我,问我们是不是在摩天轮上亲吻过,问我是不是她说了在这里吻过的人会相爱到白头。一想到这些莫风的心都会忍不住的抽搐一下。

眠小绵看着莫风一动不动的样子,轻轻地摇莫风,说:“老公,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又给你带来了什么麻烦。”

莫风轻轻地抚摸眠小绵的头发温柔的说:“没呢,我只是在想等下要带你去吃什么,你吃过牛排吗?”莫风现在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要对眠小绵温柔了。

“牛排,牛排是什么啊!好吃吗?”

莫风无语地摇摇头,站起来转身就走。眠小绵看着老公站起在走了,自己也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树叶,小跑着追着莫风。

过了大概15分钟,俩个人走到了果园的停车场,莫风打开副驾驶地车门,示意眠小绵进去,眠小绵坐进去之后,莫风走到驾驶位坐了进去。

“老公,我们要去哪里啊!是不是去吃牛排啊!”

莫风苦笑地说了一声:“我们去蓝调咖啡,去那里吃牛排!”

“蓝调咖啡,蓝调咖啡。”眠小绵小声的喃喃自语。总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好像我曾经约了谁去那里,可是就是想不起约了谁。

眠小绵转头望向莫风,打算开口问莫风,可是看见莫风满脸烦躁的表情,眠小绵把想要问的问题咽了回去,她害怕莫风生气,害怕他生气之后,把她一个人扔下不要她,她害怕失去他。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小时,到达了蓝调咖啡门口,而蓝调咖啡对面的就是那栋高档小区,曾经在那栋高档小区里面--她原来的未婚夫和她那个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闺蜜悦色在里面偷欢,曾经在里面做过她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眠小绵轻轻地摇着莫风的手臂说:“老公,我不会开门,你下去帮我开门好吗?”

第1章 火热

2021-06-11

第8章 唇上

2021-06-11

第9章 帮她

2021-06-11

第10章 曲线

2021-06-11

第13章 老公

2021-06-11

书评(310)

我要评论
  • 她咬紧&,打算

    求生的欲望让她聚集了一点力气,她咬紧牙关,推开身上的垃圾袋,开始往街边跑,打算呼救。

  • 地方停&了下来

    跑车在离眠小棉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明亮的车灯让她的凄惨狼狈无所遁形。

  • 她再一&上车,

    她再一次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发现,便跌跌撞撞的转身上车,箭矢般的离开了。

  • 破旧的&小棉拖

    正当此时,街边一个破旧的垃圾站闯进她的视线,悦色立刻停了下来,将眠小棉拖出来,扔在地上,再用几个黑色的垃圾袋盖了起来。

  • 挂上电&了眠小

    挂上电话,他回头看了眠小棉一眼,发动车子,向自己的山间别墅疾驰而去--

  • 嚓'&意大利

    '嘭嚓'一声,车门缓缓打开了,一条修长笔直的腿迈了下来,意大利纯手工皮鞋划过一丝夜的流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