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风守了她一夜,第二天,退了烧的眠小棉终于等到醒了回来,她像是根本不记得我前天的事,一看见了莫风就笑了出来,“老公,我这是在哪里啊?”莫风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轻声道:“眠小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盯着莫风,“老公,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莫风守了她一夜,第二天,退了烧的眠小棉终于醒了过来,她像是根本不记得昨天的事,一看见莫风就笑了起来,“老公,我这是在哪里啊?”

莫风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低声道:“医院里,你昨天发烧了。”

眠小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盯着莫风,“老公,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莫风动作一顿,看着眠小棉清澈单纯的眼睛,心跳不由自主的开始加快,这个女人……竟然这样善良!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把莫风叫到了走廊上,原来是眠小棉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病人的脑部受过巨大的撞击,导致失去记忆,而且她现在的智力只有十岁,要想让她恢复过来,治疗是没有办法的,只能靠她自己,而且我猜测,她之前的记忆一定非常痛苦,所以才会选择失忆。”

莫风不知道眠小棉之前到底有什么痛苦的回忆,谁会舍得伤害那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人?莫风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的责任,他不会再丢下她!

莫风跟董事会请了长假,把眠小棉接回了家。

当天晚上,领着她来到佣人提前收拾布置好的房间内,轻声道:“眠小棉,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没有人会再赶你出去了。”

眠小棉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高兴,可她没有多说,灵动的眼睛转了转,一个主意在心中升起。

当晚,莫风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准备睡觉,谁知一抬头,就看见床上的被子下面鼓起了一个小包,有一摞头发调皮的伸了出来。

莫风无奈的叹了一口,走上前掀开被子,把装睡的眠小棉揪了起来,“我不是已经给了你一间房了吗?”

眠小绵像个耍赖的小猫一样,脸红彤彤的,一副毫不认输的样子,仿佛她已经赖上了莫风的那张床,任何人都不能把她赶走一样,“老公,你欺负我,我不要一个人睡,我喜欢抱着老公睡!”

莫风拧起眉头,又忍不住肝火上升,这个眠小棉,怎么这么不听话,“你不能睡我的床!给我起来!”

眠小棉缩在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可是夫妻就应该睡在一起啊,老公你不是说了,不会再丢下我的吗?”

莫风顿时语塞,死女人,智商才十岁,就这么不纯洁!

他在床边走来走去,最后无奈的停下来,算了,反正这个女人现在什么也不懂,他又不会跟她做那种事,就当和一个大龄儿童睡觉好了!

莫风掀开被子上了床,睡得里眠小棉远远的,才闭上眼,就觉得怀里一拱一拱的,有个绵软温热的物体挨了进来--

第1章 火热

2021-06-11

第8章 唇上

2021-06-11

第9章 帮她

2021-06-11

第10章 曲线

2021-06-11

第13章 老公

2021-06-11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街边跑&,打算

    求生的欲望让她聚集了一点力气,她咬紧牙关,推开身上的垃圾袋,开始往街边跑,打算呼救。

  • &满身的

    眠小棉心中有了一丝希望,竟托着满身的伤,从地上站了起来!

  • 破旧的&的视线

    正当此时,街边一个破旧的垃圾站闯进她的视线,悦色立刻停了下来,将眠小棉拖出来,扔在地上,再用几个黑色的垃圾袋盖了起来。

  • &下,终

    与死神打了个照面的眠小棉只是休克而已,此时在冷风的刺激下,终于幽幽转醒。

  • 皮鞋划&光。

    '嘭嚓'一声,车门缓缓打开了,一条修长笔直的腿迈了下来,意大利纯手工皮鞋划过一丝夜的流光。

  • 她忽然&身用力

    巨大的恐惧席卷了全身,悦色瞪大了眼睛,僵了几秒,蓦地左右看了看,此时正值夜深人静,这里又是监控的死角,她忽然心中一横,起身用力将眠小棉的“尸体”拖拽上车。

  • 箭矢般&了。

    她再一次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发现,便跌跌撞撞的转身上车,箭矢般的离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