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提供服务员反应时回来后,风似的跑到尽头包厢,深吸口气才叩开房门。打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男人,衣服地乱搭在身上,瞧了眼提供服务员,哼了声:“放药了没?”“嗯……都放了。”提供服务员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衣服胡乱搭在身上,瞧了眼服务员,哼了声:“放药了没?”。...

那服务员反应过来后,风似的跑到尽头包厢,深吸口气才敲开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衣服胡乱搭在身上,瞧了眼服务员,哼了声:“放药了没?”

“嗯……都放了。”服务员小心地回答,那个空杯子则被他藏在身后。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拿过托盘,砰地关上门,隔绝一室春光。

……

屈润泽以极快的速度游向刘雨欣所在的位置,憋着气沉入水底。

过了片刻,一脸苍白的刘雨欣被他托出水面。

“阿泽,我好怕,好怕……”

刘雨欣出于求生本能地扣住屈润泽的腰身,十指交织,怎么也不肯松开。

“刘雨欣,你清醒点!”

屈润泽托着她的腰,让她站直,撩开她眼睑上湿透的碎发。

“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呢!”

刘雨欣大口喘气,湿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神色间是遭遇生死的后怕。

待她冷静下来,看到屈润泽浑身湿透地站在自己对面,蓦地用力抱紧他,头靠在他温暖的胸口:“阿泽,阿泽,我好怕,我以为你真的要丢下我。”

起风了,泳池的水波一层层卷过来,打在两人身上,隐隐绰绰的光线中,是两个交织的身影,显得朦胧不真实。

“我们上去。”屈润泽冷淡道。

刘雨欣却猛摇头,将他抱得更紧:“阿泽,如果上去了你就要离开,那我宁愿死在这里!”

屈润泽滚了下喉结:“刘雨欣,你是有家室的人了。”

“因此你就要逃避我吗?就因为我结婚了?”

哭泣加上被水浸泡的缘故,刘雨欣双眸红肿,纤细的手捧住屈润泽的俊脸。

“阿泽,你说你再也不会为我心动了,可是刚才还是义无反顾地下来救我,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你为什么不承认,反而自欺欺人,彼此伤害呢?”

“快点跟我上去。”屈润泽避而不答,扶着她的腰往岸边走。

刘雨欣突然垫起脚跟,红唇贴近屈润泽的,一遍又一遍,深情而缠绵地在他紧闭的薄唇上拂过。

屈润泽瞳孔一缩,双唇张开,腾出手捞她的后脑勺,回以火热的亲吻。

来到一楼后,杜悦拨打屈润泽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在听到嘟的一声后留言。”

杜悦收起手机,抬眼望向外面,茫然不知该去向何处。

就连在门口边,同样有香艳刺激的画面,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调笑。

耳边是男人的戏谑和女人呻吟喘气的声响,杜悦突然觉得丹田处流过一股电流,口干舌燥起来。

她伸手拍了拍滚烫的脸颊,环顾四周,最终走向左侧偏门。

上回听人说过,万利国际后面的花园国内一绝,她还从未见识过。

杜悦推开门,一股清新的花香扑面而来。

不同于里面的嘈杂和迷乱,外面月光浩瀚,给大地镀了一层浅金色光芒。

身后的欢声笑语渐远,杜悦迈步前行。

有风吹过,她裹紧礼服披风,冷冽的寒风在脸上肆无忌惮地打过,杜悦深呼吸,愣愣地望向远方。

杜悦突然想起杜月默,忆起那日她在咖啡厅里的冷嘲热讽。

杜月默说她不是屈润泽的公主。

可能,她真的配不上他,可是她还没死心,还想挽回这场没有结果的婚姻。

但是,这样的日子和执着,她不懂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杜悦吐出一口浊气,伸出冰凉的手缓解额头上的滚烫,不知为何,她身上痒得难受,一股股奇怪的燥热从体内爆发出来。

她伸舌头去舔干燥的唇瓣,腿上像是绑了千斤石头般无力,她莫名地慌乱起来。

好渴的感觉……

杜悦用力吞了口口水,转身想回去。

但是,她试了几次都推不开门,这才意识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要是走正门,估计至少得有十几分的路途。

杜悦懊恼地咬着下唇,捂住用力跳动的胸口,迈开步伐朝另一边走去。

花园里的光线不好,杜悦心里又急,一不小心踩到后面的坑洼,脚腕被扭到。

她快速抓住一旁的树干,这才稳住身形,可脚腕处却传来刺疼。

前面不远处似乎有水流的声响,杜悦心想,那里肯定是泳池。

她摇了摇头,甩开越来越混沌的意识,想到泳池那里找点水洗把脸,清醒下。

但是,她刚绕过树木,双脚就像被定住了般,再也迈不动了。

因是半夜,加上还是寒冬时节,泳池边上并没有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从她所站方向看去,正好瞧见水池中相拥激吻的两人。

屈润泽冷峻的面容朝向杜悦,浑身全是水漬,还有水滴沿着发梢滴落,他的长臂有力地圈住怀中的女人,女人的背影纤细动人,小蛮腰似水蛇,屈润泽和她吻得很投入,两人的身体更是不断贴近。

女人垫高脚,双手攀住屈润泽的脖子,火热的红唇主动贴上去。

两人的身躯在月光下明灭不定,交织、触碰,仿佛已经天然成为一体。

杜悦盯着泳池中那对耳鬓厮磨的男女,抓握着包包的手不受控制地抖动。

女人的面目隐没在灰暗中,但杜悦却莫名地感受到屈润泽周身纠结的情绪。

那天夜里,他轻抚她脸庞深情款款的表白仿佛还在耳边。

难道是指眼前这个女人吗?

如今,她回到了屈润泽身边。

因此……他们是打算重新在一起了吗?

杜悦倒吸一口冷气,疲倦地拍打自己的脸颊,想扯动嘴角来笑。

如同往日那般,凡是碰上让她难堪的事,她都会一笑了之。

但是,她面上越是漫不经心,心里实际上越是痛,像被刀迅速划过似的,后知后觉持续地疼着。

杜悦抬起重如铅的双腿,缓慢地回过身。

其实,这样的遭遇对她而言算是家常便饭。

相对于在上万老师和同学面前念“我错了,不该当小偷”的检讨,这些真的不算什么。

上苍让她经历一次次的苦难,是否想造就她一颗坚毅无比的心?

杜悦,你一定要坚强,这样才不至于被轻易打败!

她仰首,瞧着那片浩瀚的长空,浅淡地笑了笑。

树影婆娑的花园里,遍地是清香。

杜悦寻到个幽静的地方坐下,揉着脚腕,让沉寂的夜色冲刷她躁动不安的心。

她身体的温度以极快的速度在上升,呼吸沉重燥热,她后仰脖子靠在冰冷的钢柱上,心悸暂时被缓解,倦意侵袭她的神经,双眼眼皮逐渐耷拉在一起。

“这里很安静,有话快说,我没多少时间。”

意识模糊间,杜悦好像听到有人在她附近交谈。

她头昏脑胀地睁眼,强撑着朝声音来源看去,然后,看到左侧灌木丛中立着两道身影。

“沈总,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与方才的浑厚不同,这次出声的是个中年男人。

“宋伯伯,瞧你说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

又是那个年轻的声音,温润而且平静,甚至带着淡淡的戏谑。

杜悦娇躯一震,这声音,怎么那么像沈家琪的……

但是,他为何出现在这里,那个讨饶的男人又是谁?

“沈总,我真没把公司新开发投资机密泄露出去,你看我也不傻,怎么可能用自家网络做这事,分明就是有人妒忌我,想让我在公司呆不下去!”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地诅咒,好像恨不得将陷害他的人千刀万剐。

“沈总,我真的很需要这工作,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以后哪个公司刚用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就靠着那点收入养家糊口呢。”

男人越发无助,声音里带着急切的恳求和绝望。

这头杜悦微微皱眉,不想会听到这种事,未避免是非,还是赶紧撤。

她环顾四周,考虑着从哪里躲开不会被发现。

“沈总,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没背叛公司……”

“我知道。”

“啊?”巨大的反差让男人无法相信,接着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沈总,你说真的?”

“当然,因为那事是我做的。”

沈家琪的声音还是那般温和,然而杜悦却感到背后一阵冷意,她紧紧揪住裙摆,僵直身体不敢动弹。

杜悦想到,她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沈家琪,她原以为他温润无害,可现在回味,他年纪轻轻就鹤立商场,家世又与众不同,怎么可能没点雷厉手段?

儒雅不过是他刻意的假装,实际的城府之深,怕是少有人及。

明显地,中年男人错愕回神后,也是颤抖的害怕。

“沈总,我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整我?”

“怎么会呢。”沈家琪无辜地挑眉:“我只是觉得你年纪一大把,还上班太辛苦,再说威廉跟公司的合同下个月到期,总得有让他继续效忠的理由。”

“沈家琪……你他妈不是人。”男人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骂。

杜悦的心被提起,暗骂自己走霉运,大公司那些龌龊事到处都有,但是自己不该听到,否则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

那头的争执越发激烈,杜悦坐立难安,懊恼地咬住下唇,不意瞥见脚上的高跟鞋,突然心生计谋,弯下腰快速脱掉高跟鞋。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书评(354)

我要评论
  • &…”

    “小波,妈好害怕啊,你快过来救我……我不想死啊……”

  • 破空而&来,杜

    刺耳的刹车声破空而来,杜悦神色寡淡,仿佛此刻距离汽车只有十来公分的人不是她。

  • 杜悦坐&大眼睛

    杜悦坐正,瞪大眼睛看向前方,片刻之后打开车门下去:“谢谢。”

  • “杜悦&选择的

    “杜悦,我要娶你,家人、过去,都不是你能够选择的,这一切与你无关。”

  • 不可置&别装了

    “你!”男人不可置信:“别装了,你难道一点也不介意?”

  • 等着回&。”

    “你最好确保我老婆毫发无损,否则……等着回家尽孝。”

  • &“你他

    “你他妈说话啊,你老公把我女人拐上 床。”男人粗声粗气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