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雨欣索性挂断电话电话,迟疑片刻,朝电梯的方向追过去的。……万利国际后花园,屈润泽双腿悬在空中坐在泳池边上,嘴里叼着烟,灰白的烟雾随呼吸的节奏而动。他掀了掀眼帘,弧线明明就的脸半……。...

刘雨欣干脆挂断电话,犹豫片刻,朝电梯的方向追过去。

……

万利国际后花园,屈润泽双腿悬空坐在泳池边上,嘴里叼着烟,灰白的烟雾随呼吸而动。

他掀了掀眼帘,弧线分明的脸半隐在粼粼的波光中。

“阿泽,你果然在这里。”

扣扣的高跟鞋声在屈润泽耳边响起。

刘雨欣从上看着被烟雾围绕的屈润泽,幽幽叹了口气。

上天真的不公平,他给了屈润泽张几近完美的面孔,剑眉英气,薄唇的线条很流畅,平时大多严肃,可是一旦开笑,就会有致命的吸引力。

她亲眼瞧见青涩从他脸上褪去,换上成熟和稳重,而那些愁容和冷漠也是拜她所赐。

“阿泽,方才为什么关掉音乐,突然跑出来……”

屈润泽撇断手中的烟,丢到身边地上,撑起身子要走。

“你是不是喜欢悦悦?”刘雨欣追了两步,急切地问道。

屈润泽身形僵直,抬眼望向头上漆黑的天空,唇齿间是讥讽的笑意。

刘雨欣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走过去并肩,看向他明灭不定的侧脸。

“你也看到了,家琪并不是要亲悦悦,但是你却在乎了,迫不及待关掉音乐……”

屈润泽始终没有回头,刘雨欣眸中隐过一抹暗痛,嘴角拉扯出的笑容尽是苦涩。

“看来你是真打算重新开始了,希望你好好对悦悦……”

“你说完了没?”

屈润泽蓦然侧脸看她,眼里是交替的痛恨与纠缠:“你说这些,到底想表达什么?”

夜深露重,刘雨欣裸露在外面的香肩和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鼻子也冻红了。

她扫过屈润泽恼怒的脸庞:“若是你真的放下了,那我会祝福你,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打扰你的幸福……”

“刘雨欣,当初到底是谁负了谁?”屈润泽毫不怜惜地打断她。

“阿泽!”刘雨欣紧握着屈润泽的手,阻止他离开。

屈润泽沿着看过去,他被刘雨欣白皙细腻的手攀着的左手腕关节处有道伤疤。

他眼眸越发深沉,似是随着那印记跌撞入某种回忆之中。

……

他都不记得是哪年冬天,屈氏顶楼的风很大,夜色却很美。

他带着她从地面爬到天台,浑身是汗地来到顶楼中央。

四周空旷黑暗,唯独地面上用跳跃蜡烛摆成的心形特别惹眼,摇曳的火花十分迷人。

天台四周,布满五颜六色的气球。

“欣欣,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做我妻子。”

他青涩地伸出藏在身后的手,一枚钻戒躺在他掌心,在烛光中熠熠夺目。

从身份上而言,刘雨欣比他大了一个辈分,但实际是她甚至比屈润泽还小一岁,因着年纪相近,他们从小就形影不离,刘雨欣总是瞪着双无辜的美眼,甜甜地叫他:“阿泽。”

与他想象中的欣喜不同,刘雨欣却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许久。

“欣欣?怎么了?”他上前,抓过她冰凉的手,紧紧裹进自己温暖的手心。

刘雨欣深吸口气,双眼雾蒙蒙的:“阿泽,我已经订好明天去美国的飞机。”

“又要去参加什么比赛吗?”屈润泽笑道,言语带着鼓励和信任:“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爸爸他做了决定,后天我就必须在美国的新大学念书。”

刘雨欣的声音低低的,像是一出口就会散的水气。

他微愣,但很快释然,宠溺地轻捏她的脸颊:“笨蛋,大不了我等你回来,伤心什么?”

即便她出国留学,两人还是可以时不时相见,再说,剩下的学业也不会超过三年。

“阿泽,你别等我。”

刘雨欣抽出被他握着的手,微微侧过脸庞。

“我们注定不会幸福的,阿泽,我们这样的关系当情侣,是会被世人指责的。”

他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激动地抓过她的肩:“是不是他们谁给你压力了?”

“爸爸有个世交,上次出去野炊,那位爷爷说要介绍他孙子……”

“够了!”他沉声打断她,都到这份上,他又岂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红着眼,似不信她的话:“因此,你是选择他,放弃我对吗?”

“爸爸做的决定。”刘雨欣哭出声来,无助而苍白:“你知道,他从来说一不二……”

“他叫什么?”

刘雨欣的脚即将跨过天台门时,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道。

刘雨欣停下,没有回头,淡淡突出一个名字后,消失在黑暗的门后。

天台的夜景很静,以至于那个悦耳却残忍的声音久久不散……

“沈家琪。”

沈家琪……沈家琪……沈家琪……

他跌坐在地上,一拳捶在水泥地上,笑容痴傻,沈家琪,沈老司令的孙子……

那个从小就在军区大院如雷贯耳的名字,家世显赫不说,智商更是卓绝,是整个军区女孩向往的男神。

他一口气喝光红酒,愤怒地扫过所有蜡烛,意外地被火烧到手腕。

空气中萦绕肌肤被灼烧的气息,他扯着笑,脸颊上却是冰凉的触感。

……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坚持她的决然,反而要回来纠缠,提醒他过去的种种不堪和沉痛?

屈润泽眯眼看着手腕的伤疤,心被碾过似的潺潺流血。

“阿泽。”

刘雨欣轻触他的衣角,如同多年前他们还年少的时候。

屈润泽闭上双眸,呼吸沉重压抑。

时光荏苒,他以为心已成石,不想还会为她柔情似水而动。

“阿泽,对不起,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刘雨欣沿着胳膊抓住他的手,双眼含着泪光。

“刘雨欣,你究竟想怎样?”

屈润泽侧脸,冷漠地望着她,眼底是讥笑的味道:“你觉得我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他用力拂开她的手,接着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阿泽!”

刘雨欣朦胧的泪眼追寻他的背影,捂着嘴,失声痛哭。

压抑的哭泣声传入屈润泽耳里,混乱他的思绪,脚步也开始凌乱狼狈。

“屈润泽!”

是刘雨欣拼劲全力的一声呼喊。

屈润泽回头,望见刘雨欣摇着头后退,身体停留在泳池和地面之间。

“屈润泽,你说你心里再也没有我的痕迹,那就证明给我看!”

刘雨欣闭上双眸,浓密的睫毛上萦绕着晶莹的泪珠,她张开手臂如凤凰,身体微微像旁边倾斜,直到再也站立不住,整个人噗通跌入水中。

屈润泽愣在原地,看着水面上巨大的水花,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刚离开那会儿,他像被抽空的行尸走肉般,寝食难安,经常独自一人,一遍又一遍,来往于他们走过的路,吃过饭的餐厅,脑海中想象着两个人在一起时,她笑靥如花的美好样子。

明知不可能,但他还在希冀着什么,希望下一步会发现这是一场梦,醒来后刘雨欣依旧会背着书包坐在他单车后面,或者希望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阿泽,我不想走了。”

这些场景并没出现,他等来的却是她在美国和沈家琪甜蜜相恋的爱情故事。

……

那头,刘雨欣在泳池内时浮时隐,伸直双手在挣扎。

“阿泽……阿泽……”每发出一求助的声响,她嘴里就会呛进一口水。

屈润泽看着她痛楚绝望的模样,双手蓦地收紧,用力到颤抖。

脑海里还回荡着她甜蜜幸福的声音……

“我才不想学呢,反正有阿泽在,就算不会游泳你也不会让我出事的,对吧?”

屈润泽双眼通红,心里乱麻般下不了决心,脚步却不受控制地朝泳池跑去。

水面已经开始恢复平静,只看得到刘雨欣乌黑的长发在飘散。

屈润泽甚至没脱外套和鞋子,直接跳入水中。

……

包厢中,杜悦伸手去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她瞟了眼墙上的时钟,都快凌晨了,她想了想,站起身。

“悦悦,你要走啦?”

高雄见她起来,放下酒杯好奇地问道。

杜悦浅浅一笑:“这里太吵,我想去透透气,看屈润泽要回来了没。”

沈家琪仍旧坐着,手里是一本时尚杂志。

杜悦前脚刚走,高雄就狗腿地往沈家琪旁边一靠,扬了扬下巴:“三哥,悦悦走了。”

“别吵。”沈家琪不动声色:“安静呆会儿不行吗?”

“三哥,你当我三岁小孩骗吗?”高雄不屑地嗤了声。

沈家琪掀了掀眼皮,笑得很是温和从容:“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

杜悦走出包厢,又是另一副金迷纸醉的景象。

走廊昏暗角落里,有男女紧贴身躯拥吻,四周弥漫着酒精和荷尔蒙的气息,也不知是真不清醒还是装的,总之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个个都如脱缰的野马,做出各种逾越的举动。

杜悦越过一对激吻的男女,径直朝出口提示方向走去。

迎面,走来一个端着红酒的服务员。

方才在包厢神情紧张,这会子看到酒了,才意识到自己渴了很久。

杜悦唤停服务员,随意抓起一杯红酒。

“这……”

服务员顿时瞪大双眼,神情古怪地看着她,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杜悦放下空酒杯,笑着拿了一张一百元红币,置于托盘上。

“酒钱,够吗?”

“这……够是够,只是……”

服务员连忙点头,杜悦却已经转身,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同时,&路横跨

    她拢了拢已经撕破的外套,在听到车轮摩擦地面声音的同时,人朝马路横跨一步,张大五指提醒来人停车。

  • “我在&,耀眼

    “我在台下,他身后是不断闪烁的镁光灯,耀眼夺目,第一次我就为他深邃的五官紧凑了呼吸。”

  • 杜悦下&膊,寒

    杜悦下意识地环抱住自己的两条胳膊,寒风打在脸上生疼,连呼吸都带着股白气。

  • 破她的&心思,

    男人看破她的心思,浅笑:“这些支付油钱和清洁费,你不亏。”

  • 女人出&……”

    “小波,你是不是在为那个女人出头,她不值得,你快让他们放了我……”

  • ,模糊&的梦。

    她丢下电视遥控去开门,玄关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棱角分明的脸若隐若现,朝向屋内的那一半线条清晰俊朗,眉目却笼罩在雨幕中,模糊不清,让人感觉像是在做一场远久的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