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胜奇速度真不错,不一会儿就抓了把纸条回来:“好了,谁先来?”“晓玉姐,刚你被阿泽放鸽子,现在的你先来。”林姗姗实则有意地从黄胜奇手中拿了两张纸条,朝刘晓玉挤眉:林姗姗看似无意地从黄胜奇手中拿了两张纸条,朝刘雨欣挤眉:“雨欣姐,这个是你的。”然后又横了眼屈润泽:“阿泽,这个游戏没门槛,你总要跟着一起来吧?”。...

黄胜奇速度不赖,不一会儿就抓了把纸条过来:“好了,谁先来?”

“雨欣姐,刚刚你被阿泽放鸽子,现在你先来。”

林姗姗看似无意地从黄胜奇手中拿了两张纸条,朝刘雨欣挤眉:“雨欣姐,这个是你的。”然后又横了眼屈润泽:“阿泽,这个游戏没门槛,你总要跟着一起来吧?”

刘雨欣不着痕迹看了眼坐着默然喝酒的屈润泽,眼神暗淡,可还是顺手拿过纸条。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发现那两张纸条从手中凭空消失。

“高雄,你什么意思,别胡闹!”林姗姗气急败坏要去抢。

高雄挑了挑眉,握紧手里的纸条:“那么多,这两张给我不行啊?”

说完,高雄兴高采烈地来到杜悦和沈家琪中间:“三哥,这两张你们用。”

林姗姗和黄胜奇立即黑了脸。

“高雄,你这人怎么这样,纸条,是……”林姗姗急忙打住。

高雄横了眼脸急红跟猴屁股似的林姗姗,嗤笑:“这纸条咋啦?不是说抽签嘛,那不是给谁都一样,概率没学过,先抽后抽没区别。或者,你这么紧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高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黄胜奇大声呵斥他。

“心里没鬼就好,这纸条我三哥要了!”

高雄话说到这份上,林姗姗和黄胜奇也不敢再吱声,只瞪着对方,神色焦虑。

高雄小人得志,狗腿地捧着两张纸条凑到杜悦面前:“悦悦,你先来。”

杜悦早将林姗姗和黄胜奇的异样看在眼里,此刻他们眼巴巴地瞅着她,她心里也添了想法,怕他们真在纸条上动手脚,自己岂不是撞了枪口?

“我不喜欢这个游戏,你们玩吧。”杜悦摇头,笑着婉拒高雄。

林姗姗跟黄胜奇同时松垮下肩膀,可是心很快被一粗暴有力的男声打断。

“悦悦,这是我好不容易拿来的纸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玩怎么行,放心,我帮你打开!”

“可是……”

杜悦话还没说完,高雄已经利索地打开其中一张:“哦,是个数字1呢。”

包厢里气氛顿浓,虽说都是爱玩的,但是这种刺激香艳的游戏还是引起他们的注意,大家都竖起耳朵,想知道谁会跟杜悦凑成一对,更有男士心怀期待。

杜悦盯着手中的纸条,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来,让我来揭晓答案。”

高雄嘴中呢喃自语,打开纸条斜眼昵了一下,突然肩膀微耸停住动作,抬头四周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杜悦身上,接着盯住沈家琪,猛地就把纸条丢到他手中。

“三哥,你来念好了,我晚上吃了大蒜,怕污染这里空气。”

沈家琪垂眸,望着手中半开的纸条,缓慢地扯动嘴角,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众人中,最懊恼悔恨的莫过于黄胜奇,他弄的签,自然明白沈家琪手中的数字是多少。

他跟林姗姗是想撮合屈润泽和刘雨欣的,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全被高雄那二愣子搞砸了。

杜悦握着纸条的手心有汗,虽然面上不表露,但是打心底不希望沈家琪打开那张纸条。

万一他手里的也是数字“1”,那他们两个……

杜悦正暗自纠结,然后瞪大眼睛,因为她看到沈家琪……

他正漫不经心地翻开那纸条。

“哇哈,是数字1呢,三哥,你艳福不浅啊,早知道是悦悦,我就抢着要了。”

高雄笑得很放肆,夸张地弯腰捂着肚子,高分贝的笑声穿透力十足,在静谧的包厢里荡漾。

“就是玩玩游戏,你至于激动成这样?”

沈家琪慢条斯理地扫了高雄一眼,低沉开口,他缓缓回头,透过高雄的肩膀望向呆愣在原地的杜悦,原本幽深莫测的眸子中,有温和的光芒透出,薄唇上也挂了和煦的笑意。

他一语惊醒众人,让原本或气愤或纠结的人回神,包厢气氛也有所缓和。

刘雨欣再不肯笑了,娇嗔瞪了黄胜奇一眼,语气干巴巴:“胜奇,是你搞的鬼吧?”

“这个……呵呵,就是想活络下气氛……”黄胜奇尴尬解释。

林姗姗点头如鸡啄米:“没错没错,我们想着你跟阿泽这么久没见,想整整你们嘛,开玩笑的。”

“这什么情况?”高雄哪里肯被忽悠:“喂,纸条都打开了说是开玩笑,有你们这么做事的吗?还是你们觉得我家三哥是可以让人随便欺负的?”

刘雨欣眼角抽动:“高雄你别误会,我们自然不会做这种事……”

“那就行了,不就是打个KISS,多大点事也值得你们瞻前顾后。”高雄很不在意地嗤了声,望向刘雨欣:“三嫂,你也是去过国外的人,思想没那么保守吧?”

“怎么会呢?”刘雨欣讪然而笑,昵了眼沙发上的沈家琪:“只要老公不介意就行。”

“哇……”一旁等着看热闹的人早等不及起哄了。

杜悦捏紧纸条,蓦地站起身:“我没玩过这类型游戏,要不换一种吧。”

“悦悦,规矩怎么能瞎改呢,别磨叽。”

高雄扯着沈家琪肩膀,将他带起后往前一推:“看我家三哥来了!”

沈家琪一时不备,竟直接朝杜悦撞过去。

“小心!”杜悦受力歪倒旁边,好在沈家琪身手极快,捞住她的小蛮腰带回怀中。

现场的氛围由此推向高潮。

杜悦跌撞到沈家琪怀中,虽然隔着衣服,但也可以感受到他结实有力的胸肌,她娇躯一颤,感觉双腿有点发软,手心的汗渍更是密布,朵朵红云爬上脸颊。

沈家琪俯首,目光温和地看着脸红的杜悦,手不动声色地收紧两分。

浪漫轻盈的国语情歌在中央音响中传扬,如泣如诉,令人柔肠悱恻。

杜悦被裹在沈家琪的臂弯中,鼻息是淡淡烟草味,双眼在炫目琉璃的洞灯下昏眩。

“KISS!KISS!”

高雄大手揣着两瓶可乐,上蹿下跳,显得异常热忱。

刘雨欣美瞳中狠光乍现,修剪整齐干净的彩甲紧紧掐进沙发之中。

林姗姗和黄胜奇彼此看一眼,硬着头皮应和着:“来一个,亲一个!”

但他们很快回神过来,毕竟,拾掇沈家琪跟杜悦接吻,不就等于间接撮合屈润泽跟刘雨欣吗?

因此,包厢里瞬间充斥着林姗姗和黄胜奇杀猪般的激吼声。

杜悦低垂着头,伸手想推开沈家琪,不想他非但不愿,还收力拉近距离。

杜悦错愕抬头,沈家琪真用一双含笑的黑亮如玛瑙的眼神看着自己。

两人的身体太过贴近,以至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四周是喧闹无比的起哄声,面前有阴影覆盖而下,杜悦能感受到,沈家琪的脸正一点点靠过来,压迫她的神经。

包厢里人都勾着头,口干舌燥地期待着,唯有时而舒缓时而激昂的音乐随着光阴在流逝。

杜悦下意识地去舔干燥的唇瓣,熟不知她生涩的柔媚有多撩人。

她双手抵在沈家琪胸口,后仰逃避接触,但他挺直的鼻梁、深邃的五官还在缓慢靠近,呼吸浅浅地摩挲她的脸颊。

然后,包厢里舒畅流动的音乐骤然而止,传来玻璃杯用力搁在桌面的声响。

高雄气得双手一甩:“谁啊!关键时刻掉链子,有够缺德的!”

“是啊,谁这么扫兴!”林姗姗同样不乐意嚷嚷:“大家都等着精彩上演呢!”

屈润泽的身影冲破沙发角落的黑暗而来,“啪”地一声将遥控器撂在桌面上,橘黄色灯光照射他冷峻木然的脸庞,薄唇微动:“无聊!”

话落,挺直脊背,转身,打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林姗姗和黄胜奇愣怔在原地:“阿泽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走了?”

刘雨欣眸光落在摆动不停的门上,双齿咬住唇瓣直至发白。

有人打开包厢所有的灯,刺眼的灯光晃人。

杜悦和沈家琪还相拥站在包厢中央。

沈家琪蓦地伸出手,杜悦刚放回肚里的心又被吊起,心跳加速。

他的手轻柔地触碰她的眼皮,然后手劲一松,杜悦便脱离他的怀抱。

而他朝上的掌心里,是一根几乎微不可见的睫毛。

包厢里众人败兴而嗤,做鸟散状,又三三两两聚一起玩去了。

“光线不好,还以为看错了。”

沈家琪的声音轻飘得像三月暖春。

他是想跟自己说,刚刚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吻她?

杜悦说不上来心里作何感想,不过她眨眼后,总算放松下来。

“谢谢。”她抬眸,笑盈盈地回望他。

沈家琪眼睛里映着她绯红的双颊,回以淡笑:“小事而已。”

杜悦转身想朝原先坐的沙发走去,突然脚步停顿,迟疑了下,坐到另一排去。

高雄遗憾地耷拉着眼角:“三哥,不给力啊,难得的机会居然错过了。”

沈家琪横了他一眼,没接腔,笔直在沙发上坐下,拿起杯子抿了口酒。

“有人打电话给我,失陪了。”

刘雨欣跟他错位起身,摇着手中手机打声招呼,推门离开了。

“怎么都这么扫兴,郁闷!”林姗姗像泄气的皮球瘫软在沙发上。

刘雨欣走出包厢,吐出一口浊气,翻到屈润泽的号码拨通。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着他远&走的身

    杜悦望着他远走的身影,转身朝河岸出口走去,将身躯融入黑暗之中。

  • 进入我&他说爱

    “我一生最愉悦的片刻都浓缩在他进入我的瞬间,我渴望听到他说爱我。”

  • 大,打&啦的声

    两人静默,门外的世界灰蒙蒙,黑夜悄然按压而下,雨下得很大,打在窗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 她鼻尖&微凉,

    男人用手狠狠地把她的头压下去,她鼻尖微凉,接着是令人窒息的水流充盈脸上。

  • 信:“&也不介

    “你!”男人不可置信:“别装了,你难道一点也不介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