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吧,他们当然都等心急了。”沈家琪微不可以察地叹口气,再次提醒地点起她的肩膀,抢先步入大厅。杜悦如释重负,深吸口气,适才的对峙基本上耗光她全身的力气。但是,沈家琪又沈家琪微不可察地叹口气,提醒地点着她的肩膀,率先进入大厅。。...

“进去吧,他们肯定都等着急了。”

沈家琪微不可察地叹口气,提醒地点着她的肩膀,率先进入大厅。

杜悦如释重负,深吸口气,方才的对峙几乎耗尽她全身的力气。

可是,沈家琪又突然折回来,杜悦刚放回肚子的心又吊了起来。

“差点忘了,这小祖宗应该是跟你离开的。”

杜悦也想到,照顾这小家伙是她自己揽的活。

若是沈家琪抱着他进去,两人在一起,她身上刚换的的衣服就更让人起疑。

杜悦颔首接过小屁孩,心里对他很感激:“又给您添麻烦了。”

沈家琪回以一笑:“走吧。”

杜悦点头,又看了他一眼,这才进去了。

宴会厅大门缓缓关上,隔绝沈家琪的身影。

“你怎么回事,出去也不打招呼?”

不悦的男声在耳畔响起,杜悦回头,看到屈润泽正拧紧眉头看她。

同时,有保姆来接走曹家小祖宗。

屈润泽还要说什么,眼光瞥到她身上的裙子:“衣服怎么回事?”

“黑裙被小孩子尿湿了。”杜悦冷淡地解释。

屈润泽脸色并不好,刚想继续追问裙子从哪里来,旁边有人插话。

“阿泽,开席了,你快过来啊。”

屈润泽横了她裙子一眼,没再追究这个:“走吧,过去坐。”

杜悦见躲过追问,心里也乐得清闲,乖乖闭上嘴巴。

屈润泽朝喊他的黄胜奇走去,他们一群人玩得好,自然凑成一桌。

现在想来,屈润泽好像从未主动跟杜悦介绍他的这群朋友,而杜悦自然不是那种刻意讨好之人。

“嫂子真是让人刮目,曹家那小祖宗可不安生,亏你抱那么久。”

黄胜奇笑着打趣,同桌其他人哄得跟着跟着笑,有几个看了她一眼,低头说话。

杜悦哪里听不懂他的嘲讽,无非是在怪怪她没事瞎折腾,把宝宝抱出去,害得他们紧张,差点得罪曹家人。

“我看啊……说不定是看着别人孩子可爱,自己也动了心思呢。”黄胜奇旁边一男的插话。

正说着,传来杯子重放于桌上的声响,桌边的人无一不惊。

“哎呀,这位祖宗,又是哪位得罪你了?”黄胜奇睨了刘雨欣一眼,问道。

刘雨欣又喝了口水,语气还挺不屑:“都是大男人,怎么唧唧歪歪聊些家长里短的?”

杜悦安静站着,那些人似乎都很听刘雨欣的话,很快不着痕迹转开话题,聊起财经方面的消息。

“找个地方坐吧。”屈润泽淡淡交代杜悦。

杜悦抬头扫视一圈,圆桌还剩两个空位,分别在刘雨欣和张世南旁边。

黄胜奇指着刘雨欣左边的椅子:“阿泽,好久没聚,过来我们聊聊。”

刘雨欣侧头跟右边的年轻男人聊天,心情甚好,不时愉悦笑出声,并没理会这边情况。

屈润泽回头:“杜悦,你过去。”接着,自顾要往张世南旁边走去。

“我说你也太不够兄弟了吧?这点要求也值得你推脱,赶紧来!”

黄胜奇不依,起身拉住屈润泽,把他安置在刘雨欣左边位置上。

杜悦倒也无所谓,安静地到张世南边上坐下。

他们的圈子不愿意给她留条存在的缝隙,那她也不会自讨没趣地去勉强。

求来的东西,终究没办法心安理得地享有。

“悦悦,上次算是姐夫不对,你别往心里去啊。”

张世南放低音量,在杜悦耳边悄悄说,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杜悦浅淡地勾着嘴角:“姐夫说这话我可没听明白。”

张世南被一口酒呛到,剧烈地咳嗽着。

“哦,姐夫说的是子衿吧,她之前是我秘书,上回就好奇来着,姐夫跟她很熟吗?”

张世南连忙摆手:“哪里,哪里,也就是见了几次……”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本来还想叫上子衿,约了堂姐一起出去逛街呢。”

“悦悦,别介……”明明温度很高,张世南却惊出一身冷汗,被杜悦逼得尴尬不已:“悦悦,你堂姐她那性子你也知道。”

杜悦当然知道,否则今天也不会有此一说,堂姐是镇南市赫赫有名的焊妇,凡是跟张世南扯上点关系的女人,她都不会轻易放过。

“姐夫既然跟子衿不熟,那就更没问题了。”杜悦浅浅一笑,安抚地拍着他的手背:“没事的姐夫,就是女人间玩耍,我又不会说什么。”

张世南想到届时家里母老虎发威的样子,汗流得越猛。

“不过可能机会也不多,子衿她刚被调去外省,没事也不太回来。”

张世南听了心下一松,心里暗暗盘算,以后轻易绝不再多管屈润泽的闲事。

杜悦将他瞬息数变的表情看在眼底,轻轻喝了一口水。

“雨欣,不是说沈家琪跟你一起回国了吗,没看到他呀。”

杜悦听罢,下意识地看了眼大厅门口,他好像一直没进来。

“他吗?应该是临时有事去处理,等下就会来。”

刘雨欣玩转手中的杯子,语气漫不经心,仿佛在说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哦哦……明白。”黄胜奇睨了眼沉默的屈润泽,继续道:“我看了你在A市的演奏,太精彩了,堪称国内一绝。”

“那肯定,我花了三个月时间准备这场演出。”刘雨欣流光溢彩的眸子里有得意,但神情随即变换,委屈蹙眉:“你瞧,我手指上的伤口就是勤加练习弄的。”

刘雨欣摊开双手,修长的手指白皙细腻,指尖果然有磨破皮的痕迹。

杜悦放在桌面的手机响起,看了来显,她勾起嘴角,起身到旁边接电话。

黄胜奇的目光追随她片刻,敛下意味深长,唤了侍者添酒。

“嗯,明天是我们的生日,悦悦一定会陪帧帧吃饭的。”

杜悦藏在圆柱后面,脸上笑容灿烂,宠溺的味道不言自明。

“怎么会呢,悦悦这次说到做到,你赶紧睡觉去吧。”

电话那端,杜帧又是好一阵撒娇,这才听话地挂机。

杜悦又盯着手机看了会儿,然后吐口浊气,回到圆桌。

可是,她一眼瞧见原本她的位置上,坐着位打扮时尚的女人。

“雨欣姐,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呢!”

女人豪爽地抓过酒杯,碰了刘雨欣的之后,仰脖一饮而尽。

刘雨欣跟她样子亲昵,也不扭捏,随即将自己杯中酒喝光。

“姗姗,你再这么不拘小节要变成女汉子了,以后谁还敢娶你做老婆?”

黄胜奇为姗姗添酒,嘴上却笑意盈盈地打趣她。

姗姗又抓过酒杯,没喝,神色倔强不屑:“我林姗姗可不是谁想就能娶的,有本事才说了算!”她说着,一双美眸像不经意似地落到张世南身上。

杜悦从他们的言语中推断出林姗姗的身份,看来也是个不好相与的富二代。

“悦悦来了啊?”刘雨欣首先看到逐渐走近的杜悦,推了林姗姗一把:“快别闹了,回你自己位置去,这里是悦悦坐的。”

“悦悦,谁啊?”林姗姗喝多了,红着脸四处找:“我们认识的有这么个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真是的,酒量不好还逞能!”

黄胜奇埋汰地指着林姗姗后面的杜悦:“阿泽的老婆,杜悦,叫嫂子。”

“啊?”林姗姗拔高音量,不悦地回头,看到杜悦后扯嗓道:“你他妈的谁呢?”

林姗姗声音很大,引得附近的宾客纷纷侧目。

屈润泽手指轻点桌面制止:“姗姗,别说胡话,回去吧。”

林姗姗不肯,伸出食指指着杜悦:“阿泽,她到底是谁啊?”

“我媳妇,杜悦,快走吧!”

“我去,这什么世道啊!”林姗姗不可置信地惊呼:“阿泽,你没搞错吧?”

屈润泽拉下脸,起身:“林姗姗,你喝太多了。”

“谁说的?阿泽,不是我说你,你怎么想不开也不能随便找个人结婚啊,这不是拿自己一辈子幸福开玩笑!你以为这样,雨……”

“姗姗!”黄胜奇赶紧打断她,拉她:“别闹了,来,我送你去那边。”

林姗姗固执地拍开他的手,赖在椅子上不肯走:“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坐了?我不走……”

“姗姗,别闹,有话散席了再说也不迟。”

张世南见杜悦站在那里,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也跟着劝说。

“世南哥,那女的算啥,连你也替她说话?”

林姗姗难过撇嘴,眼眶微红,充满敌意地看着杜悦:“你给我走,我不喜欢你!”

“姗姗!”刘雨欣起身拉她:“别闹了,乖啊……”

“雨欣姐,我这么做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姗姗委屈地看着刘雨欣,眼泪跟断线的珍珠般掉下来,却倔强不肯服软。

刘雨欣无奈:“姗姗,你不能这样,我们跟阿泽是最好的朋友,悦悦是他的老婆,我们也该当她是朋友的,不对吗?你这个态度,确实过了……”

杜悦站在原地,看着苦口婆心圣母样的刘雨欣,不由淡然一笑。

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被不认识的人满怀敌意地羞辱。

可能,屈润泽的圈子从来都没向她开放过,林姗姗,只是表现地直接粗暴罢了。

有了刘雨欣的劝说,林姗姗气焰稍微按压下去,但看杜悦的眼神依旧不好。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书评(93)

我要评论
  • 手冰凉&地,收

    说着,杜悦歪脖子靠在车座上,双手冰凉地拢在衣袖中,缓慢地,收紧。

  • “你没&跟男朋

    男生愉悦地笑着,微微不好意思:“你没跟男朋友约会吗?”

  • &的身影

    车内男子的黑眸追随着杜悦的身影,直到其消失在小区门口,他挂挡,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

  • &,由内

    画面中,屈润泽线型完美的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拇指顶住下巴,惬意地吐了口烟雾,低垂的眸子掩藏了其中的光芒,由内而生的高贵和冷酷却从举止投足间倾泻而出。

  • 耳边传&外热闹

    耳边传来年轻男女的欢笑声,不远处霓虹灯下有情侣在拥吻,城市的夜晚格外热闹。

  • 车内灯&光微弱

    司机看都没看那张红币一眼,而是转头看向她,车内灯光微弱,他的面目笼罩在阴影中模糊不清,唯有眸子黑亮如玛瑙。

  • &三爷爷

    “我说三哥,三爷,三爷爷,你就发发善心,把车还给我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