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当地最顶级的酒店附属酒吧。VIP包房阻隔外头喧嚣的的声响,里面坐着一男一女,气氛宁谧。屈润泽单手倚在沙发软塌上,手指间夹着的烟头忽明忽暗。他面前的女人,玫红色VIP包房隔绝外头喧嚣的声响,里面坐着一男一女,气氛静谧。。...

A市,当地最顶级的酒店附属酒吧。

VIP包房隔绝外头喧嚣的声响,里面坐着一男一女,气氛静谧。

屈润泽单手倚在沙发软塌上,指间夹着的烟头忽明忽暗。

他面前的女人,玫红色的美人鱼礼服衬托她完美比例的身材,她手中的酒杯微微晃动,柔媚地脸上是俏皮的笑意,她抿口酒,看向屈润泽。

“今晚的演奏,我有点走神了。”

屈润泽吐口烟雾,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刘雨欣轻叹口气,眉宇间是化不开的惆怅:“阿泽,你还在怪我当初的决定吗?”

屈润泽抬头,瞥了她一眼:“我的想法对你来说重要吗?”

“阿泽,你不要这么说,我真的……”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谈的,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

屈润泽神色不豫地站起来,抓过沙发上的外套就要走。

“阿泽!”刘雨欣伸手抓住他一撮衣角,我见犹怜:“不要走。”

屈润泽僵直身体,脚尖朝着门的方向,身侧的手隐忍地收紧。

刘雨欣看着他紧咬牙关的模样,缓缓松开他,回头,拿过音箱遥控器,片刻后,一首悠扬的情歌诉散而来,她眸光幽幽:“阿泽,这首歌,你还记得吗?”

刘雨欣脖子曲线美丽,嘴角弧度似嗔似喜:“《昨日重现》,阿泽,我们相识餐厅播放的歌,那时候你说很幸福,不必追溯昨日……”

“幸福?早在你选择抛下所有出国的时候,一切就都变了。”

屈润泽冷冷出声打断她,干硬的侧脸隐在明灭的霓虹灯下。

刘雨欣撇嘴,声音里是压抑的痛楚。

“你还怪我对不对?”

刘雨欣抬眸,水光中的柔弱闪烁着令人怜惜的意味。

屈润泽低下头,避开她的双眼,她的眼睛像是有神奇功能,总是能让他忍不住心软,原谅她的所有错误,一如当初般沉溺无法自拔。

“你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贴上沈家琪的?”

屈润泽突地一笑,嘴角弧度上扬,眼底却冰凉一片。

“刘雨欣,你以为我还会跟当年一样,为你三言两语奋不顾身吗?”

笑容在刘雨欣脸上凝固,她苍白着唇:“既然这样,为什么陪我来A市?”

屈润泽喉咙滚了滚,没有应声,刚松开的双拳再次捏紧。

“如果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了,那怎么还撇下工作去看我的演出?如果你不想理我,在我丢了身份证后,被留在机场的就该是我,而不是杜悦,对吗?”

屈润泽始终沉默,刘雨欣笑。

“屈润泽,你怎么总是这样?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高兴就不说话,我解释你又不肯听,我知道,当初我一声不响出国伤了你,可是……”

刘雨欣撇撇嘴,眼眶浮上雾汽,像要糖的小孩拉住他的衣袖。

“对不起,阿泽,是我辜负了我们的约定,可是我一个女人能怎么办?老爷子面上疼我,但到底没血脉联系,他要我去当联姻的筹码,我没有说不的权利……”

“我渴望自由,想要追求幸福,希冀和心爱的人平淡不分离地过一辈子,可这对我来说太遥远,太难以实现了,当年,我们都没有能力守住那份爱情。”

屈润泽嗤笑不断,抬眸看她,眼底藏着讥笑:“那你还回来做什么?”

“刘雨欣,你现在在我面前哭,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屈润泽说着,用力甩开她的手。

“阿泽,你不要跟我说这些赌气的话好不好?”

刘雨欣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精瘦的腰,泪水滑落:“对不起,阿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用尽全力也无法忘记你,我回国,想和你站在同一片天空下,想听我们曾经听过的音乐,到每一个路过的街角……”

屈润泽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那抹深沉的自嘲掩藏住,双手已无力去推她。

刘雨欣松开他,手抚过他侧脸弧线:“阿泽,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她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光芒,手紧紧地握住他,好像此生再难割舍。

空气中,唯有低迷的音乐调子,配上两人沉重的呼吸声。

这种沉默,太过磨人。

刘雨欣紧紧拉着屈润泽的手,时间一点一刻地流过……

她水雾的眸中深情款款,仿佛只容得下屈润泽一个人的身影,一眼一世。

屈润泽挺直脊背,既没有推开她,也没给予回应,像是灵魂已出窍。

片刻后,他低头,目光落在他们交叠的手上,如同透过那个看回忆。

……

舞蹈厅内,一对年轻跟着音乐的节奏,时快时慢地舞动着。

杜悦站在场外,手上挂着条毛巾,疲惫地扭动脖子。

一曲终了,舞池中忘情的两人才意犹未尽地下场。

“《昨日重现》,如泣如诉的乐声,时而轻缓动人,时而畅快激昂,真是听一万次都不觉多……”

林熙敏还没感慨完,就听“啪嗒”一声,一条毛巾扔到她脸上。

“林熙敏,你喊我过来,难道就是让我看你跟男人亲亲我我的?”

林熙敏赶紧扯下毛巾,确认窘态没被人看到后,用毛巾擤了把鼻涕,哼唧道:“我这是在拯救你好吧,再不出来透透气,我看你要死!”

杜悦白眼一翻:“我很忙的,先走了。”

“别啊……”林熙敏慌忙拉住她:“我找你是真有事呢。”

杜悦站定,双手环胸睨了一身火红长裙的林熙敏一眼:“有话快说。”

“却~搞得跟领导似的~”

嘴上那么说,却拿过搁在旁边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两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

“上次去海南旅游带回来的,下个礼拜就是你跟帧帧的生日了吧?我老家外婆病了,得回去一趟,估计没办法给你过了,礼物提前送到,帧帧的你捎给他。”

杜悦笑着接过,挑眉:“又回去相亲?”

“喂,你不要每次总拿这个说事好吧!一个有正当职业的女……”

“打住!”杜悦见她又要老生常谈,赶紧制止。

“我还没说完呢……”

林熙敏对着杜悦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力地挥手。

忙了一天,杜悦回到宜家别苑时,已经入夜。

别墅静悄悄的,她摸黑在玄关处换鞋,进入客厅后腾手开灯。

然后,一眼瞥见随意丢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

浓烈刺鼻的酒精味随之侵入杜悦鼻中,她顿了下,走上前,看到本该第二天才回来的屈润泽。

他仰躺着,抬手遮住刺眼的灯光,而他脚边,滚落许多空酒瓶子。

杜悦停在茶几边,安静地看着醉意熏熏陷在沙发中的屈润泽,他闭着眼睛,衬衫松开两个扣子,灯光打在精壮的麦色胸口上,如梦似幻。

夜风吹得窗帘沙沙作响,散落一地冰凉的冷意。

杜悦站了片刻,才缓缓倾身,抓过那件西装盖住屈润泽的身体。

刚要转身离开,手腕却突然被人拽住。

杜悦讶然回头,屈润泽正用一双醉意朦胧的黑眸凝视着她。

此时的屈润泽,褪了平日的淡漠和干硬,英俊的脸庞上,除去醉意,还晕染着浓墨重彩的悲伤。

杜悦惊讶于他为何会有这样的神情,但已经习惯了不去探究他的喜怒。

她刚想抽出手……

“不要走!”

屈润泽却扯过她,力气很重,她差点要踉跄跌倒。

他盯着杜悦,她美丽的桃花眼冷清决然,却无故地让他忆起刘雨欣旖旎黑圆的眼眸,仿佛在倾诉她的所有委屈、痛楚和深情……

“阿泽,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屈润泽闭上双眼,刘雨欣的话已在耳边重现千万遍。

他的胸口像缝纫机车过一般,时痛时松,针孔斑驳地密布着。

“你……还是上楼睡觉吧,夜里冷容易着凉。”

杜悦转身,屈润泽却突然从后面抱住她,双手圈住她的腰肢。

“不要走,一会儿就好……我就想抱抱你…”

他低头,下巴胡渣扫过杜悦颈脖,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你喝多了。”杜悦声带平静无恙地阐述他的现状。

屈润泽没有吱声,双手却更加用力地扣紧。

回忆像晚潮拍打在他脑海岸中,一遍一遍冲刷他的神经,那些甜蜜的、痛苦的、向往的交织成一张网,裹得他呼吸都痛得难受,而杜悦,是此刻他能寻求的唯一安慰。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时间一点点流逝,他的呼吸渐缓,压到杜悦身上的重量更沉,然后,他抱着杜悦滚落到沙发上。

杜悦回头,屈润泽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平日里冷静的戒备悉数褪去,他安详地睡着,唯有眉心微蹙,传递着失落和不安的情绪,仿佛迷路找不到家的小孩。

杜悦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脆弱而难过的。

她缓缓伸出细白的手,颤抖地想要抚平他眉宇间的川字,可手却僵直在半空。

杜悦的耳边,萦绕着屈润泽似真似假的呢喃。

“你回来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哭,比伤我还令我难过吗……”

屈润泽蓦地坐起身子,双眼迷蒙一片,手在她脸颊上扫过,眼底有温柔,嘴角挂着一抹自嘲的苦笑,声音像来自远方,沙哑空洞。

“你说我们没办法守住爱情,你为什么不说……你明知道,我爱你胜过自己的命。”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第1章 翻滚

2021-06-11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巴,惬

    画面中,屈润泽线型完美的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拇指顶住下巴,惬意地吐了口烟雾,低垂的眸子掩藏了其中的光芒,由内而生的高贵和冷酷却从举止投足间倾泻而出。

  • &老公把

    “你他妈说话啊,你老公把我女人拐上 床。”男人粗声粗气道。

  • ,你就&心,把

    “我说三哥,三爷,三爷爷,你就发发善心,把车还给我吧!”

  • 杜悦坐&方,片

    杜悦坐正,瞪大眼睛看向前方,片刻之后打开车门下去:“谢谢。”

  • 年女人&蓦地传

    他接通视频通话,一间破旧的仓库内,中年女人的哭声蓦地传来。

  • 病,你&能得到

    “小波,听说你妈妈有心脏病,你说,她要是受到持续的惊吓,又没能得到及时的治疗,结果会怎样?”

  • 转头看&眸子黑

    司机看都没看那张红币一眼,而是转头看向她,车内灯光微弱,他的面目笼罩在阴影中模糊不清,唯有眸子黑亮如玛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