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嘛?我又也不是鬼,你如果吃惊干嘛?”季崇言耸耸肩膀,一脸无简言之。“你怎么明白我在这里?”明若清有些出乎意料。季崇言哂笑一声:“你穿成这样会出现在晚宴,哪个男人没特别注意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明若清有些意外。。...

“干嘛?我又不是鬼,你那么惊讶干嘛?”季崇言耸耸肩,满脸无所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明若清有些意外。

季崇言嗤笑一声:“你穿成这样出现在晚宴,哪个男人没注意到你?我还纳闷你怎么跑出来了。”

明若清不想让他知道周空溯的事,她摇了摇头,掩饰性地说:“我……我只是看到那两个男人有些奇怪,就跟了出来。”

“那两个家伙,是巴尔出版社社长戈图的人,戈图可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季崇言皱眉说。

她心里重重一沉,重新回头看向那滩被处理了的血迹,原本她已经放弃在戈图身上寻找线索,可现在,所有的一切又指向戈图。

“别发呆了,走吧。”季崇言伸手拉住她。

“糟糕!”明若清忽然缓过神来,心里一惊,她把厉斯爵晾在当场了!

“季崇言,谢谢你救了我,改天我请你吃饭!”她甩开他,匆匆朝他挥手,转身朝着宴会厅跑去。

明若清气喘吁吁回去,忽然犹豫了一下,现在去宴会恐怕不好,不如先去休息室等厉斯爵,一会儿还能跟他解释原因。

休息室里空无一人,明若清百无聊赖地坐下,瞥见桌上放着一个名贵的戒指盒,她把玩了一下,发现盒子还没拆开,倒像是要送给别人的礼物。

听到脚步声,明若清正要迎上去,听到的却是女人的声音。

鬼使神差下,她打量了四周一圈,最后藏进了一旁的衣柜里。

刚蹲下不久,门开了,高跟鞋的声音响起,尹双双扶着厉斯爵脚步踉跄地走进来。

一股酒味传来,他似乎喝多了,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斯爵,你还好吗?”尹双双关切地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似乎想确认他是否清醒。

“出去。”厉斯爵语气略带烦躁地说。

尹双双委屈地说:“我只是关心你,你干嘛总对人家这么冷淡?”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厉斯爵似乎有些不舒服,低头喘息了几声。

他扯了扯领带,坚毅完美的侧脸线条上,汗水密布。

明若清盯着厉斯爵越来越昏沉的神情,心里一沉,觉得有些不对劲。

“斯爵,你觉得热吗?我帮你脱衣服。”尹双双眼神倏地变得柔媚起来,伸手去解他的衣领扣子。

光天化日下。

世风日下。

明若清正琢磨着,自己以什么姿势冲出去,才会显得比较英勇无畏时,厉斯爵再度推开了她。

他体力不支,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然而眼神里还残留着几分神智。

“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

尹双双收起脸上的媚笑,幽幽地说:“你那么聪明,我什么都瞒不过你,没错,我在你酒里下了东西。”

厉斯爵眸光冷厉,他勉强起身,抓起外套跌跌撞撞想要出去,尹双双已经冲上去抱住了他的窄腰。

“厉斯爵,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却从来都不碰我,是我不够好吗?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她喃喃问道。

“我们之间各取所需,你应该明白。”他冷酷地回答。

尹双双激动地冲到他面前,提高声音:“是!一开始是各取所需,但人是有感情的不是吗?既然你身边没有女人,为什么我不能做你的女人?”

她似乎豁出去了,咬着牙,迅速解开腰带,礼服顺着她小麦色的肌肤滑到地上,她颤抖着看着他,又是羞怯又是紧张。

“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能给你。”

明若清呆呆看着眼前男女对峙的情景,双眸完全被尹双双的身材吸引住了,不愧是娱乐圈有名的性感女星啊,这场面,也太那啥了吧!

不知不觉间,鼻子一热,两股鼻血慢慢淌了下来。

明若清慌忙擦干,聚精会神地看过去,冷不丁柜门被人用力打开。

这一秒来得太快,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像呆头鹅一样,呆呆地仰起头,用鼻孔跟男人对话。

厉斯爵的脸色从白变成铁青,继而变成墨汁色,他闭上眼睛,喉结上下滑动,似乎在隐忍怒火,随后,厉斯爵漠然关上柜门,把拿到的衣服抛到尹双双身上。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尹双双咬着唇,眼眶含泪,带着满脸的羞辱负气离开。

他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明若清,淡淡道:“要躲到什么时候?”

明若清心虚地跳下来,试图解释刚刚尴尬的一幕:“我……我来得比较早……”

“还记得那份合约吗?”他忽然回过头,冷冷看她。

她当然记得,被厉斯爵这样的大资本家压榨过的感觉,怎么能忘?

厉斯爵慢慢转身,他身后,是整座城市的繁华光影,映照得他宛如地狱使者般俊美阴森。

“我答应你的要求,让厉氏旗下子公司做你的出版商,但,这期间,你得乖乖履行好条约里每一条要求。”他抬手攫夺住她下巴,冷冷说。

明若清睫毛轻颤,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在恨她。

“我今天不是有意失约,我只是……”

“你以为你是谁?”他痛苦地双手撑在桌上,低头喘息着冷笑,“你只不过是我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要不是看在你为厉家生下七七的份上,我根本不会留你在厉家!”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明若清心里狠狠被撕扯开,破了一个大洞,汩汩地流着血。

原来,他所有的温柔和纵容,不过都是图一时的新鲜。

“你说的是真的?”明若清哑声问。

厉斯爵与生俱来的骄傲与自负,不允许他再被一个女人,被一个不在意他的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上。

有些事,一次就够了。

体内的药性逐渐发作,厉斯爵早已失去理智。

明若清闭上眼睛,咬着唇默默盯着天花板承受痛苦。

暴风骤雨结束,满室狼藉。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得差点&大的压

    “妈呀!”明若清吓得差点没摔在地上,只觉得自身被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着,下意识的不敢呼吸。

  • 闪过一&开启的

    她心下一惊,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丝冲动,在门开启的瞬间,一把扯过男人的手臂,直直的扑进他的怀中。

  • &…”明

    “呵……”明若清冷笑了一声,“阴谋没有成功,恼羞成怒了吗?”

  • 断的下&讯息。

    大脑的意识瞬间被冰冷的海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不断的下沉,让她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发出的讯息。

  • 可是现&在,却

    可是现在,却跟两个外人一起将她逼上绝路,还理直气壮的以父亲的身份命令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