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大厅里的复古时钟钟声了。明若清坐在镜子前,盯着妆容艳丽的自己,她深吸口气,拎起裙子匆匆忙忙上楼。昨天想了许久,她最终决定撇开杂念,诚实面对自己自己。不是跟厉明若清坐在镜子前,盯着妆容明艳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拎起裙子匆匆下楼。。...

“叮咚——”大厅里的复古时钟敲响了。

明若清坐在镜子前,盯着妆容明艳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拎起裙子匆匆下楼。

昨晚想了许久,她决定抛开杂念,诚实面对自己。

不就是跟厉斯爵谈一场恋爱吗?有什么可怕的?

司机仿佛早已知道她会出现,笑着拉开车门:“明小姐,请。”

B城正值初春,细碎斑驳的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里洒在地上,春风吹拂,连空气里都带着欢欣的因子。

明若清盯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唇角不自觉地勾起。

前方绿灯,车子在某个路段停住。

窗外,一个熟悉的面孔一闪而过,明若清怔了一下,忽然打开车门,拎着裙摆奔了出去。

“明小姐!”司机错愕地看着她。

明若清跟着那身影东拐西拐,最后进了一个桥洞底下。

“老头儿!让你去买包烟,怎么这么慢?是不是想挨打啊?”几个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围上去,拍了拍明程哲的脸。

明程哲点头哈腰,小心翼翼地说:“各位就饶了我吧,我是真没钱了。”

“没钱?你以为我们都不看新闻的?你不是明氏企业的老总吗?”

“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两天,你最好想办法给我们搞个几万块钱花花,不然,小心我们把你卖给催债的地下组织!”有人恶狠狠地威胁。

明程哲陪着笑脸连连答应,转身蜷缩回自己的地盘,说是床铺,倒不如说是几块泡沫铺成的地,上面有一床看不出颜色的褥子,大约是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

他小心翼翼地躺下,抱住自己,蜷缩成一团。

明若清抿着唇,身形隐入柱子后,她靠着墙,眨了眨眼睛,将心酸与不忍咽下去。

哪怕明程哲再落魄,又与她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不是吗?

她闭上眼睛,无声地平息内心翻腾的情绪,转身离开。

月河宫。

B城的记者们早已熙熙攘攘聚集在了一起,镁光灯闪个不停,照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保镖打着伞出现,挡住媒体的镜头,护着车门打开。

一只大长腿从开叉的裙摆里伸出来,银色高跟鞋在红毯上站定,明若清穿着一身流光闪烁的银色礼服,恰到好处的V领展现了她精致的锁骨,她的身材既不像有些女人瘦骨嶙峋,又并非充满肉感,而是纤秾合度,掐腰的腰部设计和开叉的裙摆完美地烘托了她的身材比例。

明若清什么珠宝都没戴,乌发,红唇,雪肤,清澈见底的眸光,清纯与美艳结合的奇妙气质,已经足够艳压群芳,令人为之侧目。

即使是见多了美女的保镖,这会儿面对明若清,也有片刻的失神:也不知道这是哪位新出道的女星?

记者们纷纷抬起镜头,想要捕捉这位神秘女嘉宾的身影,只可惜保镖们严防死守,只能拍到对方的美腿在银色裙摆中若隐若现。

红色大门推开,会场里人群攘攘,明若清的出现像一道光,点亮了所有人。

众人纷纷起身,惊讶地看着她,暗自议论纷纷。

“她是谁?”

“这姿色,比你公司那几个新人要好吧?”

明若清眸光潋滟,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厉斯爵。

和其他人相比,他总是显得更为淡漠疏离,高大笔挺的身影在众人的衬托下,隐隐有众星捧月的耀眼。

看见她,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继而是沉沉笑意。

她知道,他得意了。

红毯就在眼前,明若清抿唇一笑,朝着厉斯爵走去。

近在咫尺的距离,厉斯爵的手就在眼前。

然而。

“周空溯!”人群中有人急促地喊了一声。

明若清心里被狠狠击中,这个名字是她回国的意义,她绝不可能听错!

她猛地抬头看向乌压压的人群,一个戴着鸭舌帽,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背影极快地离开,几名陌生男子紧随其后,似乎在追踪他。

她咬了咬唇,满脸歉意地看了厉斯爵一眼,头也不回地追了上去。

会场太大,明若清很快跟丢了那几个人,她急切地四处寻找,脑海中不断盘旋着周空溯清越的声音。

“小清,不管你有多痛苦,我都会在你身边。”

那么他呢,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危险,他在哪儿?

“是我幻听吗?”她喃喃自语,一声枪响忽然传来。

明若清迅速转身,声音来自会场外的一片密林。

她咬着牙,脱掉高跟鞋,毫不犹豫地循着声音钻进去。

天色昏暗,借着月光的掩映,明若清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株大树后,悄悄探出头。

几米远的地方,正躺着那个头戴鸭舌帽的夹克衫男子,一滩血迹从他身下蜿蜒流出。

她用力捂住嘴,震惊地看着眼前一幕。

“死了吗?”一个男人侧过脸,阴恻恻地问。

月光下,他脖子上有一道深刻的刀疤,一直延伸到耳根后。

“没死,昏过去了。”小弟用脚踢了一下男人回复。

“千辛万苦地逃跑,却只为了来这里,难道这里有什么值得他见的人?”刀疤男语气阴冷地自言自语。

“老大,接下来该怎么办?”

刀疤男把枪收起来,随意吩咐:“送回去,看好他。”

明若清急了,隔得太远,夜色太黑,她根本没法确定那个受伤的男人是不是周空溯。

她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咔擦”一声,压根树枝被踩断,清脆的声响在死寂的夜里,听起来格外突兀。

“谁?”刀疤脸警惕地拔出枪,满脸杀气。

明若清闭上眼睛,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该死!

“我看到你了,别躲了,出来!”刀疤男端着枪,阴森森地朝着明若清藏身的地方接近。

明若清心脏狂跳,开始后悔自己的轻率,四处没有退路,难道要坐以待毙?

悄无声息的,一双手忽然捂住了她的嘴,用力抱住她。

她惊得差点尖叫出来,可那人反而用身体把她护得紧紧的。

是友,非敌?

“喵呜——”一只猫咪踩着柔软的步子,从黑暗处走出来。

刀疤脸松了一口气,转身掏出手机打电话。

“社长,处理完毕,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挂断电话,他带着小弟跟受伤的男人迅速离开。

明若清慢慢回头,终于看清了救自己的男人。

季崇言?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厉斯爵&有丝毫

    厉斯爵眯起了眸子,对于这个贸然闯进来,并且自作主张的关上电梯门的女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 纵身一&跃,扑

    在尖锐刺耳的叫喊声中,她纵身一跃,扑通一声落入海中。

  • 在,却&逼上绝

    可是现在,却跟两个外人一起将她逼上绝路,还理直气壮的以父亲的身份命令她。

  • 生,好&般的地

    五年前,她掉入海中九死一生,好在后来被人救起,之后便去了巴黎,一隔五年过去了,她真不愿回到这噩梦般的地方。

  • 身躯微&伸出手

    厉斯爵身躯微怔,下意识的伸出手要推开她,却听到怀中传来哀求的声音,“帮我一下,拜托了。”

  • &“小清

    “小清!”明程哲怒喝一声,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明家将你从小养到大,现在该你回报明家的时候,别耍小孩子脾性!”

  • &玉的推

    电梯门刚被关上,明若清就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厉斯爵拿出手帕,眉头轻蹙,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指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