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程哲兴奋地说:“你说!这才是我的乖女儿!”明若清扬着唇角,一字一字,掷地有声:“让明雅恬从当年我坠海的地方,跳一直这样,只要你她能像我一样九死一生地活下去,我就答应下来明雅恬睁大眼睛,疯了一般地冲上来:“明若清你疯了?当年是你自己不小心掉进海里的,怎么能怪我?”。...

明程哲激动地说:“你说!这才是我的乖女儿!”

明若清扬起唇角,一字一字,掷地有声:“让明雅恬从当初我坠海的地方,跳下去,只要她能像我一样九死一生地活下来,我就答应你。”

明雅恬睁大眼睛,疯了一般地冲上来:“明若清你疯了?当年是你自己不小心掉进海里的,怎么能怪我?”

任于湉也激动地骂了起来:“老公,我早就说了,这死丫头心肠坏得很,跟她那个短命的病痨母亲一样坏,你偏不信……”

“你刚刚说什么?”明若清瞳孔紧缩,神色一冷,语气忽然变得微妙起来。

任于湉看着眸光森冷的明若清,害怕地缩到了明程哲身后,她忽然明白,眼前这个妆容明艳的女孩儿,不再是五年前任由她欺负的孩子了。

“老公……我又没说错什么……”任于湉委屈地说。

明程哲还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依然和稀泥地敷衍:“好了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不就是说你母亲两句吗?”

“明程哲!”明若清抬起手,厉声道:“给你三十秒时间,马上带着这两个脏东西滚出这里!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活了将近五十年的岁月,第一次被自己的女儿指名道姓,明程哲也恼了,抬起手就要给明若清一巴掌。

手在半空中被有力制止,他愕然回头,对上一双泛着寒意的森冷双眸。

“厉……厉总……”

厉斯爵玩味地打量着众人,眸光微微眯起:“明总这是来厉家找茬来了?”

明程哲原本就是来求人的,明家的小公司在厉氏集团这艘大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的小命拿捏在这男人的喜怒一线间,哪敢大声说话?

“厉总,你还不知道吧,小清是我一手养大的女儿,我听说她在厉家,所以来看看她。”他谄媚地拉关系,这副卑躬屈膝的模样令明若清差点作呕。

厉斯爵身材高大,笔直地走到明若清面前,怜惜地抬手,抚平她眉宇间的褶皱。

“不喜欢这群人,让管家轰走他们就行了,何必自己亲自出现?”

明若清脸色苍白,咬唇低声道:“这是我跟明家的事……”

“从现在起,这也是我的事,”他抬起指腹,双手捧着她的小脸,温柔地擦干她眼角的湿润,语气低沉,“你是我厉斯爵的女人,我说过,谁要是敢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厉斯爵为敌。”

明雅恬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尖声哭道:“那我呢?厉斯爵,你不能这样对我!”

明程哲更是一副吃了屎的晦暗表情,他没想到明若清在厉斯爵心里,竟有这么重的分量,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讨好厉斯爵,让他放过自己。

他刚要说话,厉斯爵仿佛知道他的下一步举动,冷冷瞥了他一眼:“明总与其有心思,在这里闹事,倒不如回家看看,或许还能保住明家最后一栋房子。”

“这……厉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明程哲惶恐不安。

他唇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拿起电话,淡漠地说出一个字:“拆。”

电话那头,挖掘机的声音轰隆隆传来。

明程哲仿佛明白了什么,颤颤巍巍地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一场闹剧。

看着他们仓皇离去的背影,明若清喃喃问:“你干了什么?”

他温柔地俯身凝视她,唇角笑意宛如地狱里开出的死亡之花。

“不过是让他们,把欠你的,一件一件还回来罢了。”

他抱她入怀,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清冽的气息令明若清有种恍惚的错觉,他为她做到这种地步,是因为喜欢她吗?

等明程哲一家三口急吼吼赶回家,明家别墅已经拆了一半,看见眼前的废墟,任于湉腿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房子,我的房子……”

明程哲冲过去阻止动工人员,怒吼道:“谁干的?凭什么拆我的房子?”

施工队长挥动着手里的文件,在挖掘机的巨大声响中,大声说:“厉总说了,你既然还不上子公司的钱,那就拿这块地皮来抵债!明总,你也得见谅我们这群干活的人对不?”

明程哲失魂落魄,眼睁睁看着怪物一般的机械挥动着铲车,朝屋顶铲去。

“不!我的名牌包包和珠宝都在里面!”明雅恬不顾一切冲进废墟里,死命挖着自己的东西。

“诶小姐!危险!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些玩意儿?”一群工作人员冲上去拉她。

明程哲喃喃道:“完了,完了,这下什么都完了。”混乱的现场中,谁也没注意到,明程哲一步一步转身,悄悄离开。

等任于湉回过神来,把明雅恬拉出来,母女俩这才发现,明程哲不见了。

“妈,爸该不会抛下我们,自己偷偷躲起来了吧?”明雅恬呆呆地问。

任于湉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她气得破口大骂起来。

“看上这种男人,我也真是瞎了眼!你放心,妈名下还有别墅,妈现在带你过去。”

明雅恬松了一口气,悻悻然地说:“妈,眼下我是你唯一的希望了,你可别亏待我,将来我要是还能嫁给厉斯爵,我保你享福一辈子。”

任于湉疼爱地摸摸她的脸:“乖女儿,妈就你一个女儿,不疼你还能疼谁?你放心,只要明若清还没嫁给厉斯爵,咱们就还有机会!”

华灯初上,厉家。

明若清戴着眼镜,长发挽成马尾辫,穿着淡粉色家居服坐在电脑前,指尖微微一动,敲出一行字。

“厉斯爵厉斯爵厉斯爵……”

有人敲门而入,她有些慌张地删掉文字,抬头看去。

厉斯爵斜倚在书柜旁,眉眼间满是温柔的笑意。

她不自觉地脸一红,合上电脑起身。

“厉总有事?”

厉斯爵微微挑眉:“明天,尹双双让我陪她参加一场晚宴。”

明若清“哦”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负手走到他面前,清澈的眸光里闪过笑意。

“厉总的意思是,希望我看到你花边新闻的时候,不要吃惊,也不要在意?”

他摇了摇头,眼神认真。

“明天,你当我的女伴,如何?”

她愣住,忽然没出声。

和厉斯爵光明正大地出席宴会,意味着他们这段关系要公之于众,她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明天晚上,七点,月河宫酒店,不见不散。”他凝视着她,既没有劝她,也没有等她回答,而是固执地留下他的心声。

明晚七点,他会等她。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你要&作势要

    “你要干什么!”明雅恬突然瞪大眼睛,作势要朝她扑来。

  • 应人吧&!”她

    “我不过是让你帮我一下,你不愿意也就算了,不至于这么膈应人吧!”她不爽的骂道。

  • 没摔在&罩着,

    “妈呀!”明若清吓得差点没摔在地上,只觉得自身被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着,下意识的不敢呼吸。

  • &玉的推

    电梯门刚被关上,明若清就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厉斯爵拿出手帕,眉头轻蹙,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指尖。

  • 氏新季&这才会

    据说厉氏新季度的珠宝主打轻奢文艺风,这才会找到她这位文艺作家。

  • 父亲的&令她。

    可是现在,却跟两个外人一起将她逼上绝路,还理直气壮的以父亲的身份命令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