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抢别人已婚夫的假文艺女青年!”“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婊的女人?竟然借着工作的机会勾勾搭搭有已婚妻的男人?”“坚决抵制明若清水!被打倒小三!”明若清有些头痛地关了网她无言地看向厉斯爵,现在该怎么办?。...

“又是一个抢别人未婚夫的假文艺女青年!”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婊的女人?居然借着工作的机会勾搭有未婚妻的男人?”

“抵制明若清水!打倒小三!”

明若清有些头疼地关掉网页,她不得不承认,明雅恬先发制人地打了一个胜仗,占据了舆论上的优势。

她无言地看向厉斯爵,现在该怎么办?

厉斯爵坐在吧台旁,倒了一杯红酒,淡淡扫了关山一眼。

“你现在很闲?”

关山摊手:“厉大少,我是医生,你女人现在活蹦乱跳,你要我怎么忙起来?”

“沈叔养的那只宠物猫最近肠胃不好,你去看看。”他晃动了一下酒杯,眼皮子也不抬。

关山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重申:“Hello,我是医生,我是拥有正经的博士学位的医生,将来还会是有可能当上院长的医生OK?”

厉斯爵终于抬起了眼眸,懒懒地问:“所以呢?”

关山气绝,咬着牙负气地奔了出去。

“你支开关山,是不是有话跟我说?”明若清走到吧台旁,一脸认真地盯着他。

他抿了一口酒,眼中浮起一丝欣赏的神情:“聪明。”

“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摆脱小三这个称呼?”她莞尔一笑,坐在高脚凳上托腮倾听。

厉斯爵目光端凝地看着她,半晌,抬起手,温柔地替她顺了顺耳畔的碎发,沉声说:“带上七七,跟我举办婚礼,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

明若清呆住了:“什么?”

他薄唇微扬,耐心地端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字地重申:“我说,嫁给我。”

斑驳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春风正好,暖融融的,令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慵懒。

她愣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神智,一口回绝:“你休想。”

大约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一个女人用这三个字拒绝他,厉斯爵扯了扯薄唇,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是愉快。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他沉下脸,表情甚至有几分孩子气的恼怒。

不跟厉斯爵结婚还需要理由吗?

他是所有B城女人的梦,嫁给他无异于跟全城的女人作对,况且,明若清回国的目的不是嫁人,而是为了寻找周空溯的下落。

“理由是……”她犹豫片刻,大概是脑子坏了,竟然提口而出,“我有喜欢的人了。”

厉斯爵身体一僵,盯着她的目光冷了下来,他在审视她是否撒谎。

她故作坦然地看着他,实则心里慌得一批。

“是谁?”他咬着牙,双手抓住她肩膀,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是谁?”

明若清咬着唇,既然已经撒下一个谎了,她只能用更多的谎言来弥补。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还在找他。”

即便再喜欢她,自负如厉斯爵,也无法丢弃男人的骄傲,装作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他冷冷问:“你跟他,什么时候的事?”

明若清低下头,惴惴不安地小声说:“在国外那阵子……”

厉斯爵沉默了,他派人查过她在国外的经历,至少明面上,她的朋友和邻居没有人知道,她曾经交过男朋友,那么,这个男人又是从何而来?

“很好,明若清,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惦记他多久。”他冷笑一声,拂袖离去。

明若清有些懊恼,说什么借口不好,非得说这样一个借口来得罪厉斯爵。

厉斯爵的心情,就是厉家上下的风向标,很快,别墅上下都知道,他心情恶劣的消息了。

沈管家不安地站在书房外,看着第三个被骂哭的女佣跑出来,抬起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应该啊,白天的时候,少爷还心情不错呢。

他谨慎地派人去请明若清来灭火,却被佣人告知,明若清婉拒了。

瞥见关山路过,沈管家急忙上前:“关先生,要不,你去劝劝少爷?”

关山啃了一口苹果,耸了耸肩,满脸无所谓:“他嚣张惯了,我正发愁,没人能治得了他,现在好不容易上天开眼,派个女人来折磨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沈管家瞬间明白了,原来厉斯爵这暴风骤雨般的心情,都是因为明若清啊。

这边,明若清一夜无眠。

次日一早,她就起床弄好早餐,琢磨着找个机会跟厉斯爵道歉。

瞥见他从房间出来,她急忙迎上去:“厉斯爵……”

他视她如空气,与她擦肩而过。

明若清脸上的笑容僵住。

佣人替厉斯爵穿上外套,轻声问:“少爷,晚上回来吃饭吗?”

他淡淡道:“这几天公司太忙,再说吧。”

外面传来车子的发动声,明若清站在窗边,看着厉斯爵离去,抬手捂着额头,无力至极。

她把自己和厉斯爵的关系给搞砸了。

“明小姐,你要真想修补和少爷的关系,不如去做一件事。”沈管家悄然出现,一脸担忧。

“沈叔,我究竟做什么,才能让他开心呢?”明若清问。

沈叔凑过来,低声耳语几句,明若清怔了怔。

西郊墓园。

明若清牵着明七易的小手,抱着一束白菊花,找到厉斯爵母亲的墓地,慢慢蹲下。

墓碑上的照片里,是一张年轻明艳的少妇面孔,眸光温柔,就那样慈爱地看着明若清。

沈管家说,今天是厉斯爵母亲的忌日,她生下厉斯爵没多久,就因车祸去世。

“厉夫人温柔善良,是个好女人,只可惜红颜薄命去得早,少爷嘴上不说,心里对母亲却极为在意,每年的今天都会去祭奠她,明小姐,你也带着小少爷去看看夫人吧,她若在天有灵,一定会觉得欣慰。”沈管家的话言犹在耳。

“七七,跟奶奶问好。”明若清摸了摸明七易的头。

明七易乖巧地看着照片,奶声奶气地说:“奶奶,我叫明七易,今年四岁啦。我爹地叫厉斯爵,是厉氏集团的总裁,我妈咪叫明若清,是一个写小说的作家。这是我跟妈咪第一次来看奶奶,以后,我们每年都来看奶奶,好吗?”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255)

我要评论
  • 地上,&一股强

    “妈呀!”明若清吓得差点没摔在地上,只觉得自身被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着,下意识的不敢呼吸。

  • …”明&若清冷

    “呵……”明若清冷笑了一声,“阴谋没有成功,恼羞成怒了吗?”

  • 了空中&不知道

    厉斯爵眸光眸光微顿,伸出的手居然就这么停在了空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对这个女人产生一刹那的心软。

  • 不至于&这么膈

    “我不过是让你帮我一下,你不愿意也就算了,不至于这么膈应人吧!”她不爽的骂道。

  • 大脑的&身体不

    大脑的意识瞬间被冰冷的海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不断的下沉,让她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发出的讯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