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厉斯爵也没在这件事上纠结了太久,他伸出手牵住明若清,眼眸里闪现出一抹幽光。“见上巴尔正式出版社的社长?”“嗯!”她用力点点头。“我带你去。”他淡淡地说。明若清兴奋得心都“想见巴尔出版社的社长?”。...

好在厉斯爵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他伸手牵住明若清,眼眸里闪过一抹幽光。

“想见巴尔出版社的社长?”

“嗯!”她用力点头。

“我带你去。”他淡淡地说。

明若清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见了社长,再找机会问周空溯的下落,应该会容易很多吧?

车子停在一家私人高端俱乐部门口,豪华如哥特城堡一样的建筑外,挂着长达三米左右的巨幅海报。

上面绘的全都是别有韵味的女郎,个个容貌惊人。

“你不是要带我去见社长吗?”明若清有些不解。

厉斯爵瞥了她一眼,率先往台阶上走去,走了几步,他忽然从背后伸出手,朝着她的方向。

明若清愣住,见她不动,他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过来。”

她瞬间会意,把小手放在他的掌心里。

厉斯爵掌心收拢,继而与她十指紧扣,这一切都被守在门口的门童看得真切。

“厉先生。”门童恭敬地弯腰,顺便对着明若清也态度恭顺。

明若清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衬衫牛仔裤和小白鞋,有些讪讪然,难怪厉斯爵要当众与她亲昵,要不是他的地位,估计门童都不会放自己进去。

大门被人打开,一个崭新的,金碧辉煌的世界出现在明若清面前,她微微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一切。

明若清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小时候母亲还在,明程哲还没娶任于湉进门,她是明家唯一的掌上明珠,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后来被迫去了国外,在作家圈子里小有名气,大大小小的场面也见过。

但,跟眼前的一切比起来,明若清见到的那个世界,仿佛是赤贫的。

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中间,将整个大厅照耀得亮如白昼,四面墙壁全都由金子镶嵌而成,地面的地毯是手工绣制的丝绸,将五百尺左右的大厅铺得满满当当。

大厅中央,摆放着一个透明的圆形玻璃容器,里面大约一人来高,容器里盛满了大额支票,钻石和翡翠。

有人端起红酒,朝着容器里倒下去,一瓶接着一瓶,直到把容器填满。

穿着清凉的女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借由高空威压跳进红酒池里,众人兴奋地倒数着数字:“三……二……一,停!”

女郎从红酒里冒出来,怀里抱着她在限定时间内所能捞到的珠宝和金钱。

“哈哈哈哈痛快!今天这些玩意儿,就都归你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得意地说。

女郎冲他飞吻,四周响起男人们的口哨声。

金钱,在这一刻忽然把所有人都变成了只拥有本能的动物。

明若清呆呆站着,直到厉斯爵低沉的声音响起。

“看清楚了吗,你要找的社长,就在眼前。”

她惊愕地循着他的视线看去,那个刚刚还在玩乐的油腻胖子,这会儿似乎也注意到了厉斯爵,他立刻离开人群,抖动着一身肥肉,朝他们走过来。

“厉总,早知道你今天也来,我就不出这个风头了。”胖子讨好地跟厉斯爵寒暄,一双只剩下一条缝的小眼睛,精明地注意到了明若清。

他的眼神仿佛能穿透她的衣服,将她全身看遍,明若清有些不舒服,下意识地扯住了厉斯爵的衣服。

“若若,这位就是巴尔出版社的社长,戈图。”厉斯爵淡漠疏离地开口,却好像一道闪电,把明若清炸得魂飞魄散。

怎么可能?

闻名遐迩的巴尔出版社的社长,不是温文尔雅的金丝边眼镜学者,不是满头白发睿智温和的老教授,而是一个大腹便便,满身铜臭味的胖子?

明若清受到了冲击,她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能够挖掘出周空溯那样充满灵气的作者。

“戈图社长,你好,我是明若清。”原本想跟他介绍自己笔名和小说的想法,刹那间一扫而空。

戈图打了个哈哈,伸出肥厚的掌心要跟明若清握手,厉斯爵眸光微戾,戈图察觉到了细微的情绪变化,讪笑着缩回了手。

“厉总,你看你好不容易出现一趟,那边有好几位生意伙伴都想结识您呢,您赏个面子,咱们过去聊聊?”他露出谄媚的笑容,笑嘻嘻地问。

厉斯爵微微一笑“戈图社长的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

明若清不喜欢这种场面,借口要去洗手间,厉斯爵随意打了个响指,一名女保镖从暗处走出来。

“照顾好若若。”

“是,厉先生。”女保镖低头答应。

跟喧闹的大厅相比,通往洗手间的路上倒是清静了许多,明若清对女保镖的身份十分感兴趣,聊了几句,知道她叫姚兰,在这家叫做Show的俱乐部工作很久了,平时负责一些身份地位很高的女来宾安全。

“厉斯爵,他经常来吗?”明若清忍不住问。

姚兰终于抬起了头,诧异地看着她:“你竟然直呼厉先生名字?”似乎不满她对厉斯爵的不尊重,姚兰的态度冷淡了些许。

明若清暗自摸了摸鼻子,她都给厉斯爵生下一个娃了,咋不能直呼他名字了?

进了洗手间,直到关上门,明若清才捂着心脏,深深呼出一口气。

见了戈图之后,看来她需要重新审视巴尔出版社了,不知道周空溯的失踪,与戈图有没有关系。

她打起精神,刚推门出去,一个女人脚步踉跄地闯进来。

“呕——”女人扶着洗手池,痛苦地呕吐起来。

明若清认出对方来,她不是那个在红酒池子里捞钞票的女郎吗?

女人似乎连胃里的酸水都要吐出来,拼命地咳嗽,一方干净的手帕递过来,她疑惑地抬起头,看见了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眸。

“需要帮忙吗?”女孩子乌黑雪肤,脸上不施脂粉,看上去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干净。

Lisa微微摇头,疲惫地笑了:“不用。”

“也好,你自己保重。”明若清转过身,一个黑影像大猩猩一样凶猛地扑进来,把她重重撞倒在地。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脸上抹&决绝。

    明若清回身看了眼怒涛汹涌的大海,瞳孔变成了灰暗的颜色,脸上抹过一丝决绝。

  • &明若清

    明若清不由得扯了扯嘴角,这男的有够奇葩的,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性格简直是糟糕透了。

  • 最后的&留恋也

    这一刻,她彻底的心死了,对于这个家,最后的留恋也被磨灭的一干二净。

  • 绪,“&你从小

    “小清!”明程哲怒喝一声,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明家将你从小养到大,现在该你回报明家的时候,别耍小孩子脾性!”

  • 人烟稀&车十分

    明家是一座靠海而立的别墅,周围人烟稀少,至少要开车十分钟才能到市里。

  • 不知道&刹那的

    厉斯爵眸光眸光微顿,伸出的手居然就这么停在了空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对这个女人产生一刹那的心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