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冷一笑一声,双臂收扰,差点儿把明若清捂死。“那就你如果幸苦地为我熬中药,我总要让你看一看效果,对不对?”厉斯爵也啊个坏胚,别的地方不去,明明抱着她进了鬼屋,他一进“既然你那么辛苦地为我熬中药,我总得让你看看效果,对不对?”。...

他冷笑一声,双臂收拢,差点把明若清勒死。

“既然你那么辛苦地为我熬中药,我总得让你看看效果,对不对?”

厉斯爵也真是个坏胚,别的地方不去,偏偏抱着她进了鬼屋,他一进去,明若清立刻吓得魂飞魄散,死死搂住他的脖子。

她别的都不怕,唯独怕鬼,平时连鬼片都不看。

阴暗潮湿的屋子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冰凉凉地抓住了明若清的手,明若清尖叫一声,拼命甩开。

“出去!”厉斯爵冷斥一声。

几秒钟时间里,一群披头散发,奇装异服的“鬼”从屋子里一窝蜂地奔出来,乍一看,仿佛鬼节里的百鬼夜行。

明若清死死攥住他的胳膊,直到四周静悄悄的没了声音,才颤巍巍问:“都走了吗?”

“抬起头来。”她听见他温柔的声音。

她打着胆子抬起头,看见他黑洞一般的眼睛,仿佛要将自己整个魂魄都吸进去。

“我是谁?”他缓缓靠近,带着诱惑的语气。

“厉斯爵……”明若清喃喃回答,重重贴在墙上,呆呆看着灯光下的他,眉目如画的男人,真是好看得过分。

明若清不得不承认,厉斯爵是她见过的,穿黑色最好看的男人。

他气质本来就偏向冷酷清冽,往往一身黑衬衣,搭配黑色袖扣,看上去就宛如从地狱

走出的魔鬼一样,让人明知道危险,也情愿被他蛊惑。

他身上有股令人心动的清冽香味,不是烟草味,也不是香水味,而是独特的,属于他厉斯爵的味道。

恍惚中,厉斯爵俯身,唇齿与她的樱唇只剩毫厘之隔。

“昨夜,我跟那女人,什么都没做。”他近乎呢喃地对她说,最后一个字消失在温柔的吻里。

他的吻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势,令人逃不开,躲不得,只能顺应他的霸道,沉溺其中。

不知不觉间,就因动作幅度太大,弄垮了旁边的道具。

“哗啦啦”一声响,一堆东西掉下来,瞬间湮没了两人。

厉斯爵暗暗咬牙,阴沉的声音透风而出:“谁搭的道具屋!”

鬼屋外,工作人员们彼此对视,纷纷识趣地逃之夭夭。

傍晚,明若清牵着明七易的手愉快地到家,却发现家里多了两位不速之客。

而客人之一也认出了她,脸色骤变。

任于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仔细打量了一遍,才发现牵着孩子出现的,竟然真是明若清。

那孩子……长得跟厉斯爵一模一样。

原来这五年明若清跑到国外躲起来生孩子了!

直到孩子长大,厉家无法抵赖,她又带着孩子出现,不仅坏了明雅恬的婚事,还能凭借厉家的血脉上位!

这段位比她母亲白岚高多了,高,真是高!

任于湉恨不得冲上去撕了明若清这张脸,要不是厉斯爵随后出现,她早就控制不住了。

“斯爵!”明雅恬急急冲上去,“你去哪里了,人家等你一天了!”

任于湉不满地咳嗽了一声,狠狠瞪了女儿一眼,难怪她得不到厉斯爵,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这么不矜持的女人?

意识到自己今天是来谈婚约的,明雅恬不甘愿地松了手,回到母亲身边,只是眼神仍旧恶狠狠地瞪着明若清母子俩。

看今天这架势,想必又是一场麻烦。

明若清懒得跟她们计较,带着孩子正要上楼,任于湉忽然喊住了她。

“小清,五年没见,你回国了连家都不回,你眼里还有没有你父亲跟我这个阿姨?”

明七易扬起小脸看向妈咪,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老妖婆存心惹妈咪生气,看他待会儿不整死她,给妈咪出气!

“妈咪,我累了,想回房间睡觉。”他伸出小胖手,揉了揉眼睛。

“乖,去吧。”明若清揉了揉他脑袋,目送明七易回房,这才转身,冷冷朝着任于湉走来。

五年前,明若清像一只被逼到绝路的蚂蚁,只要任于湉轻轻收拢掌心,就能一巴掌捏死她。

五年后,她已不再是任人宰割的弱者了,任于湉还想用过去那套桎梏她?可笑,她绝不忍让!

“我妈没有亲姐妹,我哪来的阿姨?任女士,你姓任,我姓明,我们之间,有关系吗?”她眯着眼睛反讽。

“你!”任于湉气得脸色发青。

厉斯爵冷眼旁观,心里有些好笑,平时明若清跟他吵架,冷不丁一句话能噎死他,这会儿用在别人身上,他看着怎么觉得还挺欣赏的?

“明夫人来,有什么事吗?”他打断两个女人之间的对话,沉声问。

任于湉立刻转变面色,讨好地笑了:“斯爵,你跟雅恬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结婚的事,是不是也该商量商量了?”

原来是催婚来了,厉斯爵不动声色地看向明雅恬:“你觉得呢?”

明雅恬情急之下想说结婚,可又怕被厉斯爵看出心急,只好假装娇羞地说:“我当然是听你的了。”

厉斯爵勾唇一笑,目光端凝地开口:“既然如此,解除婚约吧。”

明雅恬嘴角的笑容凝固住,她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厉斯爵,喃喃问道:“你说什么?”

厉斯爵做事向来利落,就算是结束一段男女关系,也秉持一刀两断的态度。

“解除婚约的公告,我会请集团公关总监尽早对外公布,从明天开始,你在外不得再提厉家任何一个字,具体事宜,我会请律师具体跟你说。”厉斯爵的语气仍旧那么平静,可说出的每一句话,对明雅恬来说,无异于血淋淋的刀子。

“明明之前一切都好端端的,为什么现在全都变了?是不是因为她?”明雅恬指向明若清,哭着问道。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解除婚约?”厉斯爵冷冷笑了,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一字一字地问,“五年前的那个女人,真的是你吗?”

谎言总有被戳穿的一天,可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就被捅破。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下一片&断的下

    大脑的意识瞬间被冰冷的海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不断的下沉,让她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发出的讯息。

  • ,现在&脾性!

    “小清!”明程哲怒喝一声,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明家将你从小养到大,现在该你回报明家的时候,别耍小孩子脾性!”

  • …”明&有成功

    “呵……”明若清冷笑了一声,“阴谋没有成功,恼羞成怒了吗?”

  • 她心下&丝冲动

    她心下一惊,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丝冲动,在门开启的瞬间,一把扯过男人的手臂,直直的扑进他的怀中。

  • 上,明&尖。

    电梯门刚被关上,明若清就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厉斯爵拿出手帕,眉头轻蹙,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指尖。

  • 个贸然&自作主

    厉斯爵眯起了眸子,对于这个贸然闯进来,并且自作主张的关上电梯门的女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 来的女&几分熟

    明明这些年来她才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近厉斯爵的女人,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何看背影,居然有几分熟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