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若清迷惘地点了点点头。林秘书一瞬间脸色一白,飞快地拔通电话:“喂,关医生,大麻烦你立刻来一趟厉氏集团,对,立刻!”她用力再打开阳台的门,尖叫声一声:“厉总!”明若清心里林秘书瞬间脸色一白,飞快地拨通电话:“喂,关医生,麻烦你马上来一趟厉氏集团,对,马上!”。...

明若清茫然地点了点头。

林秘书瞬间脸色一白,飞快地拨通电话:“喂,关医生,麻烦你马上来一趟厉氏集团,对,马上!”

她用力打开阳台的门,尖叫一声:“厉总!”

明若清心里一沉,紧跟着出去,看见了昏倒在地的厉斯爵。

关山替厉斯爵打完针,神色不悦地看向林秘书和明若清。

“我说过很多次,病人和胡萝卜会产生排斥反应,在饮食方面要格外注意!你们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厉总不能吃胡萝卜。”明若清喃喃道。

关山重重哼了一声,回头恶狠狠瞪了昏迷的男人一眼:“也是他活该!明知道不能吃,还非得逞强!真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

明若清心情沉重地送关山到门口,犹豫许久,终于忍不住问:“关医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厉总会不能吃胡萝卜?”

关医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你可以亲自问问厉总。”

明若清回到办公室,静静看着昏迷的男人,他脸色苍白,鸦翅一般乌黑的睫毛浓密纤细,比起白天的冷冽凌厉,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林秘书走到她面前,轻声说:“明小姐,您也累了一天了,不如先休息吧,这里由我来照料就行。”

“不了,我还是守在这里,等着他醒来吧。”明若清愧疚地回答。

林秘书答应了一声,拉上门出去,刚转过身,眼帘中年映入一抹鹅黄色身影。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林秘书错愕地捂着肿起来的脸颊,眼中闪过屈辱:“明小姐,你凭什么打我?”

明雅恬冷笑一声,用力推开她,一个箭步闯进去,看清楚明若清之后,她气得浑身发抖:“我就说他们怎么不让我进,原来是你搞得鬼!你对斯爵做了什么?”

女人的大嗓门令人头痛欲裂,明若清冷冷挡在她面前,阻止了她的进一步往前。

“我现在不想跟你争吵,出去。”

明雅恬一眼就看到昏迷的厉斯爵,她恍然大悟,抬起食指戳向明若清的额头。

“好啊!你竟然给厉斯爵下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现在就让斯爵看清你的真面目!”她拼命推搡明若清,尖锐的指甲在触及她胳膊时,故意狠狠掐向她的肌肤。

明若清疼得倒抽一口气,身子刚偏开半分,明雅恬就冲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厉斯爵冷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两个女人停止战争,明若清回过头,看见了他高大的身影。

他终于醒过来了,她松了一口气。

“斯爵,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刚刚亲眼看到这个女人给你下药,幸好你及时醒过来。”明雅恬小鸟依人地挽着他的胳膊,眼圈红红的,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样。

“她真的给我下药了?”厉斯爵盯着明若清,神色淡淡。

明雅恬有些心虚,可很快,她挺起胸膛,言之凿凿:“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

厉斯爵无声地笑了,这个反应让明雅恬有些不安,可下一秒,厉斯爵说话了:“看来,我需要惩罚一下她了。”

明雅恬心里一喜,有些得意地看向明若清,厉斯爵的手段她是清楚的,对待敢算计他的人,他一向不会手软。

“你先出去,我怕你看到血腥场面会心理不适。”他柔声说。

“那我在外面等你。”明雅恬甜甜地回应。

明若清弄不懂厉斯爵鼓里到底卖什么主意,他明知道明雅恬撒谎,却还要惩罚她?

“过来。”厉斯爵语气简洁。

死了死了,看他的态度,怕不是要报胡萝卜的仇吧?她默默走过去,迅速在心里打了个关于道歉的腹稿,只等他发难,她就立刻认错。

谁知他只是揽住她的腰,将她贴近自己,低声叹息:“你是石头吗?被人这样冤枉也不说话。”

“你不是知道她在撒谎吗?”明若清撇了撇唇。

厉斯爵凝视着她,她好像早就习惯了这种栽赃陷害,眼神里没有半点波动,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究竟都遭遇过些什么?

“帮我把衣服脱了。”他张开双臂,懒洋洋说。

明若清瞬间脸红:“大白天的,不好吧?”

他往前一步,将她压在墙上,低声笑道:“你想什么,我的意思是,我要去沐浴,要不,咱们一起洗?”

“滚!”明若清推开他,面红耳赤地跑了出去。

“明若清!”明雅恬阴魂不散地挡住她的去路,双手环胸地盯着她,企图从她脸上找到半点伤害,可她双眸潋滟,肤色粉红,比刚刚在办公室里见到她,看上去还要可人。

她瞬间明白了,厉斯爵被这个女人迷上了。

“刚好,我也有事找你。”明若清微微一笑,用力拽住她往天台上走。

风很大,她冷冰冰的模样,令明雅恬有些害怕。

“你……你想干什么?你可别忘了,我是斯爵的未婚妻……”

“那又怎样?”她抬手掐住明雅恬的脖子,将她抵到天台边缘,樱唇绽放出一抹笑意,“五年前,逼我坠海的事,你还记得吗?”

女人脸色一白,眼中露出一丝恐惧,她结结巴巴地说:“是……都是我妈干的,我只是听她的话……”

“你闭嘴!看来上次那一巴掌并没有让你得到教训。我警告你,你要再不知死活,我就让你知道,从这里摔下去是什么感觉。”她狠狠松手,扬长而去。

明雅恬浑身冷汗直冒,她屁都不敢放一个,哆哆嗦嗦地半瘫在地上。

不行,她必须催促家里,马上和厉斯爵完婚!

明家,华灯初上。

“什么,是不是搞错了?妈,咱家公司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资金链断裂?”明雅恬不敢置信地放下手里的珠宝,匆匆奔到任于湉面前。

任于湉放下茶杯,瞪了她一眼:“你慌什么?要嫁入厉家的人,怎么能沉不住气!”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96)

我要评论
  • 五年过&愿回到

    五年前,她掉入海中九死一生,好在后来被人救起,之后便去了巴黎,一隔五年过去了,她真不愿回到这噩梦般的地方。

  • &去。

    这电梯里的温度……似乎很低,而且正在急速下降中,她只觉得后背发凉,忍不住缓缓的回过头去。

  • 厉氏集&,她这

    厉氏集团是有名的珠宝集团,其名下的品牌珠宝更是举世闻名,她这次受邀为厉氏新一季的珠宝写介绍词。

  • 少,至&车十分

    明家是一座靠海而立的别墅,周围人烟稀少,至少要开车十分钟才能到市里。

  • 若清就&玉的推

    电梯门刚被关上,明若清就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厉斯爵拿出手帕,眉头轻蹙,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指尖。

  • 她,却&一下,

    厉斯爵身躯微怔,下意识的伸出手要推开她,却听到怀中传来哀求的声音,“帮我一下,拜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