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勤木在集团始终挂着常务的名号,但是没实权,但日子过得滋润,集团利润分红也有他一份,可被调往条件艰难的N国,明摆是被厉斯爵被流放了。他颤声道:“斯爵,你二叔老了,你他颤声道:“斯爵,你二叔老了,你真忍心让我去那种鬼地方受苦?”。...

厉勤木在集团一直挂着常务的名号,虽然没实权,但日子过得滋润,集团分红也有他一份,可被调往条件艰苦的N国,摆明就是被厉斯爵流放了。

他颤声道:“斯爵,你二叔老了,你真忍心让我去那种鬼地方受苦?”

厉斯爵笑得春风和睦,说的话更是杀人不见血:“五十岁岁怎么能叫老?你对厉氏一直忠心耿耿,N国的事我更是不放心交给外人,我就在这里等二叔开辟完事业回来,为二叔接风洗尘。”

尘埃已定,谁都不敢再吱声。

明若清暗想:厉斯爵真是头狡猾的狐狸,明面上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其实是找个理由发作,拔掉一颗眼中钉。

家宴,名曰家人相聚,实际上大家却各怀鬼胎,并没有寻常家庭聚会的热络气氛。

明若清埋头专注于吃,一低头,碗里多了一只剥好的虾,她脸色一僵,瞬间察觉到来自四周的目光。

她忍了忍,低头卖力进攻美食,冷不丁,碗里又多了一只鲍鱼。

明若清终于抬起头,清澈美眸无声地对厉斯爵提出反抗:大哥,戏有点过了啊。

厉斯爵微微挑眉,满脸认真:我是真心对你好。

两人这副四目相对的模样,看在旁人眼里,反而成了眉目传情。

一直在旁边看了许久的年轻男人,双手插兜,慢悠悠走来。

“大哥要回家,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身穿黑白千鸟格衬衫的年轻男子,自顾自坐在了明若清对面的空位上。

明若清才知道,原来厉斯爵还有个弟弟,男人头发是微卷的栗色,五官俊秀,眼角的泪痣令他笑起来有种介于男人与男孩儿之间的魅力,乍看很孩子气,却又隐隐流动着一丝妖娆,跟俊美冷冽如冰山的厉斯爵比,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

“崇言,我昨天就通知你要提前回来,你可倒好,一直关机不接电话,现在反倒诬赖你大哥,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给厉家添堵?”厉家长辈们对他的态度颇为微妙,眼里有着难以隐藏的鄙夷。

明若清瞥了他一眼,刚好他也在看她,她见他衣领处有一抹口红印,微微垂下眸子,看来这位厉家二少是个花花公子。

手上一紧,她吃惊地抬起头,厉斯爵嘴角虽有笑意,眼中却冰冷至极。

“吃饱了?”

她点了点头。

他眯起眼睛,当着众人的面冷冷说道:“可我还没饱。”

不等明若清反应过来,厉斯爵已经拉着她公然退席。

回到房间,厉斯爵立刻将明若清抵在门上,他仿佛被什么事激怒,差点让明若清窒息过去。

“等等——”她勉强推开他的俊脸,脸色憋得通红,“我怎么得罪你了?”

厉斯爵眸光里闪过阴沉沉的黑霾,薄唇紧抿,脑海里闪过刚刚她与季崇言对视的画面,瞬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自负如他,不愿承认自己也会吃醋,可谁也休想染指她半分!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多看其他男人一眼。”他眸光森冷,骤然俯身,堵住了她想要解释的樱唇。

厉斯爵生起气来,简直像狂风骤雨,可他睡着的模样还挺温柔的。

明若清侧着身子悄悄起来,走到花园里透气。

厉家接连五代都是做珠宝生意,早在第一代就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这间老宅也有几百年历史,随着后人喜欢的风格而不断修缮,宅子里的古典风格,对于喜欢园林建筑的明若清来说,是种享受。

她走到长廊里,双手抓住秋千,坐下晃了晃。

光影斑驳,美轮美奂。

只可惜一对男女突如其来的争吵,破坏了意境。

“崇言,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会死的。”一个女人带着哭腔哀求。

另一个声音漫不经心地响起:“好啊,那你去死啊。”

“季崇言,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女人咬着牙从长廊里冲出来,一个箭步跳进了观景湖里。

季崇言双手插兜,一脸鄙夷地盯着湖里挣扎的女人。

“季崇言,救我……咳咳咳……”

明若清见他气定神闲,料定湖水不深,她走出来,朝着湖里假装扑腾的女人慢慢伸说:

“他不爱你,你又何必作践自己?”

女人呆住,睁大眼睛看着满脸轻松的季崇言,忽然泪流满面,歇斯底里地吼道:“季崇言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过是厉家一个私生子而已!”

明若清怔了一下,难怪他姓季,看来是母姓。

“上来吧。”季崇言忽然露出笑容,朝女人伸出手。

明若清觉得不对劲,刚想劝阻,女人已经欣喜地抓住了他的手上岸,季崇言抱起她,眼中闪过一抹阴沉,重新把女人丢进了湖里。

他慢慢回头,冲明若清笑了笑:“明大作家觉得这出戏好看吗?”

她莞尔一笑,学会了厉斯爵的言简意赅:“与我何干?”

直到走出很远,仍不能摆脱背后那道牢牢视线。

下意识的,明若清想要跟季崇言保持距离。

不,准确地说,是厉家所有人。

从厉家老宅回来,明若清就投入到新作品的写作中。

除了书粉们在论坛上催得急,还有一个原因:进巴尔出版社的条件之一,就是在国内要有出版五本以上小说的成绩。

明若清扶了扶眼镜,十指如飞,冷不丁连人带笔记本被抱进怀里,男人的下巴轻轻撑着她的秀发。

对于厉斯爵这种动不动就抱着她的情况,明若清已经习惯,她合上笔记本,一脸认真地盯着他线条流畅的下巴。

“厉总,厉氏什么时候能跟我洽谈小说版权的事?”

他俯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看你表现。”

明若清心头火起,转身坐在他膝上,反过去狠狠咬上他的唇。

厉斯爵闷哼一声,他眸色微深,抬手去解自己的衬衣扣子。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1章 跳海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3章 条件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第7章 扎手

2021-05-05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24772 人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深切的&发出的

    大脑的意识瞬间被冰冷的海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身体不断的下沉,让她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死亡发出的讯息。

  • &这才想

    明若清正欲说话,电梯门突然被缓缓的打开,她这才想起自己忘记按楼层键,此时电梯依旧停在一楼。

  • 与此同&时,明

    与此同时,明雅恬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她连忙按下电梯关门键,门关上的瞬间,她松了口气。

  • 然瞪大&来。

    “你要干什么!”明雅恬突然瞪大眼睛,作势要朝她扑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