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含霜老半天没可以得到回应,她的腰都酸了。她只得慢慢的的直起腰,试探性性的看了几眼仲炎恺。他对方逆光拍摄而站。像是量身而做的衬衣着身,勾画出着身上每一寸纹络,恰到好处。衬衣最上她只好慢慢的直起腰,试探性的看了一眼仲炎恺。。...

陆含霜半天没得到回应,她的腰都酸了。

她只好慢慢的直起腰,试探性的看了一眼仲炎恺。

他对方逆光而站。

像是量身而做的衬衣着身,勾勒着身上每一寸纹络,恰到好处。

衬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松开了一些,细细去看,隐约能看到些什么,灼的她眼神很烫。

双手的袖口挽到半截,露出精壮的小臂,在阳光的照射下,青色的血管微微跳动,明明白白的彰显着专属于男人的魅力。

突然,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到,继而被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她真是对自己无语了。

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还是一个只能看见半边面容的男人,至于的吗?!

她抚着胸口,心中无限懊恼。

仲炎恺将她的所有情绪都看在眼里,脸上是面无表情,但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

他上前一步,将手里的糖递过去。

...

陆含霜很快平静下来,看着他手里的糖,有些惊喜。

她没买到很想要。

但碍于仲炎恺的身份,没有第一时间接。

仲炎恺也不着急,一直举着。

有种她不接他就不放下的意思。

Z市已经没有草莓味的这种糖了,她想吃就只能接受自己手里的这包。

陆含霜还在纠结要不要接受这个糖。

她想,要不等两天吧,万一超市会进货呢?

而且她想吃,就算国内没有,她也能从国外弄过来。

纠结两分钟后,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那个...我不喜欢吃糖,您留着自己吃吧。”

说完,她脚底抹油,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离开。

仲炎恺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了一下。

不喜欢吃?

撒谎了啊。

...

仲炎恺回到车里,看了一眼手边的糖,驱车离开。

他回想起那个早上,那个便签上的字。

只有一个字,很大。

是“甜”。

他对于甜食无感。

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是苦涩的,他咬牙挺着,从来没觉得自己的人生会甜。

可就是那个早上,他把糖吃了。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甜。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派人去了陆家。

他想,总该给她一个交代的。

却得到了她去世的消息。

现在人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那么他...是不是没有放弃的理由了?

这么多年,其实他已经不知道喜欢的感觉是什么了。

也不敢去喜欢。

但知道她去世之后,他垄断了这种糖的草莓味。

每年在她的忌日,回去墓地看一看她,给她墓前放一包草莓糖。

兴许...

这就是喜欢吧。

...

陆含霜一路跑到家。

她仰头灌了一杯水。

那跳动的心和灼热的脸颊总算是好点了。

陆子希正好起来上卫生间,就看到妈咪站在茶几前面发呆。

偶尔还会笑两下。

他有些担心的走过去拉住了妈咪的手。

陆含霜惊了一下,但是在看到是陆子希的时候,瞬间冷静下来。

她蹲下温柔的问:“怎么了?”

陆子希眼里闪过疑惑:“妈咪,你是不是病了?”

“嗯?”她疑惑的惊讶了一下,“我没事,为什么这么问?”

陆子希淡淡的嗯了一声说:“你的脸很红,而且你刚才一直...”

他似乎觉得那个词不对,纠结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傻笑。”

陆含霜:“......”

她傻笑了?

为什么?

她怎么会?

难道是因为仲炎恺?

天啊!

她刚才到底再想什么。

主要是还被孩子看见了。

太丢人了!

她干笑两声说:“妈咪没事,刚才应该是你看错了。”

老天爷啊,骗孩子是不对,但她不是故意的。

那种丢人的事情还是让它随风而去吧。

陆子希察觉妈咪的尴尬,便不再问了,径自回了房间。

陆含霜起身看着关上的卧室门松了一口气。

她拍拍自己的脸颊。

不许想了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她拿出手机,整理好心情,打了个越洋电话。

...

房间里。

陆子希打开了电脑。

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着画面里的两个人的互动,他皱起了小眉头。

想追妈咪?

呵。

做梦!

书评(93)

我要评论
  • &失的陆

    这个女人就是当初消失的陆含霜,而小男孩是她的儿子--陆子希。

  • 陆含霜&着微笑

    陆含霜依旧挂着微笑,没吭声,似乎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

  • 等陆子&,食指

    等陆子希睡着,她到客厅找蒋静柔,食指放在唇上示意蒋静柔小声点。

  • 纠结要&来了闺

    就在她纠结要不要上车的时候,传来了闺蜜蒋静柔标志性的大嗓门。

  • 过这一&”

    陆含霜眸子里染上悲伤,她叹息一声说:“吃药控制着,暂时还可以,但如果一直找不到匹配骨髓,可能撑不过这一年了。”

  • 这不,&子希的

    这不,她伸手去捏陆子希的脸蛋,陆子希立马躲开,还给了她一记冷漠的眼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