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内,林轩眼神黯然。想起师傅莫云涛极有可能会遭受不测,他的心头都忍的刺痛出来。这几年来,要不然也没莫云涛对他的栽培,就肯定也没而如今名震美利坚的血影,更有甚者血影早在想到师傅莫云涛极有可能遭遇不测,他的心头忍不住的刺痛起来。。...

卧室内,林轩眼神黯然。

想到师傅莫云涛极有可能遭遇不测,他的心头忍不住的刺痛起来。

这几年来,要是没有莫云涛对他的栽培,就绝对没有如今名震美利坚的魔影,甚至魔影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夭折。

就是因为莫云涛的出现,让他站在了佣兵界的顶点。

可现在,他却连师傅的生死都无从知晓。

回想起三个月前,师傅将这根神秘的金刚杵交到他手里,并再三叮嘱他一定要严密保管,绝不能让它落入到恶人之手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时候师傅的语气,更像是在交代后事。

但,当时他因为有要务在身,就没有过多询问,准备事成后再来问清楚这件事。

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之后,师傅便没有了音讯,电话打不通,短信没人回,就连他经常去的茶馆都没有踪影。

师傅失踪后,他用尽一切方法寻找师傅的下落,却都无功而返,他甚至请来了业界最有名的侦探,结果都没有任何线索。

但是,他相信师傅一定还活着,一定!

既然他翻遍整个美利坚也找不到师傅的踪影,那他就换别处找。

华夏是师傅的故居,不论是躲避仇家,还是有其他意图,这里都会是师傅最先考虑的地方。

因此,林轩金盆洗手,回到华夏。

一来是为了陪伴许婷,二来是为了找寻师傅的踪迹。

但现在,许婷已经背叛了他,那他来到华夏,就只剩下一个目的,找到师傅的下落。

“啊!”

就在林轩心里想着关于师傅的事情时,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道尖叫声。

“是苏茜!”

林轩神色猛的一动,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此时,苏茜正满脸惊恐的向他的方向跑来,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浅蓝色蚕丝睡裙,火辣的身材一览无余。

但,林轩却没有心情欣赏,一脸郑重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有蟑螂!”

苏茜躲到林轩身后,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蟑螂?”

林轩眼皮一跳,敢情是只蟑螂,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啊,它飞过来了,快帮我拍死它!”

苏茜吓得死死攥住林轩的手臂,神色充满惊恐。

看得出来,她真的十分惧怕蟑螂。

林轩失笑着摇了摇头,屈指轻轻一弹,一枚银针便是呼啸而出,精准的刺中蟑螂,瞬间将其击毙。

“好了,它死了。”林轩笑道。

“呼。”

苏茜这才长舒一口气,松开了林轩的手臂。

南方地区的蟑螂果然恐怖,不仅个头大,居然还会飞,刚才她躺在床上刷微博,窗户开着却忘记关上纱窗,没想到一只蟑螂突然飞了进来,可没把她吓坏了。

“林轩,话说你是怎么把它杀掉的?”

缓过神来的苏茜,好奇的问道。

“用针。”林轩道。

“用针?”苏茜诧异的看着林轩,小脸颇带几分兴奋的道:“能再给我演示一遍吗?”

“那你可能得再给我找只蟑螂来。”林轩开着玩笑说道。

一提到“蟑螂”,苏茜娇躯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双手紧紧抱在胸前,配上她身上那件薄薄的蚕丝睡裙,那种半透不透的感觉,实属诱人。

林轩仅是看了一眼,眼神就忍不住有些炽热。

苏茜没在意自己已经走光,她睡觉这么穿已经习惯了,并且平时洗完澡就在卧室里,就算出卧室也会披件外套,今天的情况纯属意外。

所以,当她意识到自己走光的时候,显然为时已晚。

她看着林轩目不转睛的目光,低头一看,嘴中顿时发出比刚才还要刺耳的尖叫声:“啊,流氓!”

尖锐的声音刺得林轩耳膜有些发胀,同时也令他意识到被发现了,赶紧移开目光,故作疑惑的问道:“流氓?流氓在哪?!”

“你!就是你!”苏茜指着林轩,一脸羞愤的道。

“我怎么就成流氓了啊?”林轩装傻充愣起来。

苏茜知道这家伙故意在装,气得跺了跺脚,忿忿的道:“你还装,刚才难道不是你盯着我胸……那里看!”

苏茜本想说胸部,但知道用词不雅,于是立刻改口。

“我哪有!”林轩狡辩道,说话间朝苏茜胸脯扫了一眼。

“你还看!”苏茜恼羞的瞪着林轩,用手护住上身。

“你说了我才看的……”林轩道,他对天发誓,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哼!”苏茜重重的哼了一声,才不信这家伙的鬼话,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苏白墨卧室的房门打了开来,清冷的声音响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这么吵?”

本来,她已经睡着了,就是几次听到走廊里的动静才醒了过来。

“姐!”苏茜眼神一动,有些抱歉的道:“对不起,打扰到你休息了。”

“苏总。”林轩也是看向苏白墨,因为是从睡梦中被吵醒的缘故,导致她现在看上去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慵懒的感觉,秀发也有些凌乱。

但,就是这样的苏白墨,没有了平时的高冷干练,给人一种很强烈的保护欲望。

“小茜,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听到你在喊流氓?”苏白墨疑惑的问道,这里除了林轩也没其他人了,难道说林轩想对小茜图谋不轨?

想到这里,苏白墨眼神顿时冰冷下来。

林轩自然是感受到了苏白墨冷冽的目光,头皮微微一麻,急忙解释道:“苏总,你可别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

林轩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讲述了一遍,当然,他把盯着苏茜胸部看的情节尽可能的一笔带过,并特意指出是无意的。

“小茜,别胡闹了,早点回去睡觉吧,姐明天还要上班呢。还有林轩,你给小茜道个歉。”

苏白墨打着呵欠说道,她实在是太困了,只想赶快回去睡觉。

林轩见苏白墨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心中松了口气,向苏茜道歉道:“不好意思,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

“哦。”

苏茜淡淡的回应一声,只是表面上装作接受,为的是让姐姐能早点休息。

苏白墨见二人和解,呵欠连连的转身回到卧室。

“臭流氓!”

等到苏白墨回到卧室后,苏茜恶狠狠的瞪了林轩一眼,然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踩着走廊的地板,回到房间。

林轩看着苏茜怨气冲冲的背影,心中不禁苦笑一声,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冤啊……

不过,这小丫头的身材还真是不错,一点不输她姐姐。

林轩暗暗咂舌。

第1章 背叛

2021-05-04

第1章 背叛

2021-05-04

第6章 上司

2021-05-04

第6章 上司

2021-05-04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断变形

    林轩沉声说道,手里的戒指盒被他捏得不断变形,脸色更是在此刻阴沉得有些可怖。

  • 响,张&文整个

    一声闷响,张文整个人倒飞出五米远,捂着鼻血疯狂哀嚎起来:“我的鼻子,啊我的鼻子!”

  • 轩,当&下脚步

    这时候,许婷目光也是刚好对上林轩,当即脸色猛的一变,停下脚步。

  • &情,令

    林轩淡定的表情,令张文心中一阵不爽,他想看林轩出丑,看对方在自己面前露出恼羞成怒的样子。

  • “先生&您有看

    “先生,请问您有看中的款式吗?”专柜小姐热情服务道。

  • “我知&来,指

    “我知道了。”看着许婷冷漠的面孔,林轩平静的回答道,手掌却忍不住的紧握起来,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带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 这么多&钱给女

    毕竟,这世界上可不是谁都愿意花这么多钱给女朋友买钻戒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