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需不需我帮着啊?”岳宗齐安全的考虑关怀,随便提了一句,没想起乔洛答应下来得迅速:“说起帮着,你都了帮了我很多了,倒不如……”“倒不如再帮你一回是吧?行,谁叫我是你的冤乔洛知道自己要快速突破了,不然时间拖得越来越长,顾薄云绝对可以先把自己的底细了解一番,然后再选择到底该怎么做。自己要是真的乖乖等到那个时候恐怕乔依依都已经另寻良人了,要是另寻良人,一山更比一山又起,自己可吃不了这个苦,必须紧紧抓住顾薄云。。...

“那需不需要我帮忙啊?”岳宗齐出于关心,随便提了一句,没想到乔洛答应得很快:“说到帮忙,你都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不如……”

“不如再帮你一回是吧?行,谁叫我是你的冤家对头呢,你说吧,要我帮你什么?”

“你能不能帮我搞到顾薄云的行程?”

“你追星啊,还追顾薄云的行程,我看你真的是疯了,一个男人得不到就得不到了,你还非要上赶着,又不是每一个人都把你当女神,不喜欢你也很正常啊。”

乔洛知道自己要快速突破了,不然时间拖得越来越长,顾薄云绝对可以先把自己的底细了解一番,然后再选择到底该怎么做。自己要是真的乖乖等到那个时候恐怕乔依依都已经另寻良人了,要是另寻良人,一山更比一山又起,自己可吃不了这个苦,必须紧紧抓住顾薄云。

不管多么困难,只有得到了真相这件事情才算真正有个了断。

“我知道你一定有那个能耐,所以我才让你帮我的,到底帮不帮?”

岳宗齐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你等着,如果我能找得到的话,我现在立刻就能给你,如果我找不到的话就是等上十天半个月也没有这个门路。”

岳宗齐话毕乔洛就不再说话了,乖乖地等着他把结果告诉自己。

在狂按了一阵手机之后,岳宗齐终于有了眉目。

“有了,有一个小职员是顾博云身边的,她说最近的行程大概就是后天了,他会到邻市参加一个土豪大户的生日派对,那个生日派对是给她刚满月的儿子办的,听说是小三上位,生个儿子老来得子,开心的不得了,顾薄云要过去跟他做生意,谈谈交情,另外都是一周以后了,你是不是……”

“知道了,你马上把这些详细的信息告诉我,我要在后天完完全全地突破。”

……

“顾总,明天后天去T城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顾总你觥筹交错,把合同迷迷糊糊地上,那个老头子在听着你夸他儿子去肯定就会签合同了,那个时候就得委屈一下顾总,装个孙子。”

“你觉得呢?”顾薄云缓缓转过身来,午休时分他正在办公室里看着外面的景色闭眼安神,突然身后的小崽子景行冒出来一个不知好歹的词语,把他给刺激到了。

“顾总不要生气,我就是形象一点,顾总才不是孙子呢,只是装的装的……”

“下去吧,对了,我让你查的乔洛的底细,你有没有在跟进?”

“我在跟进了,放心吧,顾总,你说的事情我一定放在心上的,绝对不会怠慢的。

乔小姐那边我大概了解到了,不过跟顾总你之前说的并没有什么出入,乔小姐的生母在她十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但是乔先生也是他的亲生父亲,所以他在这家里生活的不算是太差,加上他现在有自己做得红红火火的事业,总的来说……”

顾薄云打住:“谁让你说这些废话了,我是让你去找他母亲死的真相,这些年来没有人在意他们乔家自己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姓乔的可以轻轻松松的拿下这一切,他不会知道多年以后我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景行不明白到底乔家有什么真相。

现在乔家也没有女主人只有姓乔的那个和他的两个女儿,难道在这看似平静的家庭背后还有更波涛汹涌的事情?

“是顾总,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力再去找找看吧,有任何蛛丝马迹我都不不会放过。”

顾薄云重新走到窗边看自己的风景,突如其来的一个女人,突如其来的婚约,突如其来的真相这一切都让看似明朗的前路变得疑云重重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解开。

“现不谈乔洛的事情了,后天和那个老头子的合约我看一眼。”

景行终于识趣了一回,把背后的文件拿了出来:“在这儿呢,我就想给顾总您来看的,看看顾总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意见。”

顾薄云抬头看了看景行,准备培养培养自己的属下:“这么说你是有自己的看法了?”

景行受到了顾薄云的鼓励,欢喜地说出口:“在我看来那个老头子最不要脸,肯定会在合同上面下功夫,把价格压的越低,他心里就越爽快,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不能给他合理的价格。另外他这个人虽然水性杨花,在外面多招惹女人,但是儿子对他来说就是命根子,现在他也算定了下来了,所以还是蛮看重家庭的,如果顾总你能带一个女伴去,估计能事半功倍。”

顾薄云的眼睛里投出了不信任的目光。

景行赶紧解释:“顾总你别误会,我没有什么私人目的,我就是这么一提,不是为了帮乔小姐。”

景行确实不是为了帮乔洛,他只是想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看起来自家顾总对这个乔小姐很是在意,总之比乔依依在意多了,与其多年都没有女人敢近身,不如这次来个聪明点的试试,

乔洛又是大模特有自己的事业,又是乔家的人,不算门不当户不对,自己给个机会说不定还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顾薄云轻轻地把文件放下,直至最后一下把文件甩了出去,景行才感觉到了来自于顾boss身上的怒气,赶紧闭嘴,一个字都不说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想法到和顾薄云重合的一模一样,所以顾薄云马上就顺着他的这个方案走下来了:“是该带个女人去,那个老头子这么宠她的小情人,我带个女人绊住他妻子也是planB。只不过我不会找乔洛,你让小刘跟着我就行了。”

小刘是顾薄云手底下核心团队里面唯一的女人,学历好嘴巴快行动力强,颇为顾薄云的赏识,甚至她的丈夫都是经由顾薄云认识的。对于小刘来说,顾薄云是一辈子的老板。

景行有点失望:“好吧,那我这就去通她。合同放在顾总这了,若有什么不妥的工作马上告诉我,我去改。”

景行离开后,顾薄云对着文件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他确实心里什么都没想,但是总觉得有点空落落的,有什么事情没做完。

第5章 恐吓

2021-04-09

第12章 认错

2021-04-09
  • 独宠神秘冷妻

    作者:苏郄

    类别:历史 | 连载中

    编辑:清尊素影 | 在读:28782 人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包里掏&出一张

    乔依依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乔洛身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乖巧地说,“我知道你花销大,这张卡你先收着,里面有300万,密码是我生日,我想这些钱够你花些日子了。”

  • 时,他&见身后

    在和乔洛擦肩而过之时,他忽然听见身后的女人犹如天籁一般的甜美嗓音。

  • 以及男&狠狠盯

    以及男人身边那个正狠狠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乔依依——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 来的样&乔洛似

    “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你妈不是经常说我有妈生没娘教的么,你忘了?”乔洛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发白的乔依依,咄咄逼人的继续说,“你出去,我和顾先生有话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