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洛的耳边最后一句听见的话就是顾薄云这样说,昏昏沉沉,沙哑暗淡,如同掉入幻想世界的最后一语脑袋一白,被顾薄云一拽也放佛成魔似地掉入他的世界。早晨的一缕阳光玻璃窗窗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刺激着乔洛的眼睛。。...

乔洛的耳边最后一句听到的话便是顾薄云这样说,昏昏沉沉,嘶哑黯淡,犹如坠入幻想世界的最后一语

脑袋一白,被顾薄云一拽也仿佛入魔似地掉进他的世界。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刺激着乔洛的眼睛。

乔洛的意识渐渐的恢复过来,就像有一根绣花针在她的脑袋里搅动他眼睛突然一睁,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乔洛身体微微一动,赫然觉得身边还有人!

于是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在脑海里像电影画面一样闪现。

抗拒,疑惑,犹豫,顺应。

乔洛啊乔洛……

她默默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像一个第三者一样教训自己。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真把游戏当真了?顾薄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混蛋,你与虎谋皮,还与虎同居!

就在乔洛对自己进行着十二分的训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突然醒了过来,一个侧身,双眼微睁慵懒地看着她。

乔洛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顾薄云,所以故意把头转了过去。

顾薄云依旧冷笑:“不想承认?”

他一只手伸了过来穿过乔洛的脖子就把她整个搂到自己怀里,乔洛不得以只能把面孔转回来,窝在一个算是不太亲近甚至是陌生男人的怀里,感觉……太奇怪了!

滋滋的热往外冒。

乔洛!明明是顾薄云强迫的你,你还一声不吭?

她狠狠地推开了顾薄云,然后坐了起来。顾博云也有些惊诧,慢慢地靠在床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乔洛掀了被子,里面只穿了一条性感的丝绸睡衣,柔情似水的眼睛一条略带些挑衅:“我要的是顾夫人这个位子,不是当你的情人。”

顾薄云心中哑然,自己做了一百种想象都没想过自己的症结会在乔洛的手里化解,她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娶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只桀骜不驯的小豹子放在自己身边怕也是个定时炸弹吧……

“过来!”

顾薄云一下子从床上起来,拉过乔洛,和他一同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签了它。”

不知道这份文件什么时候这么冠冕堂皇地就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看来是顾薄云早有准备。

“这是什么?”乔洛问。

“股权转让的合同。”

乔洛的神色开始警惕起来,她故意收回放在顾薄云一侧的手。

“我为什么要把股权转让给你?”

“这是你和我的交易。”

“我没有忘记,可是顾先生,你狡猾多变,要是我签了这份股权合同,你不娶我怎么办?就算是娶了我,你马上将我扫地出门,我这个顾夫人也当得不太过瘾,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就把股权转让给你?”

顾薄云十分欣赏乔洛的这种才智,不过在自己这里他最好别使用这种才智,会显得更加愚笨。

“春、宵一刻值千金,看来我并没有取得乔小姐的信任。那就只能把乔小姐的过往公诸于众了。”

顾薄云站了起来,顺便把文件边上的笔也给收了,彻底断掉了乔洛签字的可能。

乔洛开始有些着急:“就事论事,股权是我的,我想转让给你就转让给你,我不想也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拿我的过往做要挟吧,这样不是一个正人君子,顾先生,哦?”

顾薄云转身,凑近乔洛,深沉的眸子突然温柔散尽。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正人君子。”邪魅的笑容呈现在顾薄云的脸上。

他一说完便走到了里间,洗澡的水声响起,乔洛坐在床上发呆,时不时地往顾薄云的方向看看。

难道我真的要签字,真是算尽一朝毁……我这么精明的打算还是被他圈在掌里。股权可以给他,但是他必须娶我!

乔洛准备退让一步,她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门,顾薄云听见了,水声戛然而止。

“合同我可以签,我现在马上就可以签,可是你得马上告诉所有人,你要娶我,而且你得马上娶我。”

顾薄云不会这么容易就范的。

“可以,但不会那么快。”

“那你洗完澡出来,对外宣布了我再签字!”

乔洛干干脆脆打破了头皮,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要和顾薄云硬碰硬的把这份虚荣拿到手,否则乔依依那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若真的等到乔依依成了顾薄云的夫人,自己就再难撼动她的地位。

自己的牺牲,值得!

再说……自己和顾薄云……好像也不赖。

这是一个非常邪恶且危险的念头,乔洛赶紧打住了这种思想,专心地等在外面。

顾薄云好一会儿才从浴室里出来,可是他并不急着履行自己的承诺,而是通知下人可以把早饭准备起来了。

“你说话不算数。”

顾薄云坐在沙发上。把合同拿起来一看,合同上乔洛还没有签字,他抬头望了望对方。

“你想害死乔家。”

乔洛突然觉得口干舌燥需要喝水,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就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一股脑全部灌了进去,看起来根本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紧张的情绪,而不是因为口渴而喝水。

“我确实要让乔家的人付出代价包括我的父亲!”

“我以为你只是跟你的姐妹不合而已。”

顾薄云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来了兴趣。隐藏在万千世界背后的真相,往往是自己最喜欢的,肤浅的东西没什么探究的欲、望。

“你应该知道我母亲早就死了,现在的那个女人是我爸后娶的,那个女儿也跟我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吧。

我根本不认这个父亲,更不认他们这一家人!我10岁的时候母亲就走了,可是她死得蹊跷!

不是长年累月的病死的,也不是人祸死的,是突然间就毫无声息地走掉的,从我记事,关于这件事情我就有一直有疑问,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的母亲?

是天还是人,如果是人的话,究竟是谁!”

“你想利用我来帮你查出真相?”

顾薄云手里玩着笔,低语。

第5章 恐吓

2021-04-09

第12章 认错

2021-04-09
  • 独宠神秘冷妻

    作者:苏郄

    类别:历史 | 连载中

    编辑:清尊素影 | 在读:28782 人

书评(95)

我要评论
  • 原来,&。”

    “怪不得依依这两个月往脸上打玻尿酸,原来,是为了和帅哥相亲啊。”

  • 早已习&筹帷幄

    男人很快捕捉到了这两个最关键的词,但是纵横商场多年,他早已习惯了运筹帷幄,所以,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轻声问,“什么意思?”

  • ,乔洛&了几番

    拿过卡,乔洛放在眼前把玩了几番,随后嫌弃的扔到一旁。

  • 包厢门&她这个

    乔依依一边哀嚎一边往出退,直到包厢门关闭,乔依依都在思考,难道,顾薄云宁愿要那个坐过牢的狐狸精,也不要她这个样样兼优的大小姐?

  • 包里掏&日,我

    乔依依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乔洛身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乖巧地说,“我知道你花销大,这张卡你先收着,里面有300万,密码是我生日,我想这些钱够你花些日子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