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临市谈生意,我在别墅坐着也是干坐着,为什么不出工作呢?我原本是模特,原本是要为公司创造出利益的,总不能够凭白无故的短暂休息这么长时间吧。”乔洛刚说着电梯门乔洛刚刚说完电梯门就开了,景行很识相地就出去自个儿行事。。...

“你去临市谈生意,我在别墅坐着也是干坐着,为什么不出来工作呢?我本来就是模特,本来就是要为公司创造利益的,总不能平白无故的休息这么长时间吧。”

乔洛刚刚说完电梯门就开了,景行很识相地就出去自个儿行事。

她一看电梯楼层才到3楼,不是说好去地下车库……这顾薄云是故意把景行支走的。

于是乔洛双手环绕,一副警戒的状态:“你把景行支走了,有什么话现在可以问我啦。”

顾薄云突然侧过头来,慢慢地朝乔洛压来,气势凌人。

“你好像很不满意。”

“我当然不满意,那可是1000万,现在反而倒贴给别人。”乔洛也不顾气势如虹的顾薄云。

“我的卡没有给你吗?”

乔洛不经意间叹了口气,这口气是她憋了很久,现在在顾薄云的疏导之下算是发了出来。

“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我讲给你听。”

“说。”顾薄云轻声回道。

于是两个人到了地下车库之后,就直奔附近的餐厅。餐厅的老板像是顾薄云相熟的人,一来就很热情的招呼,对乔洛也很是用心,一直在盘问她的个人喜好。

以前乔洛是十分喜欢这种贴心的服务的,可是她今天他烦心事缠身,一点都不想多说了,好说歹说把人家给支走了。

“什么事。”顾薄云悠悠问道,就好像无论什么事情对他来说都不是事情。

“我被人敲诈了,敲诈了5000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像你这种人应该仇家也很多吧,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

顾薄云似笑非笑,但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有趣。”

乔洛想做错的孩子一样,低下头说道:“是,我承认这件事情是很难堪,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被别人抓住了把柄,别人不肯放过我,想要从我这里拿到钱。我要么就向他们妥协,要么就是想到办法整治他们。”

“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真的?”乔洛突然捉到了救命稻草。

顾薄云轻声道:“是以前你在牢狱里的狱友?”

乔洛刚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被提了起来:“你怎么然知道的?”

顾薄云没有说话。

“你暗中调查我?”

我的女人,为什么不能了解?

乔洛并不知道顾薄云的心思。

她本来是有点火气的,不过一想到是顾薄云,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稀松平常的,也就算了。

“行,你调查了我,我也就更好说话了,就是我以前的狱友。我在牢中的时候他们就经常欺负我,我以为出狱了,靠自己的本事赚钱了,终于可以摆脱噩梦了,谁知道他们又找上门来。开口就是5000万,不然……”

“不然怎么样?”

敢动他女人一根汗毛,他顾薄云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后面的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总之我是被他们吃定了。

他们就是看着我现在当了明星,有了点小钱就想狠狠敲上一笔,我不想付这个钱,实际上我是想有个法子能让他们永远地远离我!”

“需要我是吧。”

乔洛的角落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当然需要您出手了。我现在是一筹莫展,除了凑钱给他们想不出办法了。

顾总,您既然不想让我出去走穴,觉得丢了你的面子,不如你给我想想办法吧……我知道你肯定鬼点子多,肯定比我会来事。”

乔洛说了一些不该用的词语,正当后悔时只听顾薄云道:“你是我的女人。”

她欢欣雀跃:“太棒了,你赶紧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我想破脑袋也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需要条件。”

顾薄云这个小气的人突然又横生枝节,把乔洛脸上的笑容像是巫术一样收了回去。

“什么?条件?也对……顾总生意人,讲条件才是生意人的做法。那顾总就请说说要怎么样才肯帮我吧。我来衡量衡量这笔交易是不是可以进行。”

“打扰了二位。二位的饮品到了。顾先生的咖啡,乔小姐的橙汁。”

顾薄云把橙汁推到了乔洛的面前,乔洛顺势就喝了一口,但放下杯子她又急急忙忙地问:“到底有什么条件?”

顾薄云上下打量了急切的乔洛一眼,勾起一边薄唇,挑眉邪魅地问:“你觉得,男人对女人还会有什么条件?嗯?”

第5章 恐吓

2021-04-09

第12章 认错

2021-04-09
  • 独宠神秘冷妻

    作者:苏郄

    类别:历史 | 连载中

    编辑:清尊素影 | 在读:28782 人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都在思&样样兼

    乔依依一边哀嚎一边往出退,直到包厢门关闭,乔依依都在思考,难道,顾薄云宁愿要那个坐过牢的狐狸精,也不要她这个样样兼优的大小姐?

  • 时,他&籁一般

    在和乔洛擦肩而过之时,他忽然听见身后的女人犹如天籁一般的甜美嗓音。

  • 新闻也&雅的坐

    “看来顾先生对八卦新闻也是有所关注的,居然知道我这么多光荣事迹。”乔洛撩了下长发,优雅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顾先生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呢。”

  • 朝景行&挥了挥

    本以为顾薄云会心生怜惜,没想到男人却厌烦的朝景行挥了挥手。

  • 明人,&容货,

    “顾先生是聪明人,难道还要我明说?好吧,满足你……我要你甩了乔依依那个整容货,娶我!”

  • &狠狠盯

    以及男人身边那个正狠狠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乔依依——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