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又是一下。叶尘不屑道:“啊特么欠扁,打一下还不能满足。”赖岳京捂着两边脸还在再次放狠话,“你给我等着,我特么叫人搞死你!”叶尘飞起一脚,踢在赖岳京的胸口上,叶尘鄙夷道:“真是特么欠揍,打一下还不满足。”。...

啪!又是一下。

叶尘鄙夷道:“真是特么欠揍,打一下还不满足。”

赖岳京捂着两边脸还在继续放狠话,“你给我等着,我特么叫人弄死你!”

叶尘飞起一脚,踢在赖岳京的胸口上,身子瞬间倒飞出去四五米远,口中喷血,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滚,惨叫不已。

叶尘望着躺在地上呻吟的赖岳京,冷声说道:“老子叫叶尘,高三七班的,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现在你再不滚,我就收你的作案工具。”

赖岳京听到这句话,吓的浑身发抖,也顾不得疼痛了,连忙爬起了踉踉跄跄的往外跑去。

见叶尘打跑了赖岳京,唐婉儿眼眶中噙满泪花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叶尘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了,别怕!”

姑娘抹了抹眼泪,挤出一抹笑容,伸出手道:“我叫唐婉儿,再次谢谢你帮我赶走了流氓!”

“我叫叶尘,咋俩挺有缘的!”叶尘笑了笑,伸出手和其握了握。

唐婉儿听到叶尘这么说,脑海里不由浮现厕所里两人极其暧昧的时光,顿时羞红的低下了头。

“那个牲口是不是经常来骚扰你?”

听到叶尘问起,唐婉儿的眼眶又红了,眼中的雾气瞬间凝结成大颗颗的眼泪落了下来,划过了白皙的脸蛋,楚楚动人的模样,刺激着叶尘,让他有种想把面前的姑娘拥入怀中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

“唐婉儿,你放心,以后有人欺负你报我的名字,没人敢欺负你。”叶尘掷地有声地说道。

唐婉儿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叶尘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向叶尘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个赖岳京他的哥哥,是黑虎会里面混社会的头目,听说手下有很多混混,我担心……”

“一群小混混无需担忧。”叶尘不屑的道:“放心,不管来多少我都让他们和赖岳京一个下场。”

叶尘的话语透着一股霸气,唐婉儿虽然还是担忧,但还是心安了几分。

等到这姑娘的心情缓和了一些,叶尘问道:“对了,唐婉儿,我刚才听到他说你的母亲生病了,能告诉我是什么病吗?”

原本眉头舒展开来的唐婉儿再次蹙紧。

叶尘没有说话,目光柔和的看着唐婉儿。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唐婉儿面色失落的说道:“是尿毒症。”

叶尘一惊,尿毒症可是有名的重病,百分之五十的人活过不过五年,而且是有名的吃钱大户,往往会拖垮一个家庭,这也难怪眼前这个姑娘衣着如此朴素了。

叶尘应了一声说道:“我会点医术,可以带我去看看你母亲吗?”

“叶尘,谢谢你,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母亲的病医生都已经……已经……”说道这里唐婉儿不由的哽咽了起来。

唐婉儿并不相信叶尘能够治疗自己的母亲,毕竟这个病多少专家都束手无策。

“好了,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你带我去看望你母亲!”叶尘也不解释,他虽然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但是具体还得看了病人的情况再说。

唐婉儿还要反驳。

叶尘故意板着一张脸说道:“唐婉儿,你要是在推脱的话,我就生气了啊,再说了,就算我治不了你母亲的病,作为朋友去看望一下没错吧,除非你不把我当朋友。”

叶尘的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唐婉儿没法拒绝,感动的眼眶红红的冲着叶尘说道:“叶尘,谢谢你!”

“嗨,客气什么。”叶尘淡淡一笑:“你要是明天真想感谢我的话,明天中午看完你父亲,陪我一起吃个饭。”

唐婉儿楞了一下,随后笑着点头说道:“好,明天我请你吃饭。”

就这样,叶尘与唐婉儿肩并肩有说有笑的回到教室。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赖岳京从阴影处钻了出来,面色阴冷说道:

“贱人,老子跟你玩了这么久的游戏,今天才准备上你,已经是给你脸了!”

“还有这个小白脸,敢破坏老子的好事,老子一定会让你后悔!”

呸!

赖岳京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在地上,脸色浮起一阵冷笑,掏出手机拨出:

“表哥,借我十个兄弟,我要收拾一个人。”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赖岳京咬牙切齿的说道:

“把钢管什么的都带上,我今天要弄断两条腿!”

叶尘回到教室,整个下午林玥和苏岚这两个小丫头都不敢和叶尘搭话,叶尘不是睡觉便是发呆,一晃便混到下午放学时分。

最后一节课下课了铃声响起,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就在此时,方清雅笑容面满的走了进来。

“同学们,我现在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从明天开始,往后一周的时间,咱们学校下午举行篮球比赛,每个班级都要参加,明天下午就不用上课了。”

“哇塞!”

“太好了,不用上课了!”

众人闻言,皆是眼前一亮,有些性子活跃的甚至已经开始欢呼了起来。

“都别高兴的太早,比赛是淘汰制的,要是输了,你们也就玩一个下午,后面还是得回来乖乖上课。”

方清雅此话一出,就像是一瓢冷水浇到众人头上,欢呼声顿时小了许多,班上的同学都很清楚自己班上足球队的水平。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现在放学,那个叶尘留一下再走。”

林玥和苏岚向叶尘投去一个怪异的眼神,收拾书包便往外走。

高天鹏路过叶尘的时候小声说道:“老大,加油,早日把方老师拿下!”

听到高天鹏所说的,叶尘有些哭笑不得,看来都有些误会自己和方清雅了,不过他也懒得去解释。

见人都走光了,方清雅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面若寒冰的走到叶尘身边冷声道:

“把录音给我删了!”

“不删!”叶尘摇了摇头。

“那个古文你不用抄了。”

“不删,还不够。”

“行,既然你不删录音,那你今天就别想回去,就在学校念书做题吧,我作为一名优秀的老师,有必要给新同学开开小灶。”方清雅双手抱胸冷笑的看着叶尘威胁道。

叶尘有些无奈,自己要保护林玥,没时间和方清雅干耗,只得掏出手机,翻到录音软件,当着方清雅的面点击了删除。

看见叶尘将其录音删除,方清雅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旋即脸上浮现出一道冷笑,撂下一句:“古文一百遍,明天早上交给我。”说完转身往外走。

叶尘楞了一下,说好的删除了就不用抄古文的呢,人与人的信任呢?

叶尘摇了摇头,拿起书包往外走去,到了后门处,对着走廊另一头的方清雅喊道:

“方老师,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云空间?知不知道有种软件叫做数据恢复?以为在手机上删除了就没有事情了么?你真是太天真了,哈哈哈!”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事情,&的遗憾

    “这都是我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一些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保卫祖国了。”

  • “17&”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 手打到&一边:

    刘军长把叶尘伸出的手打到一边:“你小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 “你们&叶尘满

    “你们猜一猜,谁猜中了,这个月的监仓的卫生就不用做了!猜不中的话...嘿嘿!老规矩”叶尘满脸贱笑道。

  • 本一脸&古怪起

    每说一句,叶尘的脸上的不自然就多出一分,原本一脸崇拜的犯人们也面色古怪起来。

  • 谁无死&汗青!

    起身背着双手望着天空叹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正当叶&比。

    正当叶尘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他的装比。

  • ,那么&出炉的

    “既然你们都猜不到,那么老规矩开始吧!新鲜出炉的一百道数学题,赶紧做吧!”叶尘贱贱的笑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