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跟随走上天台。简言之的天台,实际上是这栋教学楼的楼顶,好几百平,很是宽广,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正上面吸烟吹牛皮,见叶尘和高天鹏上去了,一个个都在朱达昌的挥手示意下聚所谓的天台,其实就是这栋教学楼的楼顶,好几百平,很是宽阔,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正在上面抽烟吹牛,见叶尘和高天鹏上来了,一个个都在朱达昌的示意下聚拢到一起。。...

两人跟着走上天台。

所谓的天台,其实就是这栋教学楼的楼顶,好几百平,很是宽阔,一群不学无术的家伙正在上面抽烟吹牛,见叶尘和高天鹏上来了,一个个都在朱达昌的示意下聚拢到一起。

黑压压的一片,估摸着得有二三十号人,个子虽然都不大,可也显得蛮有气势的。

个个抄着手,叼着烟,昂着头看着两人,眼神中写满了你死了三个字。

“艹,高天鹏,你特么跟着凑什么热闹?给老子滚蛋!”站在朱达昌身边的身形彪悍的家伙怒道。

“虎哥!”高天鹏有些惊喜的道:“虎哥,给我点面子,这都是误会!”

“哈哈哈……”这个被称为虎哥的家伙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头大笑了起来,“给你面子?你特么一个死肥猪算那根葱?”

“好!吴虎算你狠,就当做那些酒都特么喂狗了!”高天鹏气的不行,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没想到一块喝过酒的家伙竟然一点不顾及情谊,当着众人的面骂自己是肥猪。

“高天鹏,喝你几顿酒是特么给你面子,你知道朱少爷这次出多少钱收拾眼前这个小子么?”说着他摊开手掌比划道:

“五万,整整五万块教训这个小子一顿!既然你也跟着这小子一起,那等会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这个大汉嚣张地说道。

高天鹏冷笑了几声道:“有本事今天就弄死你胖爷,不然就等着胖爷收拾你!”

“哼,鸭子死了嘴硬!”吴虎正要动手,被一侧的朱达昌拦了下来,看盯着叶尘道:

“叶尘,老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管你是不是林玥的表哥,老子都要你帮我弄到她,否则的话,哼哼!”朱达昌嚣张的说道。

“啧啧,朱达昌你这个逼装的还行,比之前那个逼装的下本钱多了。”叶尘嗤笑着,戏谑的说道:

“要不要我现在跪下来喊你几声爷爷啊,我现在吓的都不行了,你看,我的腿肚子都直哆嗦呢!”

叶尘说着还故意抖了抖腿,但脸上丝毫却充满了戏谑之色。

听了这话,朱达昌面色阴冷的瞪着叶尘,开口怒道:“既然你欠收拾,哪我就先废了你!”

说着双手一挥,站在一旁的那些家伙们,便个个如狼似虎地朝着叶尘和高天鹏扑了过来。

叶尘冷笑道:“找死!”

瞬间,叶尘动了,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仿佛隐身了一般。

并非是叶尘隐身,而且其速度太快,这些家伙根本都来不及捕捉他的身影。

众人一愣,这小子莫非会妖术?

不等他们思考,一个个被人踹的飞起,转瞬间,一大群人就跌倒在地,个个摔的鼻青脸肿,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只剩下吴虎和朱达昌两个人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高天鹏更是震惊的张开了嘴巴,眼珠子瞪的滚圆,根本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他们都没有想到,叶尘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叶尘伸手抓住俩人的衣领往外拖去,吴虎着家伙还想偷袭,脚还没伸出去就被叶尘重重一个膝顶给撞了回去,捂着肚子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尘,叶尘你要干什么!”朱达昌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惊慌失措的喊道。

叶尘没有理会,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抓着两人就往护栏边上拖去,来到护栏边上,一手一个将两人举起,往外面探去。

“叶尘,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放我下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两人此刻哪里不知道叶尘的打算,顿时都慌了神,急忙求饶道。

楼道口摔的一地的马仔此刻也不惨叫了,这些家伙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和高天鹏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边的局势。

面对两人的告饶声,叶尘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点点的将两人伸出楼外,最后两人彻底悬空,两个人紧紧的抓住叶尘手,身子不住的颤抖,非常害怕叶尘一个不小心松手把两人摔下去。

这里可是四楼顶上,掉下去基本上逃不脱残疾的命运,甚至一个运气不好就得命丧当场。

突然,朱达昌一个哆嗦,身下的裤子渐渐湿了一片。

见状叶尘笑了笑说道:“刚才不是很牛比的嘛,现在怎么尿裤子了?我看着高三你是来错地方了,你应该去幼儿园才对。”

“尘哥你说的对,我去幼儿园,我现在就去幼儿园。”朱达昌身子悬在半空中,恐惧到了极点,见叶尘开口连忙语无伦次的说道。

“呵呵,你这样子去幼儿园别吓坏了小朋友,对了之前你自己说过生吃猪大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承诺啊!”叶尘笑眯眯地说道。

“吃,我吃还不行吗,求你赶紧把我放下来吧!”朱达昌悬在空中惊恐万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叶尘摇摇头,这家伙实在太没骨气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手一提,将朱达昌抛进了天台,重重的摔在地上。

朱达昌劫后余生,欣喜若狂,激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另一边的吴虎声厉色荏的威胁道:“赶紧放我下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叶尘撇了撇嘴,将手一松。

啊!

一道惨叫声从吴虎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他怎么也没想到叶尘竟然敢放手,心中万分悔恨,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

刚坠落下去一段距离,突然吴虎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自己下坠的身形被止住了。

他睁眼一看,叶尘此时正抓住自己的衣袖,自己的身子彻底吊在空中,晃晃悠悠的,就像是在空中荡秋千一般,他急忙抓紧了叶尘的手,惊恐地说道:

“求你了,叶老大,拉我上去吧,让我做什么都行,猪大肠我也吃,求你拉我上去。”

显然刚才叶尘的放手让彻底击穿了吴虎的心理防线,此刻让他做什么都不会拒绝。

“你吃什么猪大肠啊,我觉得你的嗓音还不错,适合去当个歌手,你等下去我们班上唱首女人花。”叶尘想了想笑眯眯地说道。

“行,行,我最喜欢唱歌了。”吴虎急忙应道。

叶尘胳膊一发力,吴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重重的摔倒在天台。

叶尘回过头看了看瘫软在地上的朱达昌,蹲下来笑眯眯地说道:“这块表带在你身上不太配啊!”

朱达昌心中一痛,但是刚才叶尘给他带来的恐惧还没有消失,二话不说的将自己的江诗丹顿传承表摘了下来,双手捧上递给了叶尘。

叶尘将其戴在手上,满意的打量了一番,在朱达昌的面前晃了晃,说道:“猪大肠,这块表明显带在我身上更般配一些。”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183)

我要评论
  • 长专程&么好意

    “勋章!刘军长专程来给我发勋章?这怎么好意思呢,赶紧给我吧!”叶尘满脸激动的递出手。

  • ..嘿&脸贱笑

    “你们猜一猜,谁猜中了,这个月的监仓的卫生就不用做了!猜不中的话...嘿嘿!老规矩”叶尘满脸贱笑道。

  • 确的事&:

    “不懂,你们不懂,你们都是犯了错误才进来的,而我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才进来。”叶尘淡淡的道:

  • 分,原&也面色

    每说一句,叶尘的脸上的不自然就多出一分,原本一脸崇拜的犯人们也面色古怪起来。

  • “老大&您了,

    “老大,辛苦您了,您是民族英雄!您的所作所为撑起了民族脊梁!”一干犯人崇拜不已的望着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