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门口走进去的那道身影上,叶尘也跟随望过去的,两条曲线自然优美的大长腿印入眼帘,一看就明白是常常锻练的结果。“摸出来肯定弹性十足!”叶尘在心底暗暗“摸起来肯定弹性十足!”叶尘在心底暗自想着,往上看去,套裙,黑色职业装,胸前的雄伟高耸入云,把白色衬衫绷着的紧紧的,视线再往上抬,叶尘神色一僵,当场愣住。。...

全班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门口走进来的那道身影上,叶尘也跟着望过去,两条曲线优美的大长腿映入眼帘,一看就知道是经常锻炼的结果。

“摸起来肯定弹性十足!”叶尘在心底暗自想着,往上看去,套裙,黑色职业装,胸前的雄伟高耸入云,把白色衬衫绷着的紧紧的,视线再往上抬,叶尘神色一僵,当场愣住。

“竟然是她!”

这个小魔女口中踢爆蛋蛋的老师,居然是自己刚才在厕所门口遇到的哪位女老师。

“也对,刚才她就准备踢来着,幸好我躲的快,不然……”叶尘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突然想到这位方老师刚才明显是误会了自己。

“万一她看到自己,当众说出她以为的‘真相’,那我一时英名岂不是全毁了!”叶尘想到着连忙讲头低下,掏出课本做出读书的模样遮挡住自己的脸。

可这终究是徒劳,方清雅一进门就看见叶尘了,谁让叶尘哪里之前是个空座,现在突然坐了个人,想不注意都难。

“原来这个家伙是新转来的学生!难怪没见过他,一来学校就钻女厕所,想来也是在其他学校人人喊打混不下去才转过来的。”

方清雅深深的看了叶尘一眼,心中冷笑道:“这下看你怎么逃,不好好收拾你我就不叫方清雅!”

刚上讲台站好,林玥匆匆赶回,报到进了班级后,向着叶尘投向感激的目光。

见林玥坐好,方清雅接着之前的课程开始讲课,不多时,便到了提问的缓解。

“上周让你们复习背诵蜀道难,你们应该都能背了吧!”

“会……”

下面响起稀稀落落的回答声,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背诵。”

“好!那么我现在抽一个人背诵下。”方清雅冷笑道,当了几年班主任,对方这种差生,她早就轻车熟路了。

“那个新生,你起来背诵一下!”

“我?”叶尘不敢相信的说道:“老师,我刚转过来……”

“对啊!老师,叶尘他刚转过来,之前的作业怎么能让他回答呢?”林玥也连忙开口帮腔道。

“我知道他是新转来的,但是蜀道难是以前学习的,这个不管什么学习都是要求必备的,我就是想看看这位新同学的基础学的怎么样。”

方清雅面带微笑的看着叶尘,心中冷笑连连,对付这种流氓坏学生,第一步先让他当众出丑丢人,蜀道难是一篇极难背诵的古文,她不相信眼前这个色狼学生能背诵出来。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就在方清雅得意之时,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缓缓响起,一连串没有丝毫停顿的背诵,让所有人都暗自吃惊,他们没想到刚才轻而易举教训恶霸的“铁头哥”连学习也这么厉害。

林玥开心的看着叶尘没有被老师刁难住,同桌小魔女苏岚也是一脸敬佩的看着叶尘。

至于方清雅,脸上虽然还挂着微笑,但心里已经是震惊万分,看着叶尘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方清雅心头一股闷气油然而生,她是极其要强的人,这么能容忍这个流氓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看来这位新同学的基础很扎实,再把离骚背一遍应该也难不到你吧!”方清雅用话语激将着叶尘。

“靠,这老师够狠的啊!离骚可是整个高中最难背的古文了,不过今天小爷就让你开开眼!”叶尘心里打定主意要好好震震眼前这个御姐老师。

在众人的注视下,叶尘缓缓开口了:

“惩可之心余岂,兮变未犹吾解体虽,常为以修好独余,兮乐所有各生民……”

“看来这位新同学的学习还是需要加强啊!”当听到第一句不对时,方清雅就笑呵呵的假意安慰道。

哈哈哈……

一道刺耳的笑声响起来,循着声音看去,正是被叶尘教训了一顿的朱达昌,嘲讽道:“一句都没背对,自己还有脸背个不停?”

叶尘并没有被这些闲言碎语打断,嘴里不停的背诵着。

渐渐的,一些优生的脸色变的古怪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纷纷打开课本翻到离骚那篇课文。

咝!

齐刷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相信,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你自&堂堂的

    “你自己说的给我发勋章,堂堂的军长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叶尘嬉皮笑脸的说道,再次伸出了手。

  • ,一定&我说的

    “你们的思维太僵硬了,我猜老大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是高科技犯罪!肯定是刷Q币刷多了进来的!哥我说的没错呗!”揉肩小弟憨笑着说道。

  • 访华队&禁闭俩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 尘的身&廓光,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 “好歹&到底啥

    “好歹让我们死个明白吧!老大你到底啥事进来的?”犯人们望着那一百道数学题异口同声的说道。

  • 本不会&在龙国

    “生不逢时啊!要是在以前,我根本不会在这里,而是在龙国大会堂接受最高领导的嘉奖,所有的人都会亲切地称呼我为“民族英雄”!

  • ,那你&啊?”

    “老大,那你是啥事进来的啊?”背后一揉肩的小弟好奇的问道。

  • 问你到&,咋还

    “老大,就问问你到底干啥进来的,咋还念上诗了呢?”一旁的犯人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