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动作带动整体着周围一批学生,都有样模有的翻到那篇课文。方淡雅也察觉到到不对,急忙翻看课本,仔细一看之下,再再对照着叶尘的朗朗读背声,登时心中热潮滔天巨浪。“这……这是方清雅也察觉到不对,连忙翻开课本,一看之下,再对照着叶尘的朗朗背诵声,顿时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们的动作带动着周围一批学生,都有样学样的翻到那篇课文。

方清雅也察觉到不对,连忙翻开课本,一看之下,再对照着叶尘的朗朗背诵声,顿时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这……这是倒背入流!”

“太牛了,我正着背不结巴就不错了!”

“老奶奶过马路我都不扶,就服你!”

一时间,班上的同学们都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呼。

七班是四中的重点班,班里主要由两种人组成,一种是靠着优越的家庭进来,但更多的还是真正靠着自己努力进入的重点班。

之前叶尘教训朱达昌,更多的是觉得叶尘胆子大敢招惹富二代。

但是现在,一个个都佩服的不行,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林玥一脸震惊的望着叶尘,而苏岚看着叶尘的眼神更是带着些许佩服。

叶尘一口气将古文背完,看着众人震惊的表情,轻描淡写的说道:“老师,我这个底子还行吧?”

唉,哥根本不想装比,都你逼我出手的。

叶尘虽然没有上过学,但他师傅从小就拿着棍棒逼他背古文,但凡流传下来的古文,他都背的滚瓜烂熟。

方清雅听在耳中,说不出的嘲讽意味,一股血气猛地上涌,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将俏脸涨的血红。

深深吸了口气,方清雅压住怒气沉声道:“这位新同学你坐下吧,我们接着上课。”

叶尘笑了笑坐了下来。

很快一节课就过去了,方清雅也没有再找叶尘的麻烦。

下课铃声响起,方清雅宣布下课,面色不善地冲着叶尘说道:“新来的那个,你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叶尘楞了一下,甩了头跟着走上去。

“你叫什么名字?”方清雅坐在自己的办公椅面带微笑的问道。

“叶尘。”叶尘应道,一边大刺刺地拉了把椅子坐下。

“叶尘是吧?”方清雅脸色一变,板着脸冷声说道:“第一天就偷窥女厕所?你挺行的啊!要不要我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让全校师生都知道,咱们学校来了一个大色狼。”

“方老师,这是误会,你听我解释!”叶尘顿时就急了,开玩笑,这要是说出去自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起来,谁让你坐着的!”方清雅喝道。

叶尘连忙站起来,楞了一下,眼前一亮。

方老师胸口的纽扣不知何时崩掉两颗,整个半圆都裸露在外,浑圆饱满,白皙细嫩,往下看,隐约可以见到一抹粉色蕾丝。

叶尘略微低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哪出风景,解释道:“其实我进去是事出有因,我是学雷锋做好事,我帮同学送东西进去。”

方清雅看见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叶尘此时畏畏缩缩的样子,甚至都不敢对视自己眼睛,心里一阵冷笑,我让你进女厕所,我让你当众不给我面子。

“那你说,你给谁送东西去了?”

方清雅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挂起一丝冷笑,这个学生毛病太多了,现在还不老实,还在狡辩,你一个新来的谁会让你送东西去女厕所。

“是林玥,我给她送卫生……。”

“卫生纸?”方清雅接嘴道。

她根本没有往卫生巾哪方面想,卫生巾这种东西对于女孩子来说是相当私密的物品,怎么可能让人给送过去。

叶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说道:“卫生巾。”

“什么?”方清雅听到在这三个字之后楞了一下,不会旋即变回过神过来,心中冷笑连连,她已经确定无误了,叶尘绝对是在撒谎。

“你去把林玥叫过来,我问问她看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样。”方清雅冷哼一声,指挥道。

“那个方老师,我还有事情和你说。”

“知道害怕了?”方清雅笑了笑道:“说吧,到底去女厕所是干什么。”

“不是,方老师,哪个,是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方清雅有些疑惑。

“那个,方老师,你胸前的扣子崩开了。”

叶尘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道:“我可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说完撒腿就跑。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186)

我要评论
  • 过做了&透着骄

    “只不过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铲除了一些邪教组织,消灭了一些恐怖分子,保护了一些人民群众不受伤害,为国家争了一些光。”叶尘的语气透着骄傲。

  • 没错呗&!”揉

    “你们的思维太僵硬了,我猜老大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是高科技犯罪!肯定是刷Q币刷多了进来的!哥我说的没错呗!”揉肩小弟憨笑着说道。

  • 访华队&个月!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 的,有&还有小

    “犯人有很多种,有政治犯罪的,有金融诈骗的,有暴力犯罪的,有惹人不耻的强爆的,还有小偷小摸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是!”叶尘盘腿坐在床上对蹲在面前的一干犯人说道。

  • ,总要&呆了。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 岁进军&等功。

    “15岁进军队,半夜偷窥女教官从而发现一起间谍活动记二等功。同时记大过一次!”

  • ,就问&的犯人

    “老大,就问问你到底干啥进来的,咋还念上诗了呢?”一旁的犯人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

  • 面跟着&,眼尖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