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到厕所了,你他不在啊!”叶尘责问道,他掩藏了承认错误人这个情况。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尬尴:“不好意思啊,叶尘我他不在我们楼层的厕所,我上次下课后先去了一趟楼上办公室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叶尘我不在我们楼层的厕所,我刚才下课先去了一趟楼上办公室,我在楼上的厕所里。”。...

“我已经到厕所了,你不在啊!”叶尘质问道,他隐藏了认错人这个情况。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啊,叶尘我不在我们楼层的厕所,我刚才下课先去了一趟楼上办公室,我在楼上的厕所里。”

“好吧,我马上过来。”叶尘也是无语,挂断电话对被他贴身控制住的姑娘说道:“这下你总相信是个误会了吧!”

说完就将她放了开来。

姑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提上裤子,红着小脸逃一般的离开了。

叶尘随后也做贼一般的离开了女厕所,走到楼上的女厕所前。

一脸正气的望了望四周,整了整衣服,理了理发现,随后……弯着腰一溜烟的冲了进去。

有了之前冲进女厕所的经验,叶尘这次显得十分的轻车熟路。

“是你么?叶尘,这里。”

林玥的手从门缝中伸了出来。

叶尘连忙掏出小包少女时代,塞进林玥的手中,:“我就不等了,先走了。”随后拔腿就想外面跑去。

女厕所太危险了,此地不宜久留。

“啊!”

一道女子的惊呼声响起,叶尘只感觉香风扑鼻,一个软绵绵的身体撞进了自己怀里。

温软舒服!弹性十足!这是叶尘的体验。

“啊!死色狼!

叶尘被推开,定睛一看,眼前站着一个火辣御姐,她面色发红,正满面怒火的盯着自己,身穿一件深色小西装,里面是洁白的衬衣,胸前一对饱满紧紧绷着衣服向外突出,仿佛要撑破衣服的束缚。

可谓是凶器逼人啊!

这位汹涌御姐被迎面而来的叶尘撞了个满怀,整个人都楞了一下,随即便紧握了拳头,全身绷紧,抬腿一脚便超叶尘裆下踢出,正是美女通用神技“断子绝孙脚!”

同时嘴上连连质问道:“你是哪个班级的学生,上课时间不去上课,跑到女厕所来偷窥!今天替你老师好好教育你一番。”

叶尘并没有反驳,如今这样子是黄泥掉到裤裆里,根本说不清。

而今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反正这女的也不认识自己,甩掉她就好了。

叶尘绕过她,全力施展出自身的速度,咻的一下,便冲出厕所,冲下楼去。

火辣御姐追了两步,发现自己追不上对方,气的的直跺脚。

叶尘一溜烟地跑到了教室门口,往里面一张望,老师居然没在,顿时放心走进了教室,他正担心用什么借口来解释迟到,这下不用了。

回到座位上刚坐稳,同桌大姐头苏岚就发话问道:

“小弟,你运气真好,语文老师刚出去你就溜回来了。”

“没办法,谁让我长的帅呢!”叶尘理了理发型,故作潇洒道。

“臭不要脸!”苏岚啐了一口,小声提醒道:“这节课的老师是我们静海四中有名的美女老师方清雅,不仅人漂亮,武力值还高,有次外校一个小混混挑事,一脚就被方老师踢爆了下面。”

踢爆下面?叶尘一阵恶寒,为什么美女总是喜欢用这招。

苏岚眉飞色舞激动地说道:“那声音,清脆无比,当时就认定方老师为我的偶像!”说到这里突然有些失落的嘟囔着:

“可惜现在他们都不敢惹我,没有机会体验到那种感觉,唉……”

听到苏岚这句话,叶尘和周围的男生都齐刷刷的夹紧了自己的大腿。

叶尘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提防眼前苏岚,千万不能被她的外表所迷惑,这哪里是可爱萝莉,分明就是一个头上长角的小魔女。

正当叶尘暗自提防小魔女时,蓦地,班上原本嘈杂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17&队,保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 尘暗爽&传来,

    正当叶尘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他的装比。

  • 刘军长&,先不

    刘军长看着叶尘这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勋章的事情,先不提,我这次来,是通知你可以出狱了,同时以我个人的名义委托你保护一个人。”

  • 上形成&圣,犯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 女教官&间谍活

    “15岁进军队,半夜偷窥女教官从而发现一起间谍活动记二等功。同时记大过一次!”

  • 组织,&了一些

    “只不过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铲除了一些邪教组织,消灭了一些恐怖分子,保护了一些人民群众不受伤害,为国家争了一些光。”叶尘的语气透着骄傲。

  • 诈骗的&力犯罪

    “犯人有很多种,有政治犯罪的,有金融诈骗的,有暴力犯罪的,有惹人不耻的强爆的,还有小偷小摸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是!”叶尘盘腿坐在床上对蹲在面前的一干犯人说道。

  • 就不用&做了!

    “你们猜一猜,谁猜中了,这个月的监仓的卫生就不用做了!猜不中的话...嘿嘿!老规矩”叶尘满脸贱笑道。

  • 尘的脸&犯人们

    每说一句,叶尘的脸上的不自然就多出一分,原本一脸崇拜的犯人们也面色古怪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