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达昌一惊,差点儿滑倒,他没看错了吧!劳斯莱斯?几百万!他怎么可能会作为礼物这个小子!虽然的话说不买,上次自己说话的声音如果大,岂非是下不去台。“你选个实际情况点的,顶级豪车那个…“你选个实际点的,豪车那个……都需要订的。”。...

朱达昌一惊,差点摔倒,他没听错吧!劳斯莱斯?几百万!他怎么可能送给这个小子!但是如果说不买,刚才自己说话声音那么大,岂不是下不来台。

“你选个实际点的,豪车那个……都需要订的。”

叶尘摸摸了下巴,指着朱达昌手上的那款表,不情愿道:“你这块表还行,虽然你带过了,但是我不介意。”

“什么?”

朱达昌浑身最值钱的就是这款江诗丹顿传承豪表了,四十多万,饶是他富二代的身份,也是攒了好久的钱才买的一块,平时带的时候都特别珍惜,现在这小子居然开口要自己的表?

穷人这贪得无厌的嘴脸真是让人恶心!

“这个表你带着不符合你的身份,太糟蹋表了!”

“车子你不买,一块带过的表你也不愿意给,穷逼还学人装逼,切!”叶尘不屑的说道。

“哈哈哈哈……朱达昌这个逼我给零分。”

“朱达昌你刚才说要生吃猪大肠的我们等着呢!”

朱达昌刚才说话声音那么大,早就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加上他平日行事嚣张,此时见他吃瘪都纷纷出言嘲讽。

“你敢耍老子!”朱达昌咬牙切齿的说道,被全班人嘲讽,自己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人,而这,就是拜眼前这个乡巴佬所赐。

“耍的就是你。”叶尘嘴角上扬,摆出一副贱贱的笑容。

朱达昌顿时涨红了脸,握紧拳头气急败坏砸向叶尘的脸。

全班同学都以为他要闪躲,可没想到这家伙坐在位置上根本不动,只是微微低了一下头,任由朱达昌的拳头砸砸在自己的额头上。

砰!

结结实实的一拳砸在叶尘的额头上。

下一刻,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变响了起来。

呃啊……疼……疼死我了!

在全班同学瞠目结舌中,朱达昌不停甩着自己的手,嘴里不停的倒吸着凉气。

而再看看被打的叶尘,额头上甚至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朱达昌深深吸了一口气,吸取了教训不再打叶尘的头,一拳打在叶尘的胸口之上。

眼看着他冲再次打来,叶尘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正准备出手教训他一顿时,眼角余光扫到一道身影,他眼中一亮,计上心头。

没有躲避,任由他的拳头打了过来。

砰!

拳头砸在叶尘胸口的瞬间,叶尘身体的内气喷涌而出,震的朱达昌的拳头像是裂开了一般,钻心般的疼痛。

与此同时,班主任老刘已经来到教室门口,大声喝道:“你给我住手!”

不用他喊,朱达昌自己也住手了,他捂着手冷汗直流,痛的浑身发抖,惨叫连连,在地上蹦个不停,嘴里还发出混乱的惨叫,样子滑稽的很。

众人看着朱达昌这般模样都是好笑,特别是那些被他欺负过的平民子弟,更是觉得神清气爽,解气无比,对叶尘也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他们不知道的是,朱达昌的筋脉已经被内气震的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即便等他稍后疼痛消除,那只手还是会软弱无力。

这就是敢对睚眦必报的“血狼”动手应有的下场。

叶尘心中冷笑,但是脸上却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捂着胸口痛呼道:“痛啊,痛死我了,我骨头断了,心脏不跳了,我要死了……”

老刘看叶尘一脸痛苦的样子,连忙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伤的重不重,要不要去医院?”

开玩笑,这可是王主任亲自带来的人,刚才在外面还特意嘱咐过几句,这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王主任交代。

叶尘揉了揉胸口,趴在桌上道:“谢谢老师关心,我先休息一下。老师,你一定要严惩这个恶霸,他欺负我是新来的,要收我做小弟,还说这个班上他是最牛逼的人,老师都得听他的。”

“我只是反驳了一句,班级里班主任才是最大的,他说班主任算个屁,然后就被他打成这样,咝,疼!”说完,还揉了揉胸口。

什么?不仅欺负新同学,还敢辱骂老师,看不起我,老刘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为撑起

    “老大,辛苦您了,您是民族英雄!您的所作所为撑起了民族脊梁!”一干犯人崇拜不已的望着他。

  • 的,有&爆的,

    “犯人有很多种,有政治犯罪的,有金融诈骗的,有暴力犯罪的,有惹人不耻的强爆的,还有小偷小摸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是!”叶尘盘腿坐在床上对蹲在面前的一干犯人说道。

  • 起身背&,留取

    起身背着双手望着天空叹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人,后&本监狱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 &夜偷窥

    “15岁进军队,半夜偷窥女教官从而发现一起间谍活动记二等功。同时记大过一次!”

  • &的犯人

    “老大你到底干了什么大事啊?”听到叶尘的话,一旁的犯人彻底懵了。

  • “你小&你胖还

    刘军长把叶尘伸出的手打到一边:“你小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 的遗憾&就是因

    “这都是我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一些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保卫祖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