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叶尘发楞的样子,林玥和秦有容对望几眼,再也没有都忍的哈哈大笑了出来。这是她们俩早晨出来后商议的结果,特地让饭店找来的隔夜饭和大肥肉片,饭店的厨师还纳闷儿呢,这林家这是她们俩早上起来后商量的结果,特意让饭店找来的隔夜饭以及大肥肉片,饭店的厨师还纳闷呢,这林家大小姐的口味怎么如此独特了?。...

看着叶尘发愣的样子,林玥和秦有容相视一眼,再也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这是她们俩早上起来后商量的结果,特意让饭店找来的隔夜饭以及大肥肉片,饭店的厨师还纳闷呢,这林家大小姐的口味怎么如此独特了?

“叶尘你要是想吃我们的早点也可以,但是你从今往后就只能被称呼为小叶子,或者小尘子,都随便你选。”

秦有容笑了一会继续出主意逗弄着叶尘,她并不满足,毕竟她俩姐妹在叶尘身上都吃了亏,如今能看他吃瘪,无疑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

叶尘撇了撇嘴,没有回应秦有容,拿起饭盒朝一边厨房走去。

“一顿早点就想让我放弃男人的尊严?开玩笑,至少两顿!咳咳……两顿也不行。”

见叶尘置之不理,林玥和秦有容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故意大声炫耀着。

“来,有容姐,你吃一下这个虾饺,他们家这个虾饺那真的是堪称一绝,虾皮柔韧,虾仁甜脆,吃到嘴里那是满口香甜啊!”

“嗯,小玥,这个粉蒸排骨亦是美味,被蒸的酥软的排骨裹着一层鲜香的米粉,入口即化美味至极啊!”

嗯……好吃嗯……

“有容姐,他去厨房不会是想做饭吧?”林玥小声问道。

“我看他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人,等他搞砸了,你再把他那份早餐给他送过去!”

“好的。”林玥应道。

秦有容和林玥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只想捉弄叶尘一下,并不是真正不给他饭吃。

听着餐厅里两人小声议论的声音,叶尘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这些年,他一直在枪林弹雨,深山沼泽里面厮杀,如今陡然放松下来,看着小丫头这可笑的伎俩反而有一种家庭的温馨感。

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一些鸡蛋,抽真空的火腿等能长时间存储的食品,好在调料什么的都不缺,估计是福伯经常放回来。

点火,将肥肉放置锅中熬油,另一边打鸡蛋,将火腿切成丝,手起刀落,利索无比。

嗞……

将蛋液倒入熬制的猪肉中,在大火下,蛋液瞬便转换成膨胀的形态,翻炒了几下,叶尘依次将火腿丝,葱沫以及调料品放进去,在最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取出了一些粉末放了进去。

随着叶尘的不断翻炒,香味也越发的浓郁,鸡蛋的鲜香,葱沫的清香,以及火腿那醇厚浓香混合到一起,刺激着人们不断分泌着唾液。

好香啊!

林玥和秦有容不约而同的咽一口口水。

她们也称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

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从未闻到如此甜美的味道,嘴中的唾液汹涌的分泌着,仿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吃到。

“哼,不过一个蛋炒饭而已,哪有我这些精致早点美味,估计也就是闻着香,说不定盐都放的不准。”林玥自我安慰着。

不多时,叶尘便翻炒结束,将这份蛋炒饭装入盘子里,端着来到餐厅放置在饭桌上。

林玥和秦有容都被浓郁的香味吸引望去,只见这份蛋炒饭色泽金黄,点缀着青翠的葱沫,暗红的火腿丝,卖相十足。

看着着极佳的卖相,嗅着空气中浓郁的香气,林玥与秦有容的心中万分纠结。

非常想吃却又摸不开面子开口求叶尘。

眼见着叶尘坐下,舀着满满的一勺,放到嘴里大口的嚼了起来。

“嗯,真好吃……此饭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

叶尘眼睛微眯,仰着头靠在椅子上,满脸陶醉,惬意至极。

“叶尘!”林玥纠结半晌,还是没能忍住开了口:

“能给我吃点吗?”她嘟着嘴,睁大了眼睛做出一副卖萌的样子。

看着林玥一脸萌萌的样子,叶尘笑了一笑之后果断拒绝:“不能!”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了我军&狱。”

    “19岁保护Y国女王访华,与其皇室血统的公主发生一夜情,女王震怒,造成与Y国的合作意向泡汤,极大的影响了我军的声誉,剥夺军衔,开除军籍,并关入监狱。”

  • “老大&为撑起

    “老大,辛苦您了,您是民族英雄!您的所作所为撑起了民族脊梁!”一干犯人崇拜不已的望着他。

  • 而近的&比。

    正当叶尘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他的装比。

  • &由的看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 在龙国&雄”!

    “生不逢时啊!要是在以前,我根本不会在这里,而是在龙国大会堂接受最高领导的嘉奖,所有的人都会亲切地称呼我为“民族英雄”!

  • 灯区发&部队成

    “18岁逛红灯区发现邪教分子踪迹,跟踪潜伏,最后使得大部队成功剿灭邪教组织,破格提为少校,并禁足本年。”

  • 伸出的&子,说

    刘军长把叶尘伸出的手打到一边:“你小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