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玥内心五味杂陈,失而复得的处子之身的欣慰,错怪了你他人的羞惭,更有甚者除了些许产生怀疑,么我就真的这么不被吸引人吗?我但是学校的校花唉!一侧的林郎天此时此刻也是彻底是松了气,“既然事情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自己慢慢玩。”叶尘平白无故受了冤枉气,摇头转身就向外走去。。...

林玥内心五味杂陈,失而复得的处子之身的欣喜,错怪他人的羞愧,甚至还有些许怀疑,难道我就真的这么不吸引人吗?我可是学校的校花唉!

一侧的林郎天此刻也是彻底是松了气,他在见到叶尘的那刻便冷静下来,他清楚叶尘身份,知道他断然不会做乘人之危这种事。

“既然事情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自己慢慢玩。”叶尘平白无故受了冤枉气,摇头转身就向外走去。

“你还不能走!”见叶尘要走,林郎天赶紧阻拦。

“嗯?”见拦着自己,叶尘眉头微微皱起,心头有些不快。”

“小兄弟是不是叫做叶尘?”林郎天乐呵呵的询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原来他叫叶尘,林玥与秦有容都默默的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

“真是无巧不成书,老刘这次派你出来保护的正是小女林玥。”

“什么!”

这次轮到叶尘无语了,他一心想着先痛快玩段时间再去报到,没想到居然自己送上门了,这下也不好再找借口离开。

“爹地!我才不要这个大色狼保护我!”林玥听闻这个消息亦是震惊万分,她才不想让眼前这个家伙做她的贴身保镖。

“叶先生不是色狼!是你误会他!”

“误会?那他刚才还摸有容姐的胸,你也看见了!”林玥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这个……”林郎天顿时语塞。

叶尘闻言笑了笑,伸出手将手摊开,手中有一枚纽扣大小的黑色物品。

“这是窃听器!”秦有容惊呼道。

“没错,而且这还是刚才从你胸上拿下来的,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占你便宜吧?”叶尘一脸我很正经的样子说道。

秦有容盯着那个窃听器,心如乱麻,诸多疑惑涌上心头,又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叶尘,当下羞的耳根子都红透了。

林朗天看见这枚窃听器,和福伯对视一眼,眼中都是说不出的凝重。

“小玥,叶尘给你上的这一课叫做眼见未必为实!”林郎天沉声说着。

“我……”林玥还想要辩解什么。

“现在不是由着你耍性子的时候,今天若不是叶先生救了你,要你真出什么意外,你叫爸爸一个人怎么办啊!”

看着父亲的关切的眼神,林玥点点头答应了。

心中暗暗想着“当保镖也行,正好让他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误会消除,一方面是为了报答他今天对林玥的救命之恩,另外一方面也是为叶尘接风洗尘,所以叶尘晚上受到了极高规格的礼遇。

山珍海味皆是空运而来,喝的是老窖典藏的茅台特供酒,一番觥筹交错,也算的上是客欢主安。

“来,叶尘再来一杯!”

饭桌上,秦有容频频对叶尘举杯,她仗着自己身体特殊很难喝醉平日里在酒桌上都是大杀四方,可惜遇到的是叶尘,不仅没有灌倒叶尘,反而自己却喝的晕晕乎乎的。

“有容,你和林玥先去休息吧,我和小叶说会话。”林郎天开口吩咐道。

秦有容和林玥点点头离开了,叶尘跟着林郎天来到书房坐下,福伯及时送上两杯香茗。

“小叶,你是老刘派来的人,我也是放心,我在商场上纵横这么多年,难免会招人恨,特别是最敌对势力联合对付我,商场上我自然是不无惧任何人。”

林朗天沉声说道:“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今天你也看见了,有些人狗急跳墙开始对我的家人出手了!”

“你就负责保护小女,至于工资方面我一个月给你开十万!”说罢递过来一张卡:“这里面是一百万,先提前给你!”

叶尘接过银行卡,心里对这个价格还算是满意,虽然他花钱的地方并不多,不过钱这个东西谁又嫌多呢?

林郎天起身说道:“我现在要出国一趟,小女就拜托你了家里有什么就找福伯,缺钱就找秦有容要,我出去这段时间她替我掌管公司的运营。

“小女就拜托你照顾了!”林朗天郑重的说道。

“您放心,既然拿了钱财,我一定替你消灾!”叶尘承诺道。

“好!血狼一诺千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郎天哈哈一笑,

叶尘看着林郎天座驾远去的身影,脸上浮起一丝微笑,经过绑架和窃听事件他发现这个任务也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喜欢有挑战性的任务,渐渐的有些兴奋了。

转身便上楼休息。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主发生&,女王

    “19岁保护Y国女王访华,与其皇室血统的公主发生一夜情,女王震怒,造成与Y国的合作意向泡汤,极大的影响了我军的声誉,剥夺军衔,开除军籍,并关入监狱。”

  • 人推开&出那是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 分子,&个月!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 打断了&他的装

    正当叶尘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他的装比。

  • &我吧!

    “勋章!刘军长专程来给我发勋章?这怎么好意思呢,赶紧给我吧!”叶尘满脸激动的递出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